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九章:强权之下

第十九章:强权之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目无尊长,胆大包天,罪不可恕!”赵公明转过身,看向白骨精,如同看待一个死人。

    白骨精此时居然还能笑出来:“我真是服了你,你哪里来的优越感,觉得比我们尊贵?就凭,你活的年岁比较长?顽固不化的家伙,本王再说一遍,这三界之中,除了圣人之外,没人可治我们目无尊长之罪?斗姆元君身份尊贵,可论起辈分来,难道还比我们大上一辈?你现在只要敢说出她的辈份比我大,我立马就认罪。”

    赵公明本就不是辩才,再次被白骨精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膛涨红。

    “数百年前的一个小骨妖,呵斥天界正神,不把老身放在眼里,视凌霄殿为无物,当真是好大气魄。”伴随着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一名身穿绿装的女仙出现在凌霄殿正门。

    “就是她,不分青红皂白,打伤于我,并且将我锁死在星空之中,受星陨撞击之苦。”当女仙出现之后,猴子的双眸登时间红了,指着她叫道。

    女仙淡漠地瞥了他一眼,言道:“我是在教你如何做仙,要懂尊卑,识礼仪。”

    猴子目呲尽裂,长发根根倒竖,上前几步便要与这女仙拼命,却被白骨死死拉住,按在原地。

    按着猴子的肩膀,白骨精笑道:“冲动个甚?都几百岁的人了,至今还学不会稳重。狗咬了你一口,你难道还要反咬回去?荒唐!”

    猴子咧嘴看向白骨,心中的气却是出了。而一众天神,则是震骇的说不出话来。

    女仙的脸色顷刻间变得阴沉起来:“骨妖,你想死吗?”

    白骨精面容平静:“我算是看透了,你们这些人,都把自己摆放的太高,也太相信自己的实力了。可是,这个三界,终归是有道理可讲的,凌霄殿中,更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你们怨我不分轻重,撕破了脸皮,可是你们换做是我,难道不会如此做?

    这真真的陷害,都顶到额头上了;这莫名的指责,都戳进心窝里了;这颠倒的黑白,都摆在堂上了。我若软弱,你们肯放过我吗?我又怎么对得起身后的师门?

    师尊给了我一身武艺,给了我做妖的堂堂尊严,哪怕是一死,也不能坠了他老人家的威名不是?

    寒心啊,寒心呐,他老人家在时,一个个的都装的和乖宝宝一样,他老人家离开三界了,一个个都跳将出来,张牙舞爪,要吃了他最后的两名入室弟子。

    这世道,这险恶,我们与谁说去?面对这不加掩饰的威胁,我们又能怎么办?望三界生灵做个见证,他年我若是暴毙,凶手一定是这位元君。”

    一番话,说的满堂人都变了脸色。尽管白骨精有所顾忌,没敢提须菩提的名字,但是在场的仙神,有哪一个不明白其中的真意?

    斗姆元君气的脸色发青,整个截教的属神,面上也是无比阴沉。其余众神,也没有了看戏的心情,目光沉重。

    良久之后,一名身穿莲衣,脖子上面套着金刚圈的少年默默站了出来,轻道:“希望大天尊能够秉公判决,莫要让好人委
全知全能者sodu
屈了。”

    “哪吒,你疯了,快点回来,这潭水是你一个小辈能趟的?”一名神灵开口叫道。

    哪吒沉默不语,望向殿中众神,只见其中的不少神明,眼中神色虽然复杂,却再无一人敢站出来。

    嘲讽似的一笑,哪吒望了望看向他的两妖,心中莫名的有些发酸,轻道:“人走茶凉耶?”

    轻轻的声音如同擂鼓,响在不少人心中。但是纵然是心中羞意太多,亦是没有人再站出来。

    对面的阵营,不是大小神灵三两只,而是一个庞大的截教,在天宫的实力根深蒂固,除了哪吒这个不分轻重的,谁敢在此时过去给他们上眼药?

    白骨精笑了,对着哪吒说道:“这殿中,还是有一个明白人的。这情,我师兄弟二人应下了,他年若是有可能,定然厚报。”

    哪吒长叹说道:“可惜了,在今天的这种场合中,我的份量还是太低了一些。”

    “不要说这些了。”赵公明淡漠说道:“请大天尊判决。”

    “请大天尊判决。”殿中超过一半的神灵,皆是拱手叫道。

    玉帝望了白骨和猴子一眼,却见两妖皆是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有心为他们做主,但是臣子的面子终归不能不顾。

    迟疑了片刻,他渐渐想通了:说到底,这些臣子是帮他征战,帮他守护三界的人,一旦罔顾了他们的想法,天庭的军队,至少有六成以上,会不再臣服他这个天帝。没办法,当初封神的那桩公案,阐教所有人都不想应劫,致使现在天宫之中,截教一家独大,又能怪得了谁?

    而白骨精和猴子,最多只是亲善一些的棋子而已。既然是棋子,就能够被抛弃,被替换。想清楚了这一点,现在判决起来,好像也不是多么困难。

    “判,孙悟空在星源神君府幽闭三百年,逐白骨精下界,幽闭五百年。”

    一道判决落下,白骨精和猴子对于这天家的公正,彻底死了心。在众神的瞩目之下,两妖对视了一眼,白骨精居然笑了出来,猴子随即也笑了。

    两人的笑声响彻凌霄殿,却让无数神灵感觉到燥得慌。这是对他们的嘲笑,这是对天帝的嘲笑,这是对这个世间的嘲笑。

    没有刻薄的话,却如同一柄寒光凛凛的刀子,深深插进众神的心中。

    众神之中,看着两妖的笑容,哪吒有些失态了,眼中布满了泪水,身躯颤栗着,双拳紧紧握起。

    一队银甲天兵来到了两妖面前,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催促。

    白骨精脸上的笑容依旧璀璨,言道:“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猴子静默不语,转目,看向玉帝,认真地问道:“大天尊啊,俺,不,我,我们,错在了哪里?”

    玉帝微微一怔,没有开口。

    白骨精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错在,方……花果山弱势,错在,你我实力太低微。”

    猴子点了点头,从耳朵中召唤出如意金箍棒,眼中浮现出点点晶莹:“原来,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