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二章:彼岸花开

第二章:彼岸花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从未想过小僧会是金蝉子,否则的话,对他的态度肯定不会这么差,最起码,也要保持着表面上的关系,毕竟他以后还想要混进西游队伍之中。

    当然,最关键的是,当金蝉子的转世,唐三藏成佛之后,可以拉进更多的关系,大家交流交流佛法,讨论一下怎么样才能证道菩提。

    当然,以白骨精的性格,现在纵然是知道了,也不会有后悔这种情绪。对于他来说,后悔,从来都只是弱者无计可施之下的自我发泄,浪费精神还没有作用。

    彼时,他深陷花海之中,伸手抓了一把鲜红色的花朵,想要将其全部拽下来,却是惊讶的发现,以他的力量,居然做不到这种事情。

    “有大阵还是被设下了什么禁制?”白骨精释放出仙气剑芒,狠狠地斩向一株花朵,金铁交鸣声响起,却没有将花斩落下来。

    “这么硬的话,那小僧是怎么揪下来的?难道,他比我的实力还强?”花海之中,白骨精摇头轻道。

    多番试验无果,白骨精只得将目光放在魅灵世界之中,询问道:“我能直接充值这些花朵吗?”

    “连摘都摘不下来,谈何充值?”魅直截了当地说道。

    “面对一座金山,却带不走丁点金子,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白骨精无奈说道。

    “相比较收获,我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灵抿了抿嘴,抬目,认真问道:“主人,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怎么样,才能走出这片花海。”

    白骨精闻言一怔,继而放出神念,却是发现,在神念所能达到的地方,全是一模一样的花朵。

    “太邪气了,我明明没有走出多远。”

    灵开口道:“在这种地方,连我们的定位功能都不行。换句话说,主人你迷失在了这里!”

    白骨精回忆了一下,说道:“我现在还能记清刚刚来过的体位,倒转回去试试。”

    时间缓缓流逝,转瞬便过去了数日。

    在这几天的时间中,白骨精已然记不清走了多远的路,但是依旧没有走出花海的范围,这种深陷迷宫的感觉,令他心情变得无比烦躁。

    又过去了数日,白骨精心中的烦躁已经转变为了愤怒,不过他的克制力非常强大,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

    整整半个月后,他终是有些忍受不住了,竭力向高空飞去,只可惜无论他飞多高,在视野范围之内,依旧是那一片不变的花海。

    “啊……”确定自己始终飞不出去之后,白骨精仰天长啸,这才缓解了一下自己心中恼怒的情绪,当他低下头的时候,却是愕然见到,之前与他分别的俊俏小僧,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女施主,我说的没错吧,我们两个又见面了。”面对他惊愕的目光,小僧浅笑说道。

    白骨精上下打量着他,指了指花海中的花朵:“你能将它们揪下来?”

    小僧满目疑惑:“有问题?”

    “你还能自由出入这片花海?”

    “你难道看不出来?”

    白骨精顷刻间转变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一脸善意地说道:“小和尚,认识一下可好?我叫白骨,你叫什么?”

    “你不是说,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小僧呵呵笑道。

    “你难道不知道一个词?此一时,彼一时。”白
闻风听雨记无弹窗
骨精理直气壮,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快点说呐,说个名字还要我求你?”

    “这倒不用。”小僧双手合十在胸前,微微一礼:“白骨施主你好,我叫金蝉子。”

    “嗯,金蝉子你好……等一下!”白骨精陡然间瞪大了双眼,身躯颤栗地望着小僧:“你说,你叫金蝉子?是如来的二徒弟?”

    “我没说最后一句。”金蝉子想了想,认真说道。

    白骨精怔然了许久,近半个时辰之后,才勉强恢复了过来,一连串的问道:“金蝉子,你怎么会来地府?怎么进了这片花海,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对于他近乎于质问的询问,金蝉子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依旧温润柔和:“我遁地来的地府,之前进入花海,是因为迷了路;现在找到你,是因为你突然冷不丁的大喊了一声,被我听到了。”

    白骨精深吸了几口气,对着小僧庄重地说道:“金蝉子,我们做朋友吧。”

    金蝉子愣在原地,片刻后,失笑开口:“你和别人交朋友,都是如此吗?什么都不了解,仅仅是见了一面,就要交朋友……”

    “我交朋友比较讲究眼缘,让我觉得舒服的,见一面也可以成为朋友;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天天见面也成为不了朋友。”白骨精半真半假的说道。

    “虽然很幼稚,很儿戏,很不庄重,不过我暂且算是同意了吧。”金蝉子盯着白骨精看了许久,发觉他一直与自己对视,双眸中没有丝毫躲闪和胆怯,便笑着开口。

    白骨精想了想,花费十枚魅币,购买了一块优质巧克力,递向金蝉子:“我请你吃糖,你帮我两个小忙好不好?”

    “刚刚才说交朋友,转眼就要让我帮忙,我怎么感觉被你算计了?”金蝉子没有伸手,失笑说道。

    白骨精本就不是一个含蓄扭捏的人,拽过金蝉子的手掌,将巧克力交到他的手中:“朋友间难道不可以互利互助了?”

    金蝉子张了张嘴,却是发现自己竟是无言以对。

    无奈地笑了笑,他将巧克力放进自己的袖口之中,轻道:“说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

    “给我揪几朵这怪花,然后帮助我离开花海。”白骨精严肃说道。

    金蝉子将手放在鲜红如血的花朵上面,说道:“它不叫怪花,它的名字叫做彼岸花,也叫曼珠沙华,是三界中最美的花朵之一。你想不想听一听它的故事?”

    说实话,白骨精根本不想听彼岸花的故事,因为这与他无关。不过他觉得金蝉子好像很有讲故事的欲望,便勉强自己点了点头。

    金蝉子猜不出白骨精的想法,以为她想要听这个故事,心中莫名的有些高兴,开口道:“相传在很久之前,地狱中有一个叫做彼的鬼差,爱上了一个叫做岸的游魂,两人相识相知,最终相爱,走到了一起。

    可是天有天规,地有地律,冥界是不允许鬼差和游魂相恋的,要他们自己分开。可是深爱中的男女,如何能够舍弃对方?于是,他们决定要逃离地狱。

    这种行为,触怒了阎君,给他们降下了惩罚,将彼变成了叶子,将岸变成了花朵,两者本为一体,却花开不见叶,叶生不开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

    某一日,佛见到了这朵花,拈花微笑,将其带走,种在了彼岸上面,让花开满彼岸,随即有了彼岸花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