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八章:一个开端

第五十八章:一个开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以安,你跟我来。”须菩提瞥了严河山一眼,淡淡地吩咐了一句,转身走向菩提洞。

    以安颔首,双目赤红,带着浓郁的怨恨气息,亦步亦趋地跟在祖师身后。

    倘若任由他这么发展下去,定然会成为一名怨鬼,不入轮回,不得超生,最终魂飞魄散在时间长河之中。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严河山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担忧来:祖师,不会相信了以安吧?

    “所谓因果报应,不是仅仅指天道会降下什么惩罚,有时候,还包括了人罚。严师侄,好自为之。”白骨精微微一笑,如同至毒的花朵,璀璨夺目之中,蕴藏着无限杀机。

    严河山心中有些微冷,故作强硬地开口:“白骨师叔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敬你是长辈,可是也容不得你肆意污蔑!”

    白骨精笑道:“我可说出一个污蔑的字了?严师侄,你反应不要如此剧烈,我现在是以长辈的身份,在教导你做人。”

    严河山心中大怒,目光恨不得将白骨精撕成碎片,却只能在人群前忍耐,冰冷说道:“多谢白骨师叔费心,不过,您还是管好您自己吧。以免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有人揭开你伪善的面目。”

    “走吧。”白骨精很干脆地无视了这番话,甚至,无视了严河山这个人,对着身边的猴子、明月两人开口。

    菩提洞中,须菩提端坐仙台,看着面前心若死灰的门徒,轻声说道:“你妹妹以谨没有死。”

    “什么?”以安微微一怔,豁然抬头,脸上布满了震惊,震撼,惊喜,疑惑的神情。

    “你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幻境。你妹妹如今依旧在那座客栈之中做工,生活的很好。”须菩提伸手一挥,一面水镜突兀出现。水镜中,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子,正哼着歌谣,擦着桌子。

    “以谨……”看着镜中场景,以安身上的怨气消散,泣不成声,跪倒在虚空之中。

    没有什么喜悦,能够比得上亲人的失而复得。

    须菩提没有向他解释什么,因为那根本没有必要了:“临走之前,要不要再去见她一面?”

    以安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镜中人影,摇头说道:“不了,见面之后,徒增伤悲。祖师,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不过,我想你肯定不愿意去和他们道歉。”须菩提裂开空间,轻声说道:“放心的离开吧,我会为你妹妹挑选一位良师,将她接到三星洞中来。没有修行天赋没关系,将她提升到鬼仙境界,给她千年寿命,并非难事。”

    以安颔首,灵气泪水洒落虚空,深深望了镜中小妹一眼,投身进空间裂缝之中。

    这一次,须菩提没有将他送到鬼门关,而是直接送到了地府。

    另一边,明月宫中。

    明月躺倒在大床上面,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感叹说道:“真没想到,陷害悟空师叔的,居然是严河山,真是可恶之极!”

    白骨精站在窗边,看着即将落下山去的火红夕阳,变化多端的云朵,声音微冷:“严河山固然可恶,杜河通此人更是罪不可恕。居然一直在杀人案中推波助澜,想要借此置猴子于死地,其心可诛。”

    猴子站在他身边,握紧了双拳:“待到神功初成,定将他们全部打杀,以报今日之恨。”

    “我等不了那么久。”白骨精身上散发着幽冷的气息,淡淡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恶人报仇,从早到晚。我不是君子,所以无法忍耐太长时间。”

    猴子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别冲动,我们的辈分虽高,但是无论是严河山还是杜河通,实力都在我们之上。”


超级兵皇在都市sodu


    白骨精嘴角微微勾起,笑靥如花:“谁说报仇就一定要正面对抗了?对方和我们玩阴谋诡计,难道我们就不能算计他们?若是连几个小道士都算计不过,此生枉为白骨精。”

    “你想怎么做?别玩的太过火,要不然让祖师知道了,肯定会惩罚于你。”明月认真说道。

    白骨精摆手开口:“明日师尊就要开坛讲道了,先学一门仙经术法,提升一下实力。连幻术都还施展不好,谈什么算计别人。”

    纵然是十分心痒,想要知道白骨正在打什么算盘,不过此刻她不愿意说,两人也不太好问出口,于是便只能强行忍耐。

    “天色不早了,俺也该离开了,白骨,用不用俺送你回去?”猴子抬目看向白骨精,轻声说道。

    “不用了,晚上我在明月这里休息就好。”白骨精说着,心中一动,认真道:“猴子,师尊明日若是要传授你仙经,你且谨记,无论他说的法门有多么精妙,有多么厉害玄乎,你都要咬死一个点,不能长生的不学。”

    猴子郑重颔首,疑惑说道:“知道了。不过,你怎会知道师尊明天会传授给我们仙经?”

    因为七年之期已到,须菩提应该传道了啊!明日若是不传的话,下月初一,就是第八年的元月一号了。白骨精在心中想着,笑道:“还能有什么原因,冥冥之中的心灵感应呗,所以我才说若是师尊传道啊!”

    对白骨百分之百信任的猴子,脑海中根本就没有怀疑她的这种想法,点头之后,转身走出了明月宫。

    翌日天明,三星洞中阳光明媚,气温却是适中。

    白骨精心中念着仙经的事情,晚上睡的不甚爽利,现在被初阳一照,竟是隐隐有了三分困意。坐在蒲团之上,不停的打盹。

    所幸明月没心没肺,睡的极好,清晨起的也早,连拉带拽的将白骨从地上揪了起来,带着他一起向道场走去。

    猴子现在依旧住在藏经阁中,和他们两人不是一路,故此中间双方没有碰到一起。到了道场之后,白骨两人才发现,他早已端坐在了距离祖师仙台最近的位置,见他们来了,连忙站起身,笑着摆手。

    “你什么时候来的?”明月走到了仙台边站立,白骨精坐到了猴子身边,专属于入室弟子的位置。

    这种距离仙台最近的位置,一共有七尊,白骨精也听了无数次道了,就没见到其余位置上有人过,那五名师兄好像消失了一般,从来都不曾出现。

    以往时,他也打听过这五名师兄的情况,可是就连跟随须菩提最早的明月,都对这五人一无所知。他们,貌似存在于三星洞之前,隐于世间,或者,干脆就不在这个世间。

    “天还不明就过来了,睡不着。”猴子坦率地说道。

    白骨精颔首,不再多言,继续坐着打盹。不知不觉间,五百门徒齐聚道场,或坐或站,排列在两人身后。

    辰正时分,一道神虹从远方飞来,自半空中降落,稳稳落在仙台之上。白骨精每次看到这种出场方式,都会在想,若是在仙台上面立下一排坚不可摧的钢钉,那场景一定分外有趣。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钟响,须菩提开始讲道。今日讲的,不再是天地至理,功法境界,而是内丹的修炼,玄玄明明言本意,字字珠玑传妙理,听的一众门徒如痴如醉。

    【ps:感谢不可推倒的冰雨刷的打赏,感谢你来到起点,谢谢你专门的支持。感谢艾吉斯,怀孕的处,yeyu54,极天狂龙以及诸位的打赏,谢谢。另外,感谢怀孕的处的关心,只不过就像我说的那样,总有一些感动,让你忍不住的想要为他们去做点什么。所以,我会尽量多写一些,最起码,不让自己感到受之有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