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五章:扑朔迷离

第五十五章:扑朔迷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管是陷害别人,还是被别人陷害,中间使用什么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白骨精说道:“如果师尊真的能够将以安的亡魂召唤出来,那么胜利的天枰就会开始向我们这一方倾斜。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份证据,来击垮以安的理智,让他亲自给出我们答案。”白骨精双目熠熠生辉,沉声说道。

    “虽然没太明白,不过看起来你很有信心。”明月微笑说道:“如此我就放心了。”

    白骨精抬目,说道:“明月,你来模仿杜河通的口气,写一份认罪书。大概意思就是,师尊算出了他是幕后黑手,将他揪了出来,他诚心诚意认罪等等之类的话。”

    看着明月开始磨墨,猴子紧张地说道:“这么做,有用吗?”

    “我不知道能不能达到我想要看到的效果,不过,终归是要试一试的。就算是失败了,你也不用担心,师尊肯定不会将你赶走的,我敢保证。”

    “那么,幕后主使,真的是杜河通吗?”明月提起毛笔,沾了沾墨,笔直悬浮在宣纸之上。

    “虽然他的嫌疑很大,但是说实话,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毕竟在三星洞中,痛恨我和猴子的人,不在少数。”白骨精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只是觉得,他的可能性最大。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甄才艺的亲师。”

    “有没有可能,这一切都是甄才艺在搞鬼?”猴子突然说道。

    “当然有这个可能。”白骨精道:“甚至有可能他独自策划了这一切,将他师尊杜河通都蒙在了鼓里。”

    明月开始写信,开口道:“干脆将杜河通师徒两人,都牵扯到这一封信之中。如果是他们其中的一人,那么以安肯定会出现异样。如果不是他们,就直接排除了两人,然后通过排除法,逐一寻找幕后黑手。”

    信写好没多久,宫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三人走出宫室一看,原来是须菩提访友回来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菩提刚刚进入三星小世界没多久,就被一群门徒挡住了去路,疑惑问道。

    “师尊,出事情了。”杜河通沉声说道。

    须菩提一怔,疑惑问道:“出什么事情了?说清楚点。”

    “悟空师弟凶性大发,残杀了三代弟子以安,影响恶劣。弟子将他制服并且关押起来之后,白骨突然出现,伙同明月,言辞恶劣,羞辱弟子,后来更是掀翻了困住悟空师弟的镇妖塔,胆大妄为。”杜河通严肃说道。

    “你放屁。”白骨三人来到此间,猴子大声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凶性大发,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杜河通冷笑说道:“阴谋?你敢说,人不是你杀的?”

    须菩提顺势看向猴子,后者在这一句质问下,却哑口无言。

    “人真的是他杀的吗?”白骨精冷声说道:“一拳能够打死一个人,猴子低一等鬼仙的境界,真是厉害啊!以安的鬼仙之躯,真是纸做的啊!”

    “不要想着再狡辩了,人证物证都在
八大仙地帖吧
,任你说破天去,也是行凶者。”杜河通说着,向须菩提拱手:“师尊,弟子恭请严惩凶徒。”

    “请师尊(祖师)严惩凶徒。”一群敌视猴子和白骨的弟子,齐齐躬身,声若雷霆。

    须菩提淡淡望了杜河通一眼,说道:“你想我怎么处置悟空?”

    “此等凶徒,当废去修为,逐出师门。”杜河通庄重说着,一脸的大义凛然。

    “呵呵……”白骨精呲笑一声,说道:“想要用民意胁迫祖师做出决定?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智。”

    杜河通无视了他的话,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须菩提。

    “这个不行。”须菩提淡淡说了一句,根本没有解释为什么不行。

    杜河通眉头微皱,说道:“那么,请师尊封印千年,以赎罪孽。”

    “这个也不行。”

    杜河通被噎的差点要骂娘,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您自己说个惩罚的办法可行?

    心中虽是如此想着,但是他着实不敢言出于口,再度说道:“杀人不能偿命的话,终归要付出一点代价。若是什么代价都没有的话,我们还要怎么生活?”

    须菩提平静说道:“这两个条件都不行,你再换一个。”

    杜河通沉吟了良久,说道:“那么,请师尊在悟空身上种下心血翻涌,时时提醒他收敛自己的凶性。”

    见到身边明月变了脸色,白骨精疑惑问道:“这心血翻涌,是什么东西?”

    “心血翻涌,是一种诅咒。受到这种诅咒的人,每七日,心脏中的血液就会狂暴一次,化作一柄柄的血剑,穿心而过,如同万箭穿心一般,给中诅咒者带来痛不欲生的惩罚。此外,最恐怖的是,这种诅咒,能够吸取宿主体内的力量以强大,能够跟随着宿主境界的突破而变强。也就是说,一旦被种下,一生一世,都要承受万剑诛心的疼痛。”明月脸色微白的说道。

    纵然是猴子这种无畏的性格,听到这种惩罚,得知自己要承受这种惩罚之后,亦是满心荒凉,脸色微白。

    白骨精霍然抬头,双眸赤红地看着杜河通,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同,意!”

    “不要自作多情,没人询问你的意见。”杜河通淡漠说道。

    白骨精面寒如霜,说道:“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一手导演了这件事情。”

    杜河通大怒,厉声道:“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胡说八道,这是诬陷!”

    “在方寸山之中,我和猴子也就和你们师徒结怨最深,依照犯罪心理学来讲,你们的嫌疑最大。”白骨精沉声说道。

    “胡说八道。”杜河通对着须菩提道:“请师尊严惩悟空。”

    “师尊且慢。”白骨精心中一动,抬头看向须菩提,目光倔强:“弟子不相信这件事情会是表面上的这么简单,也就说,猴子杀人一案,此时还不能下出结论。另外,为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清楚事件经过,弟子敢问,师尊您能推测出此事的前因后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