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十七章:美妙误会

第三十七章:美妙误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猴子,外加一个明月小萝莉,三人跟随着须菩提来到菩提洞中,眼睁睁看着他坐到云床之上,静默不语。

    他不说话,作为小辈的三人,此时也不适合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于是便只有沉默。

    良久之后,须菩提吸了一口气,对着猴子说道:“给你的丹药,以后不必再偷偷藏起来一些了,我会为白骨炼制出最适合她的丹药,帮助她凝练仙基。”

    “多谢师尊。”猴子深深一躬,说道。

    须菩提颔首,道:“还有,七年之期还没有过,没事的情况下,你不许主动去找白骨。虽然,我知道你们私底下已经见过面,但是以后再见面的时候需要小心一些,若是被人发现,举报了,那我免不了还得惩罚你们一番。”

    猴子目光一亮,知道这是须菩提松口了,正式允许他们两个私下见面。不过这老头也是个有尊严的,或者说是个死要面子的,对自己说过的话,不会轻易改变。

    倘若是他与白骨见面的场景被人记录了下来,须菩提也肯定会惩罚他们。

    这就是方寸山的道理,须菩提的话就是真理。

    两妖应是之后,须菩提开口道:“以后,悟空你继续打理藏书阁,白骨恢复清扫山道的工作,每月末端,我会让明月将你们的丹药送到你们手中,按时按量服用,不需私藏。”

    白骨精颔首,猴子忍不住问道:“师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学习仙经术法?”

    “根基都还没有打牢,学什么仙经术法?!”须菩提摆手说道:“以后有多大的成就,全看自己的底蕴有多深,根基夯实的有多么雄厚。在仙基未成之前,严禁你们修行任何仙经法门。”

    猴子恍然,却有些担忧的问道:“这仙基,需要夯实多长时间,夯实到什么程度?不会按照百年来计算吧,那样真的是太糟糕了。”

    “需要多长时间,全看你们达到了什么程度。”须菩提淡淡说道:“你们修炼越刻苦,修行速度越快,这夯实根基所用的时间就越短。反之,用的时间就越长。一切,还是得看你们自己的努力。”

    猴子最多再用六年就可以,但是我呢?需要多少年?一旦不能和猴子一起出师,困守在这方寸山之中,还能挣脱这棋盘,脱离棋子的身份吗?白骨精心中忧虑,却难以向人述说。

    “俺一定努力修行,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铸成那什么仙基,踏上仙途。”在须菩提的目光下,猴子自信满满地说道。

    不行,剩余的六年,对于我来说,至关重要,是改变命运的一个节点,绝对不能浪费一丝一毫的时光。白骨精在心中想着,瞥了一眼猴子,抬目望向须菩提:“师尊能否允许我下山修行?每个月的月底,我都会回来一趟,领取丹药,初一听师尊讲道完毕之后,初二再行下山。”

    须菩提一怔,抬目望向他:“清扫山道,是对你的惩罚,岂能轻易改变?”

    白骨精抿了抿嘴,目光坚定地说道:“师尊,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梦来此处,与方寸山有缘的话吗?”

    “当然记得。”须菩提道:“
叶上微雨最新章节
我对这件事情始终多有不解,方寸山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自成一界。若非是圣人亲自出手占卜,否则的话根本无法推算其任何事情,更别说有托梦这种玄奇的事情发生了。”

    白骨精顿了一下,说道:“或许,这是命运或者说是天道的示警吧。我曾隐约间窥探到自己的一角未来,结局很悲惨,有身陨之危。故而才遵循着心灵的指引,去了花果山,并且和猴子一起来到了这里。”

    “天道吗……如果真的是天道的干预,你夜梦方寸山,改变自己的生命轨迹,成为我的弟子,也就说得通了。”须菩提轻声呢喃着,抬目说道:“那么,你现在究竟想要说什么?”

    “冥冥之中,仿若有天道之声在告诉我,我和猴子,合则生,分则死。”白骨精一脸认真地说道:“所以,当猴子正式出师的那一天,我也必须要出师,和他一起离开此处。可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很清楚,自己的天资和猴子完全无法相比,当他出师之后,我的神通或许连小成的程度都不到。”

    须菩提颔首:“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你的天资胜过千万人,所以才能白骨通灵。但是和悟空相比,连云泥之别都算不上,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正因如此,时间对于我来说,异常重要。”白骨精沉声说道:“恳求师尊答应我的请求,允许我下山历练,我希望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不至于被猴子远远甩在身后。”

    “下了山,就真的会遇到福缘吗?”须菩提轻叹,说道:“无数年了,我仅仅收了七个入室弟子,你是最小的一个。人常道,师傅最爱疼老幺。事关你的命途,让我怎能忍心拒绝?不过,我言出成律,律不可改,你的惩罚必须要继续。故而,便改罚你行走天下,积善积德,洗刷已身业力。”

    白骨精跪倒在地,恭敬一拜,抬目道:“多谢师尊。”

    须菩提挥了挥手,一股仙气将他托了起来:“谢就不用了,希望你现在的决定,能够帮助你得到你想要的。”

    白骨精站直了身体,迟疑了片刻,问道:“师尊,有个疑问,一直积压在我心中,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你说。”

    “您为何会转变了对我的看法,不是不太喜欢我吗?”白骨精小心翼翼地问道。

    “想法的转变是从瞧见你脑海中的那朵世界之花开始,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既然命运之中你合该与我有缘,注定会成为我的入室弟子,那我为何不能对你好一点?”须菩提道。

    这可不是命运的功劳,命运对原本的白骨精可是充满了恶意,这是我先知先觉的能力和魅灵相互配合,换来的回报,是我自己的努力。白骨精在心中如此想着,脸上却没有表露出分毫。

    有时候,将自己得到好处的因由推给命运或者天道,对他来说更为有利。比如说之前,比如说现在。

    闷声发大财,低调得好处,大部分时候都是最安全最智慧的行为,是颠簸不变的真理。

    白骨精对须菩提的误会,感觉非常满意。没有什么现状,能够比现在的情况更美好,更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