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五十四章:阴谋陷害

第五十四章:阴谋陷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还不住手,你也想被收进镇妖塔中吗?”杜河通带人来到了此间,怒斥叫道。

    白骨精甩了甩双手,脚下不停:“杜师兄,你不要诬陷好人,我根本没有动手好吧。”

    “放肆!”杜河通一袖挥出,一股劲风凭空生出,狠狠抽了过去。

    这数个春秋,白骨精除了寻找能源,就是在忍受八宝锻神丹的裂魂之痛,根本没有时间修行,故而实力依旧处于低二等鬼仙之流,无法躲避开这凶狠地一击。

    不过,哪怕实力不济,他终归也不是一个弱者,而是一个狠人,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

    伸手拽过一名弟子,挡在自己身前,看着那股劲风打在这弟子的胸口,令其张口喷血的一幕,白骨精冷声斥道:“杜河通,你想杀人不成!”

    眼看着那名被白骨精抓在手中的弟子就要不行了,杜河通肉痛地掏出一粒金丹,走过去放到他的嘴中。

    “是你想杀人才对吧?你若是不拉他挡在身前,会出现这种事情?!”

    白骨精冷笑道:“很难想象,这世间居然会有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

    “白骨精,你莫要逼我。”杜河通咬牙切齿地说着,身体被气的不停颤栗。

    “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白骨精沉声说道:“把猴子给我放出来,什么时候,普通弟子也能够惩戒入室弟子了?杜河通,你越权了!”

    杜河通脸色胀红,伸手抓向白骨精:“我看你才是不敬尊长,需要进入镇妖塔反省一段时日。”

    之前他出手的时候,明月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却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受到欺负。

    一记浮尘逼退杜河通,明月挡在了白骨精身前,喝声说道:“杜师叔,请自重。”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杜河通握紧了双拳,厉声说道:“待到师尊回来,我便提议将猴头赶出方寸山,到时候,我看你们还能不能如此强横。”

    白骨精失笑,道:“随你便,只要你能够在这个时候,让师尊把猴子赶出去,我当即自退师门,离开方寸山。若是你做不到,你就是一个废物,而且还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废物。”

    “我们走着瞧。”杜河通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白骨精冷笑一声,指着镇妖塔,对着明月说道:“能不能帮我把这个玩意给砸了?什么东西,居然敢囚禁猴子。”

    明月稍微有些迟疑,知道自己若是这么做了,就彻底恶了和杜河通的关系,将来两人会由此变为仇家。

    数千年来,她一直默默修道,不惹事,也没有人敢招惹她,故此竟是从未与人结过怨。而现在,一个艰难的选择摆放在了她的面前。

    似是看出了她目光中的犹豫,白骨精顿了一下,摸着她的脑袋说道:“算了,这太难为你。”

    明月咬了咬嘴唇,轻道:“虽然不能砸了,但是我可以把悟空师叔放出来。”

    白骨精一怔,脸上浮现出一抹温和地笑意:“谢
带着成都回三国sodu
谢你。”

    明月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镇妖塔挥动了一下浮尘,使得塔身上升了半尺距离,再次挥舞了几下浮尘,将整个镇妖塔驱赶到了天上,轻道:“白骨师叔,悟空师叔可能被锁在塔中某一个房间中了。”

    白骨精颔首,化作一道虹光,进入镇妖塔内,遍寻所有的房间,终是在塔顶的最后一间房内找到了猴子的身影。

    看着他脖子上,胳膊上的铁链,白骨精心中涌现出无限的怒火,御出混元珠,将所有的铁链全部砸断。

    “白骨……”猴子目光闪烁,可怜兮兮的抬头:“我没想过要杀人。”

    “杀了就杀了,只要问心无愧既可。”白骨精严肃说道:“什么同门不同门的,你不必去管,我们不嚣张跋扈,可是也不会怕了谁的。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放心吧,没有谁能够令你受委屈。”

    看着浑身仿佛散发着幽冷气息,满脸狠厉的女子,猴子心中的愧疚渐渐消失,脸色渐渐恢复,感激说道:“谢谢你。”

    白骨精摇了摇头,道:“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走,出去再说。”

    两妖飞出镇妖塔,白骨精将小明月抱了起来,说道:“去明月宫,给我说说杀人事件的始末。”

    “今天一早,我照例在藏经阁修行,那名叫做以安的弟子突然找到了我,说是有件事情要告诉我,让我去一个地方。我跟在他的身后,来到祖师讲道的地方,在哪里,他突然开始出言不逊,辱骂我和白骨。

    你们都不知道,当时他说的话有多么恶毒难听,我一时间被气炸了,就打了他一下,谁曾想,这一下就打出了事情,将他给打死了。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一群人忽然涌了过来,有人大声说我兽性发了,更有人在大声宣扬我杀了人。然后,杜河通就过来了,以镇妖塔囚禁了我。”来到明月宫后,猴子向两人简述说道,

    白骨精道:“故意将你引到人多的地方,然后挑衅寻死,很显然,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陷害。看起来不复杂,但是以安真的死了,就让我们真正陷入了被动状态。毕竟,死无对证。”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明月忧心的问道。

    “以安只是死了,没有魂飞魄散,对吧?”白骨精沉吟了一下,向猴子问道。

    “肯定没有魂飞魄散。”猴子认真地说道:“我敢确定。”

    白骨精看向明月:“你能将以安的亡魂召唤出来吗?”

    明月摇头说道:“若是知道他在阴间的什么地方,我还能下去将他给带回来。可是现在完全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根本无解。不过,祖师肯定能够找得到他。”

    “这样看来,只有等菩提老头回来之后再说了。另外,这段时间我们也不能闲着,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猴子好奇地问道。

    白骨精目光微冷,薄唇轻启:“伪证。”

    猴子和明月面面相觑,后者疑惑开口:“我们是被陷害的一方啊,还需要做什么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