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八十五章:相互交心

第八十五章:相互交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带着她重返房间之中:“谁说沐浴就一定要去泉池?这么隐私的事情,怎么能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更何况,万一沐浴中途,被一些男人看到,岂不又是一桩麻烦?”

    如此三问,令小七微微有些呆滞,片刻后,摊手说道:“可是,不去泉池的话,如何沐浴?”

    白骨精笑容意味深长,将五光十色的仙石浴桶召唤了出来,以法力定在半空:“用这个就可以,再加上一些花瓣,绝对比泉池还要舒服自在。”

    “此为何物?”小七瞪大了双眼,疑惑问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白骨精引来一桶井水,召唤出仙火炙烤浴桶底部,没过多久,就有热气从桶中冒出。

    见此情况,白骨精收了仙火,挥了挥衣袖,数十种颜色鲜艳的花朵从袖中飞出,落入水中。

    “七公主,请宽衣吧。”

    小七看着半空中的浴桶,面容纠结到了一起:“这浴桶也太小了吧?我们两个一起进去,岂不是要肩靠着肩,背贴着背?会不会太挤?”

    白骨精封印了整个房间,以防止外人窥探,将浴桶从半空中降落下来,褪去衣裳,进入桶中:“狭小的空间往往会产生更加奇妙的变化,你进来之后就知道了。”

    小七双手仅仅捏住自己的衣带,摇头说道:“我不想进去,感觉太羞涩。”

    “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公主,说话不算话。”白骨精双臂抵在浴桶顶部,目光熠熠地说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和我同沐同眠。”

    在他坚定的目光下,小七胸膛微微起伏,迟疑了许久,还是慢慢地褪去了长裙,露出了遮盖着两个重要部位的亵衣。

    缓步来到浴桶边,看着浴桶中狭小的空间,小七忍不住说道:“你过去一些,容我进去。”

    白骨精轻笑,闪避至桶的一边,等待着佳人下水。

    不知是被烟熏的,还是被热腾的,小七心跳陡然间变得极快,如同擂鼓,脸颊上面浮现两片红云,耳尖烫热无比。

    抬起玉白的美腿,跨入浴桶之中,小七竭力的与白骨拉开位置。却不料,在她下水之后,对方即刻间向她扑了过去。一双炙热无比的手掌,放在了她嫩白的肌肤之上。

    “不要……”紧紧拽着亵衣,小七咬着嘴唇说道。

    白骨精弯起笑眼:“你和其他六位仙女沐浴的时候,都不相互搓背的吗?”

    “搓背?”小七很难理解这个词汇,满目疑惑:“沐浴的时候,就是各自洗各自的,相互之间连肢体接触都不会出现。”

    “那简直太没有意思了。”白骨精声音忽然间变得轻柔:“来,不要这么紧张,我又不能吃了你。放松,放松,将抓着亵衣的手放下来。”

    屋外明月皎洁,白色的月华铺满整个洞天,明亮了漆黑的世界。

    屋内水汽升腾,五光十色的浴桶之中,两名绝美的少女紧紧靠在一起,其中的一名正在循循
重铸乾坤sodu
善诱另外一名,声音中,充满了揶揄和诱拐:“说好了放松,为何还要如此紧张,你看,肌肤都绷紧了。来深呼吸,举起双臂,没错……哈哈,总算把这碍事的亵衣扒下来了。”

    满屋桃花艳丽,香艳醉人。一名少女恣意轻薄着令一名少女,如同一只白狼在调戏一只白兔,其过程,显然就是一曲所谓调教的乐章。

    一场共浴,几多风流。当桶中热水彻底变凉时,小七的身躯已然瘫软,绵绵无力的倚在桶壁之上,任由对方的魔掌肆虐。

    “白骨,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喜欢女人?”

    白骨精揽住她的肩膀,与她并肩坐在一起:“喜欢女人难道有错吗?性别都不一样,为何能够在一起?”

    “呃……”小七张大了嘴巴,无语笑道:“正是因为性别不一样,才能在一起啊。性别一样的话,如何相恋?”

    白骨精摇了摇头,拍了拍她的身躯:“这是理解上的不同,没必要争论个谁对谁错。这都数个时辰了,你洗好了没有?”

    提起这个,小七心中顿时充满了怒意:“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缘何能够沐浴如此长的时间?”

    白骨精大笑,飞出浴桶,穿上亵衣,躺倒在了唯一的木床之上:“闹也闹累了,该休息了,快点出来吧。”

    小七深吸了一口气。在被强行攻破心中的禁锢之后,她在白骨面前放开了一些。或许,这种放开也可以被叫做是:反正你都已经占足了我的便宜我也不怕你再占我一次便宜。

    走出浴桶,穿上亵衣,她躺倒在了白骨身边:“能给我说一说你的经历吗,我对你的过去,很好奇。”

    白骨精此时没有再占她便宜,仅仅是抓起她的黑发,盖在了自己的脸颊上面,透过黑发间的间隙,看着这个世界:“我是一个妖精,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卑微的骨妖,不甘心这种命运,随即踏上了改命之路……”

    听白骨简略讲完这有些灰暗的过去,小七笑了笑,轻道:“看起来有些可怜,但却也比我要好的多了。”

    “为何?”白骨精转头看向她,疑惑问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青丘狐族的族长九尾天狐为救丈夫,擅自上天,盗取了父皇的三生神水,引得父皇震怒,亲自出手,重创九尾天狐,令其仅剩一缕元神逃散。而这缕元神,好巧不巧,逃到了我那里。我当时年幼,不知大是大非,怜惜天狐,助其逃匿,后被父皇察觉,遂被关在天牢数百年,在枯寂的牢中,一人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小七微微一叹,轻声说道。

    白骨精无法想象,一个人孤单的在牢中渡过数百年,会是怎么样的一种酷刑,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宁愿死,都不愿去感受这种煎熬。于是,心中便生怜惜。

    紧紧握住她的手掌,白骨精轻道:“昨日的教训会成为今日的果实,明日一定更加美好。”

    “我向来命苦,委实难以相信你的这番安慰。”小七苦笑说道:“毕竟,红鸾之力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