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八十九章:重返家园

第八十九章:重返家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话虽如此,但是可以理解,不是吗?”紫儿反问说道。

    “你让我强行理解董永另娶,好,我理解。”白骨精伸手抓住紫儿的手腕,提了起来,将她手上的老茧呈现在他们面前:“可是,你让我如何理解这个?焦黄的皮肤我可以认为是你以前晒的,泛黑的眼圈我可以牵强的去想成是你忧思过度,那么,这布满茧子的双手,又该如何解释?你的身躯是我的,灵魂是小七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就是我的孩子。一个凡人居然敢欺凌我白骨精的孩子,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听闻此话,紫儿被吓了一跳,反手抓住了白骨精的右手:“上……呃,您不能去惩罚董永。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她本来还欲称呼白骨为上仙,但是因为对方的最后一句话,令她再也叫不出这个称呼。

    “自找的,你贱啊!”白骨精怒其不争,却又有些莫名的心酸,斥声说道

    猴子拉了白骨一把:“说话注意一点,你不说她是你的女儿吗,你对你自己的女儿就这般言语?!”

    白骨精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在我去将董永剥皮抽筋,魂贬幽冥之前,紫儿,你最好将一切都给我解释清楚。”

    “董永是今年才被举孝廉的,之前几年,都是和我贫苦为生,我这皮肤和茧子都是当初留下来的。今年他被举孝廉,得圣上恩宠,被赐予五品官位。从乡间到朝野,世界便不再是我们的那个世界。此时,董永无法碰我,我不能给董永诞下子嗣,一旦董永娶我为妻,就会遭到朝野群臣的攻讦,一不小心,就会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所以董永不能娶我,我也不能让他娶我。也是因为子嗣原因,董永必须要有一个能够生育的妻子,故而司徒做媒,将司马的娇女红袖下嫁董永,是为正妻。董永拒绝不得,只能应承了下来。

    红袖入门之后,我日夜难眠,心中诸事又无法对外人述说,异常苦闷,便让下人买来这织布机,睡不着的时日便开始织布,以解忧思。

    具体的情况就是这般,董永就像一个深陷水中的蜉蝣,被水流掌控,往东往西,身不由己,我之境遇,非他之过。您,莫要惩罚于他。”紫儿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白骨,诚恳说道。

    白骨精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难道董永就不能带着你离开吗?”

    “我身上的禁锢不除,子嗣问题就不可避免。更何况,我身上仅有微薄的法力,连个军士都打不过,董永一旦辞官,那些恨他的人派出刺客前来,我们如何抵挡?”紫儿反问说道。

    “你身上的禁锢就会我布下的,想必心中非常恨我,憎我吧?”白骨精沉吟了片刻,抬目说道。

    “和董永热恋正酣的时候,我确实恨您入骨。但是随着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变长,我发现自己对他的情愫好像在莫名的衰减。当董永将红袖娶进门之后,那情愫竟是低到了一种极限,使我丧失了对他的爱意。

    爱渐消,我才蓦然发现,我和董永,本就不是一个世界中的人。我虽然没有修行过,但是终归是仙躯之体,得公主和您庇佑,未来成神做仙易如反掌,可得无尽生命。可是董永,非修炼之体,百年之后终究会成为一捧黄土。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却是突然开始理解您。身份不对等的爱恋,往往会衍化成一场悲剧。如果您没有给我布下禁制,我纵然能够和董永得享数十年欢喜,但是当他死后,我又如何自处?难不成,要痛彻心扉千万年?”

    白骨精心中清楚,紫儿说的爱渐消,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两个真正在一起了,红鸾星力开始消散,到了如今,怕是所剩无几。

    本就不是真心相爱,而是被命运嘲弄摆布,这感情,自然不会天长地久。

    “既然你已明悟,我也就放心了。”白骨精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仙凡终究有别,一个连修行都不成的人,更配不上你。更何况,你这还是被红鸾星力所影响,本身与那董永并无感情,一旦结合,诞下子嗣,未来应该如何面对?当年我在你身上布下禁制
逆青春最新章节
,师尊说我错了,猴子说我错了,小七说我错了,甚至所有的在场人都说我错了,可是我始终认为,自己没有错。

    如若我什么都不做,眼睁睁地看着你和董永相恋数十年,然后痛苦千万年,我枉为你的创造者。相比较你的现在,我更看重你的未来。我白骨精的后人,终究会成为三界中最尊贵的存在,俯视三界,傲啸万古,怎能为了些许情谊肝肠寸断!”

    紫儿怔怔地看着白骨精,感受着她话语中的真情,某一时刻,忽然泪流满面。

    “母亲……”当白骨精微微一叹,为她拭去脸上泪痕的时候。紫儿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痛哭中,伴随着轻声呼唤。

    白骨精微微一顿,嘴角一抽,见她哭的撕心裂肺,暂时默许了这种叫法。

    良久之后,紫儿情绪稍缓。白骨精开口说道:“现在,你可愿随我离开?将来,我将亲自传授给你仙经妙法,护你一生一世。”

    紫儿转目,深深望了一眼房间,轻道:“那就走吧,让一切恢复正常,仙是仙,人是人,再不相见。”

    三者离开两个时辰之后,一身官服的董永来到此间,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微微一怔,疾步寻遍整个府邸,却是没有寻到紫儿的半点踪迹,一时间失魂落魄。

    “出什么事情了,夫君。”一名容貌姣好的女子从门外而来,看着怔然的他,满目疑惑。

    董永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眼眶含泪,在心中暗语:我……失去了此生最珍贵的人。

    数日之后,白骨三人紧赶慢赶,终是来到了花果山上空,却是讶然看到,山上正有两支妖兵手持木刀棍棒,激烈搏杀。

    看着花果山群妖的尸体,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地面,猴子双眸变得赤红,身上酝酿着极为恐怖的气息。

    一道仙决从他手上发出,禁锢了入侵花果山的数万妖兵,猴子厉声叫道:“马流崩巴四猴何在!”

    二将军二元帅闻声抬目,看清来人,顿时从战圈中走出,跪伏拜道:“马谡(流火,崩山,芭蕉)拜见大王。”

    三神圣落地,猴子面目阴沉地说道:“你们谁来给俺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四猴相互间望了望,马谡开口:“回禀大王,这些敌妖全部是坎源山水脏洞混世魔王的手下,近日来攻伐海外诸岛,想要一统方圆万里内的所有岛屿。前两日,他们打到了花果山的地界,强行抓走了不少猴子猴孙,并且不断向这里增兵,要彻底攻下花果山。”

    “打俺地盘,杀俺下属,抢俺子孙,这混世魔王,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猴子目呲尽裂,赤红着双眼霍然转头,看向被禁锢的数万名妖兵,冷傲笑道:“助纣为虐,你们,全部该死。”

    “锵锵锵……”猴子对着数万妖兵伸出了手掌,无数仙气从他手中喷吐而出,化作无数刀兵,穿透过数万敌军的身躯。

    “啊!”紫儿被这一幕吓到了,微微后退,蒙上了自己的双眼。白骨精对此倒是毫无感觉,当数万妖兵死绝之后,挥出一捧仙火,将所有尸身烧成灰烬,一阵风吹进大海之中,了无痕迹。

    “那坎源山水脏洞在什么方位?”数万条性命平息了猴子的一些怒火,转过头,向四大猴问道。

    “坎源山在花果山直北方向,乃是一处妖气鼎盛的山峰。大王您一路向北飞行,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将其寻到。”马谡开口说道。

    猴子颔首,转目望向白骨精:“你和紫儿在这里稍后,我且去打杀了那该死的混世魔王,救出被掳走的孩儿。”

    白骨精望了一眼伤痕累累的花果山妖兵,摆手说道:“早去早归,我和紫儿留在此间救治伤兵,重整战后家园。”

    猴子翻了一个跟头,踏上了筋斗云,转瞬离开了此处。白骨精掐了一个法决,将身躯中的仙气源源不断的挥洒出来,化作仙露,滴撒在负伤的群妖身上,愈合了他们的伤口。

    “多谢大元帅鸿恩。”一些重伤垂死的妖怪因此重新捡回了一条命,纷纷跪倒在地,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