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七章:真相大白

第五十七章:真相大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心理战,是一个很现代的词汇,但是却不是二十一世纪才出现的战术。

    青史上鼎鼎有名的包拯,狄仁杰,海瑞,都是精通心理战的大家,从地球上来的白骨精,许多算计,都多少借鉴了他们的断案事例。

    不过这种看不见刀兵与硝烟的战争,策划人很难做到完美的掌控。若是能够成功,更多的,还是因为罪徒心里承受能力太差,不住不觉间就被唬住了,套出了真相。

    明月很好的完成了白骨精交待的任务,可是幕后黑手太能沉得住气了,丝毫没有召唤以安亡魂的意思,好像和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关联。

    到了这里,白骨精的计划再次失败。然而,命运的神奇在于总是能够给人惊喜。

    没有人召唤以安,他却自己从鬼门关出来了,疯狂的向北方赶去。

    菩提洞中,看着镜中世界内飞驰的阴影,白骨精摸了摸下巴,轻笑说道:“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希望这次能够找到一个突破点吧。”明月叹息说道:“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

    在四人的目光注视下,以安从鬼门关中走出,跨越了千山万水,来到了西牛贺洲,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里面。于一个客栈之中,见到了一名身穿百褶布裙的小姑娘。

    看到她安然无恙,以安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却没有显化出身影,而是准备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白骨精当机立断,快速说道:“师尊,麻烦你对着以安施展幻境,在幻境中,让人调戏这名小姑娘,最后还将她错杀掉。”

    须菩提挥了挥衣袖,一道璀璨的光芒钻进镜像之中,进入了以安的身躯里面。

    看到白骨精想要描述出来的画面,以安整个人都疯狂了,显化出身影,于幻境之中击杀了所有泼皮,跪倒在地上,抱着小姑娘的尸体,失声痛哭。

    一番泣血悲鸣,以安的整个世界好像都坍塌了,双目赤红地将女孩背起,埋在一处青山之上,立下墓碑:小妹以谨之墓,以安立。

    将妹妹埋葬,双目赤红的以安不要命地飞向方寸山,来到了一处洞府之前,拍打着木质的洞门,低声吼道:“严河山,你给我出来。”

    “严河山?”白骨精蹙起眉头,和猴子对视了一眼。

    当初甄才艺于登山石阶上二次寻仇,叫来的就是严河山,绉星语,孔耀斌三人。也正是因为这次的仇怨,导致他们被罚幽闭三年,抄写大黄庭三万遍。

    双方的关系也仅限于此,按说算不上生死仇敌,却是没有想到,此事居然和他还有关联。

    “以安?祖师不是将你送到地府中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严河山打开了洞门,疑惑开口。

    以安抓住了他的衣襟,野兽一般嘶吼说道:“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将我妹妹接到方寸山来,并且拜入三星洞吗?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行动?!”

    严河山心中一惊,抬目向天看了看,一巴掌打在以安的阴魂体上:“你脑子给我清醒一点,胡言乱语些什么?”

    “走吧,是时候解开最后的真相了。”白骨精松了一口气,笑着对菩提说到。

    就在以安述说自己妹妹身死的经过时,须菩提四人,带着一众弟子来到了此间,将他们围了起来。

    “祖师当面,休要胡言乱语!”严河山捏住了以安的脖子,厉声说道。

    以安的阴魂体被他捏的如同风中残烛,奄奄一息。明月轻呵一声,甩了一下浮尘,震
终末之城最新章节
开严河山,将以安解救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白骨精疑惑问道。

    “祖师,我有罪,我有罪。”以安痛哭着,跪倒在须菩提的面前。

    须菩提轻叹说道:“说说吧,前因后果,事件经过。”

    “以安,莫要胡言乱语。”严河山顶着须菩提意味深长的目光,沉声说道。

    以安没有看他,开口说道:“弟子从小父母双亡,唯与一个妹妹相依为命,一直以来,都将她视为生命。平时念念所想,也不过是将其带到山上来,与自己一起修道,共谋长生。只可惜,因为她没有半点修行天分,无法进得这三星洞。此为必生之憾,为许多人所知。

    几天前,严河山找到了我,要我以性命陷害悟空师叔,我不同意,他便拿出了我妹妹的发夹,说是只要我同意了这件事情,他一定会将舍妹带到山上,亲自教导她修行。我若不从,他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

    为了亲妹的性命,我唯有听从他的吩咐,故意将悟空师叔引出来,言语刺激他,在他挥拳的时候,自己拗断了自己的脖子,自杀当场。

    可是谁能想到,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他却丝毫没有理会舍妹,导致舍妹于今日,惨死泼皮之手……”

    以安说的很简洁,众多门徒听在心里,情绪却变得复杂至极,看向严河山的目光中,充满了异样。

    当以安说完经过之后,严河山却没有丝毫慌乱,躬身说道:“祖师,这是陷害,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以安,你如此血口喷人,可有证据?”

    “我……”以安张了张嘴,颓然说道:“拿不出证据。”

    严河山笑着说道:“看吧祖师,连证据都没有,如何取信于人?”

    白骨精一看情况不妙,连忙说道:“不管怎么说,猴子都没有残杀同门,对吧?”

    事到如今,严河山也不敢太过为难猴子,颔首说道:“或许,是以安对悟空师叔心怀怨恨,故意以生命为代价去陷害,也说不定。反正,又不是魂飞魄散。”

    以安满腔怒火无从发泄,悲痛说道:“我向天道起誓,若是我说的话有半点谎言,愿受魂飞魄散之厄。”

    “誓言如果有用的话,一旦遇到事情,大家发个誓不就完了?”严河山呲笑说道:“别白费心机了,没用的。”

    成功令猴子脱困,并且寻到了真凶,白骨精此时已经满意了。反正,就算有证据的话,让须菩提来作出惩罚,最多也就是关禁闭,了不起逐出师门。

    但是,这种惩罚如何能够泄去他心中的火气?对于这种毒蛇一样的对手,白骨精一贯的想法是:斩尽杀绝,永除后患!

    他白骨精杀人,可不需要什么证据。

    【ps:看到怀孕的处发的评论,恍惚之间,我突然意识到,我写书以来,最有成就感的一瞬间,不是我取得了什么成绩,不是现在疯狂增长的收藏,不是以前收进腰包之中的稿费,而是在昨天,看到怀孕的处因为我的故事,专门来起点申请了号,打赏了一连串点币,然后告诉我,因为这本书,他来看正版了。

    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中的那份悸动,心脏有点酥麻,从今天开始,我会加班码字的,努力保持两更。所以,今天还会有一更。

    最后,谢谢一直以来给我感动的人,比如在书城维护我而和别人吵架的书友1804880182,比如枫叶落落,六瑾年,s师妃喧,始终如一在投票的yeyu54,以及太多太多的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