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四十四章:方寸山下

第四十四章:方寸山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白骨精坚定的目光下,观世音终究还是召唤出了玉净瓶,玉指抽出杨柳枝,对着他洒下了一些仙脂露。

    仙脂露无视了他的画皮身躯,以及洁白骨骼,融进了他的灵魂之中。

    白骨精能够明显感受到,一股凉凉的力量在自己灵魂中穿行,使得他整个人大脑更加清醒,意识更加清晰。就好像,原本隐藏在体内的一层尘埃,被一阵风吹去。

    半截观音用血魔刀捅出来的灵魂创伤,在这股力量的滋补下,迅速复原。甚至,修复创伤所用的能量,还不足全部的十分之一。

    剩余的,全部用来提升了他的悟性和天资。

    借着这股力量,白骨精盘膝而坐,脑海中出现了无数计算公式。这是枪战术第一篇中的内容,博大精深,他参悟了许久,都没有完全吃透。

    以前难以理解的公式,在现在的他看来,是那么的容易。以前根本做不动的计算,在此刻,他用心算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出来。

    在羊脂玉净瓶中蕴养了无数年,由杨柳枝洒落下来的仙脂露,效果好的超出了白骨精的想象。

    这是观世音最强的救人手段。原著中,曾以此露救活五庄观的人参果树。而对于一般的小妖来说,沐浴此露,是一场天大的造化。

    时间缓缓流逝,仙脂露的力量挥发到极致,走到了尽头,彻底融入在白骨精的灵魂之中。

    枪战术第一篇,战斗计算的各种公式,借此被他完全吃透。灵魂的开发,令他的思维更加敏捷,心算能力更加强大。坐在这里,他能够在几秒钟之内算出周围风速对子弹的影响,各种遮挡物的角度,怎样出枪可以最节省自己的体力且最为快速……

    “感觉怎么样?”察觉到仙脂露的力量消失,观世音微笑说道。

    “感觉……如果再多一些就好了。”白骨精嘿嘿笑道。

    观世音失笑,摇头道:“你这贪心不足的小丫头,你可知道,就刚刚洒给你的那些,我花费几千年都弥补不过来。”

    白骨精站起身,对着少女菩萨微微一躬:“多谢菩萨。”

    观世音含笑不语,须菩提召唤出一个大红葫芦出来,丢给白骨精:“这里面装的,就是八宝锻神丹,切记,要一粒一粒的服用,不要一昧图快。”

    白骨精将葫芦接过,发觉怎么拿着都不合适,眨了眨桃花一样漂亮的双眼,希冀说道:“师尊,能不能赐我一个空间法宝?空间不用很大,像南海这么大就好。

    观世音抿嘴轻笑,少女菩萨眉眼间阳光明媚;须菩提嘴角一阵抽搐,打徒弟的想法在心中酝酿。

    “你觉得我是天道还是圣人?能够随意给你制造出一个南海这么大的空间法宝!”

    白骨精诚恳地说道:“我觉得师尊你是圣人。”

    须菩提:“……”

    观世音:“噗,哈哈……”

    须菩提脸上挂不住,轻哼一声,挥袖间离开了此处。白骨精无奈地叫道:“师尊你就不会讨价还价吗,无法给我一个南海,赐我一个紫竹林大小的空间也可以啊!”

    “你这小家伙,好顽劣的性
不败天骄sodu
子。”观世音轻笑说道。

    白骨精微笑道:“其实我觉得,师尊这样孤单了无数年的老人,不仅不会讨厌喜欢玩闹的孩子,或许,还会喜欢有人给他闹。表面上的生气不一定是生气,可能还有欢喜的情绪在内心酝酿。”

    观世音目光微讶,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想到这一点。不过,也有几分道理。须菩提没有道侣,也不喜欢与人论道,千百万来过来,或许会在某个时刻,感觉到孤单吧。”

    “千百万年?师尊有这么大了吗?”白骨精惊讶地说道。

    观世音笑着开口:“其实,还不止,你师尊比我早出世无数年,说起来,还能算得上我半个长辈。”

    白骨精张大了嘴巴,试探问道:“那,我师尊究竟是什么根脚?佛门大能还是道门神圣?”

    “这个问题,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观世音笑了笑,对着他挥了挥手,一股清风凭空生出,将他卷起,送出了紫竹林,转瞬间抵达南海入海处的沙滩上。

    清凉的海水扑打着他的脚尖,抱着大红葫芦的白骨精遥望紫竹林,心中暗道:须菩提的身份看起来很高啊,连观世音都是他的晚辈。那么作为他的弟子,自己将来还会受到西游劫难吗?

    思索了许久,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猴子的影子,顿时间心中微凉:福祸难说啊,连猴子都难逃命运,自己这个依靠猴子气运加入方寸山的小骨妖,在天道大势之下,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缕水草,谁也无法预料会有什么命运。

    或许能够在暗礁涌动,大风大浪之下茁壮成长,或许……

    白骨精不愿再想下去了。

    转身,飞起,向着方寸山的方向一路飞驰。

    还有数日便到月底了,虽然现在丹药提前领到了,但是白骨精很想去听听须菩提讲道。而且,还答应了那只死心眼的猴子,月底要回去看他。

    七日之后,当月的最后一天。

    方寸山,藏书阁,三楼,坐在桌案边的猴子手中握着毛笔,目光却静默的望向窗外。

    自从白骨言明每月会回来一次之后,他的生活仿佛多出了一些盼头。每日每夜,每时每刻,都在盼望着时间过的更快一些,月底快些到来。

    可是当月底真的临近,白骨却不见踪影的时候,他的心却难以言喻的焦灼了起来。从两日前开始,便无法安心的做任何事情,常常在窗边一坐就是大半天,目光始终看着窗外。

    时间缓缓流逝,金乌逐渐西落,晚霞如火,映照了半边天空,整个大地,漂亮的动人心魄。

    在火红的霞光中,一个身穿蓝色广袖流仙裙,抱着红色大葫芦的绝美少女,站在山下阶梯边,狠狠地喘着粗气。

    乘坐观世音的云莲赶路不觉什么,但是自己独自一人从南海赶过来,差点没有把他累死。

    没有学过任何腾云之术的他,在长途奔袭之中委实太过吃亏。路途之上,白骨精不时的在想,将来须菩提传法的时候,他一定要求一门速度天下无双的飞行仙经,筋头云就算了,难道让他去穿着裙子翻跟头?

    啧啧,那画面美的,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