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九章:盘中暗谜

第五十九章:盘中暗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与原著中不同,在藏经阁待了数年的猴子,就算听到心痒处,也不会作出手舞足蹈之举,整个过程,都显得异常平静。

    祖师从内丹说到外丹,从表象说到高深,不觉间已到午时。

    将正在述说中的这一篇章说完,须菩提微微停顿,看向白骨和猴子:“你们两个,来三星洞多长时日了?”

    白骨拱手道:“已满七年。”

    “光阴飞逝,一晃竟是七年。”须菩提摇了摇头,说道:“作为我的入室弟子,七年内,我没有传授给你们任何仙经道法,以至于令你们的修为迟迟不得突破,你们心中可有怨念?”

    两妖摇头,白骨笑道:“根基不稳,金山不起;既是知晓师尊为我们好,心中又怎会有怨怼?”

    “如此便好。七年已过,你们的仙骨已成,是时候传授给你们仙经妙诀了。悟空,白骨,你们想要修炼什么仙经?”须菩提道。

    为了避免弄巧成拙,白骨精没有开口。猴子望了他一眼,对着须菩提拱手说道:“弟子无甚要求,只望长生,求师尊赐下可得长生的妙法仙经。”

    须菩提一怔,腹中的一番说辞全部胎死,无奈说道:“你这泼猴,说是无甚要求,偏偏要求甚高。那不死长生之术,岂是易学的?”

    猴子憨笑,摆手说道:“师尊怜见,弟子从那东胜神州,一路风雨,来到三星洞中,为的,就是学个不死的法门,以后能够快活长生。故而不管有多么难学,弟子都不会改其志。”

    听到他的话,白骨精微微一叹,暗道:快活长生,谁人能够做到?不过,不知晓一切阴谋诡计,活在自己理解的世界之中,对猴子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心灵不会如同自己这般沉重。

    “罢了,罢了,你为长生而来,我自是要满足你的愿望。”须菩提轻道:“我传你大道金丹术三卷,三卷修完,可得长生,如何?”

    大道金丹术?白骨精眉头蹙起,赶在猴子应允之前,开口道:“师尊,此法可能速成乎?”

    “如何速成?”须菩提疑惑问道。

    “数年之内,成就天仙果位。”白骨精认真说道。

    须菩提面现怒色,眼中却闪过一道讶然,不忿说道:“修行需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岂有捷径可走?若是真有,那也是歧途,轻则荒废光阴,重则毁坏一生,白骨,你怎能有此取巧之念?!”

    白骨精道:“师尊不是说,即将有劫数生出,我怕和猴子两人,没有盘坐修炼数百年的机会,唯有修炼速成之法,护住性命。”

    “你的想法已经陷入了左道。”须菩提冷哼一声,转目对猴子说道:“不要学白骨,她为你树立了一个坏的榜样。”

    猴子迟疑了片刻,说道:“师尊,白骨说的,其实也并无道理……”

    “你这是在说我说过的话,没有道理吗?”须菩提大怒,手中出现一柄光芒璀璨的戒尺,凌空打了猴子三下:“忤逆之徒,着实可气。”

    打过猴子之后,须菩提似乎怒意未消,又打了白骨三下:“心灵不正,欲入歧途,小施惩戒,望你醒悟。”

    各打三尺之后,须菩提气愤的化作长虹离去,杜河通怒视两妖,厉声说道:“白骨精,猴头,你们两个太过分了。”
极品吹牛系统笔趣阁


    白骨精冷眼相待:“关你屁事?”

    “粗鄙!”杜河通被气的浑身一颤,大声喊道。

    “如果不是打不过你,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着说话?”白骨精开口道:“不知所谓。”

    “混账。”杜河通一指指向白骨精,森然剑气纵横,凶狠无边,竟是要将他格杀于此。

    明月的身体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白骨之前,挥动了一下浮尘,将剑气击散,低声喝道:“杜师叔,你想残杀同门乎?”

    杜河通阴冷的目光透过明月,望向白骨和猴子:“鬼仙而已,连一个三代弟子都不如,别太嚣张了,你们根本就没有嚣张的本钱。”

    真的很想搞死他啊!白骨精微微一叹,拉起明月的小手:“算了,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我们总不能反过去再咬狗一口不是?走吧,走吧。”

    “白骨精,我今天要撕烂你的那张臭嘴。”一道清鸣声从杜河通嘴里发出,直冲云霄,他整个人如同一柄利箭一般,直冲两妖。

    “再三袭击同门,杜河通,你疯了不成?!”明月挥舞着浮尘,与他战在一起,喝声说道。

    “明月,你让开,我今日非要教训一下这个目无尊长,口无遮拦的贱人。”杜河通不与明月缠斗,竭力施展着身法,想要越过她,攻击白骨。

    白骨精面无惧色,冷冷望着杜河通,心中下定决心。倘若自己今天有半分差池,就将八十多万魅币全部用来购买战略级炸弹,将这个恶心的家伙炸的魂飞魄散。

    至于炸弹余波会不会波及到其他人,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本就不是一个好人,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杜河通很强,周身气息没有外露一丝,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心理压迫。可是纵然如此,在不下狠手的情况下,他也无法轻易摆脱明月,达成自己的目标。

    愤然收手,杜河通抽身后退,站在仙台之下:“白骨精,今日算你命大,若是下次单独让我碰见,定要惩戒一番。”

    “不是我命大,而是你命大。”白骨精认真说道:“真心提醒你一句,不要再招惹我了,因为我不是你能够招惹起的人。”

    “狂妄自大,迟早有一天会应劫,化作飞灰。”杜河通冷笑说道。

    白骨精没心情和他打嘴炮,拉着明月的手,带着猴子,一起离开了道场,返回明月宫。

    片刻之后,三人坐在宫中蒲团之上,明月叹息说道:“白骨师叔,你貌似有麻烦了。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陪伴在你身边,保护着你。”

    白骨精嘴角微微勾起,声音微寒:“本想等一段时日再算计这老杀才,但他刚刚着实惹怒我了。明日一早,就提前发动计划。”

    猴子顿了一下,抬目说道:“万事都有对比,就目前来说,有一件事情比算计杜河通更重要,白骨你可曾看出来了?”

    “连你都猜测出来了,我岂能不知?”白骨精微笑说道。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明月一脸茫然地问道。

    猴子咧嘴笑了笑,道:“说得是,师尊盘中暗谜的谜底……”

    【ps:感谢叶翎殇,枫叶落落cx,六瑾年,囚禁的心灵等诸位的打赏,谢谢。感言需简短,抽出时间多码字,各位,待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