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八十七章:终是分离

第八十七章:终是分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脑海中念头百转,却是对此一无所获,只得和猴子一起,拱手应下。

    见他们点头,须菩提从袖口中拿出两个锦囊,分别递向两妖:“到了东桑橘子树下,再将锦囊拆开,里面有我交待你们的几句话。”

    白骨精将锦囊接过,沉吟不语;猴子右手紧握着金绳锦囊,抬目说道:“怎么感觉有些神神叨叨的,师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

    面对猴子的询问,须菩提出乎意料的没有否决,只是说道:“到了东桑之后,你们就都知道了。”

    猴子对这种回答显然很不满意,张口道:“师尊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吗?您这样做,会让我们很不安心。”

    “有些话不能提前说,提前说了,反而不美。”须菩提摇了摇头,身化长虹离开,留下两个面面相觑的妖精。

    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猴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转目说道:“你猜,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

    “突然而然发生的事情,没有预料,没有任何判断的依据,这根本就没办法猜。”白骨精将手中的锦囊举起,沉声道:“唯一解开疑惑的办法,就是现在将这锦囊打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话语。”

    “师尊不是说,要到了东桑橘子树下,才可以打开锦囊吗?”猴子纠结说道。

    “不必在意这些细节,反正迟早都会知道,早一点,晚一点,没有什么关系。”白骨精说着,便要拉开锦囊上面的金绳儿,却惊愕地发现根本就拉不开,固若金刚。

    猴子轻笑说道:“看来师尊早就料到了你会这么做,提前布上了禁制。”

    白骨精无奈摆手:“算了,我们快点赶到那里,然后再打开这锦囊吧。不过,在去之前,还是得先把闪电梭还给明月。”

    半晌,在菩提洞前寻到明月,把闪电梭亲自交到她的手中,两妖各自施展法门,尝试运转飞行仙经,腾空离开了师门。

    菩提洞前,明月双手紧紧攥着闪电梭,怔怔然看着他们离开的背景,神情落寞,久久不语。

    无声无息间,须菩提出现在她的身边,伸手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宽慰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十年之期已满,他们是该下山了。”

    “可是祖师,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呢?说清楚,让他们安心的离开不好吗?”明月抬目,满脸哀伤。

    她是真心喜欢美食百宝箱一样的白骨师叔,性格坦率直爽的悟空师叔,没有告别的离别,令她心中颇为感伤。

    “当面告别显得太酸。”须菩提望着三星洞外,平静说道:“本来,我是想寻个由头,挑一下悟空的过错,说些狠话,将他们赶下方寸山。后来又一想,这种方法未免太过冷厉,白骨或许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一定会伤了悟空的心。故而,还是让他们这样平静的离去吧。”

    十四日后,东桑橘林前。

    一朵金霞闪耀的云朵伴随着一道五彩虹光,从遥远的天际疾速飞来,降落至林
无限学院系统txt下载
前。

    “拜见白骨真人,拜见悟空真人。”两妖刚刚落地,一名拄着拐杖的干瘦老头便迎了出来,恭敬行礼。

    白骨精和猴子对视了一眼,相互之间满是疑惑。前者开口问道:“你是何方神圣,缘何知道我们的身份?”

    “小老儿名叫桑竹,乃是这百里橘林中的守护神灵,前两日收到了祖师传讯,得知两位真人会来到此地,接收这万株仙橘树。”老头认真说道。

    “接收仙橘树?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猴子皱眉说道。

    白骨精深吸了一口气,拉着桑竹和猴子进入橘林,在一颗橘子树下,召唤出金绳锦囊,毫不费力地便将其打开,只见上面如是写道:“吾徒白骨亲启,须菩提亲笔。

    转瞬已有十年矣,你我间师徒缘分已尽,此时正当别离。

    当面道别未免过多感伤,一门三师徒,红着鼻子,赤着眼睛,泪流满面,也太过不雅。为师思前想后,唯有用这种办法与你们告别。

    此番下山,你当如同游龙入海,我不甚担心。但是悟空,为人太刚太直,傲气和脾气一样大。聪明不缺,但做事太过莽撞冲动,一不小心就会遭人算计,被人利用,则需你多加帮衬,使他少遭劫难。

    三界复杂黑暗,各种明枪暗箭数不胜数,防不胜防,以你们如今之境界,恐多艰难。为师实不忍让你们历经无数磨难,在无数次摔倒中遍体鳞伤的爬起。故而,再次越过天道的警戒线,种下了这百里仙橘树,设下传世大阵,牵引诸天星斗之力,明月浩瀚精华,蕴养仙橘,以备你们食之,突破境界。

    不用想着回三星洞了,在你们离开的时候,我们也就离开了。所以,就在橘林中好好修行吧,答应为师,不成地仙,不许走出橘林。

    在别人的眼中,你们是棋子,死了就可以被抛弃,换上新棋。但是在为师眼中,悟空是为师的小六,你是为师的小七。纵然天崩地裂,沧海化桑田,你们,也要给我活的好好的。

    好好的,活着。”

    将一封信看完,白骨精纵使是铁石心肠,鼻子也不禁有些发酸,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手,双眼朦胧地笑骂:“这老家伙,和谁学的煽情,当真不凡。”

    与此同时,猴子也看完了给他的那封信,信上说的内容不一样,但是一样的纸载厚重情,醇厚情谊,让猴子红了眼眶,颤抖了心脏。将信纸方方正正的叠好,藏进胸衣之中,对着方寸山方向,恭恭敬敬地磕了八个响头。

    白骨精看了看手中的信纸,吸了吸鼻子,回忆起老头带着自己修道时的画面,回忆起他孩子一般微笑时的画面,回忆起他拿着浮尘敲自己脑袋的画面,回忆起他宠溺看着自己的画面,回忆起说是平凡其实并不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眼眶中的雾气渐渐化作了水滴,悄无声息地划过如玉容颜,摔在地面,碎成点点晶莹。

    “我啊,生平最讨厌给别人磕头了。”白骨精笑中带泪,泪中带笑,在猴子身边,冲着方寸山方向,行了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