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十八章:我为恶妖

第十八章:我为恶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玉佩是女子带来的,所谓的自行商量,不过是将选择权交到了女子手中而已。

    白骨精隐隐预料到了什么,在心中微叹,面上却不动声色。

    女子皱眉沉思,好似纠结了一番,指着猴子道:“此位壮士救我于危难之中,力敌近百贼寇,护得我们两名女子安全。这机会,就给他一道吧。”

    须菩提颔首道:“既是如此,那便这样吧。你们两个入我门墙,至于这具白骨,还是早早下山去吧,你的仙缘不在此处。”

    猴子跪倒在祖师瑶台下,沉声说道:“禀告祖师,俺愿将这次机会让给白骨,只求自己能够在洞府中打杂修道便可。”

    “胡闹。”须菩提轻喝一声,道:“我的话出口之后,是为铁则,不容你讨价还价。”

    就在此时,白骨精心有所感,转目望去,只见女子冷厉的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传达着一个意思:认命吧,乖乖离去,否则的话,定有大祸。

    白骨精心中苦涩和羞辱相交,却没有反抗的余地。他怕死,更不甘心死在此时,所以就只得屈服。

    “猴子,不要再说了,我的机缘不在此处。”

    猴子一脸严肃地摇头:“俺记得清清楚楚,你曾夜梦此处,言及与方寸山有缘。如此情况,比俺更适合做这入室弟子的尊位。”

    白骨精道:“你不是常说吗,那只是一个梦,梦中之事,是做不得真的。”

    猴子一脸的倔强,对着女子拱了拱手:“感谢你的好意,但是俺不可能抛下白骨。”

    转过身,他对须菩提深深一躬:“祖师,抱歉,俺和您之间看来是有缘无份了。”

    看着一脸庄重的猴子,女子微微蹙眉,随意望了白骨精一眼,对着须菩提说道:“祖师,可否网开一面,将这白骨收为记名弟子?”

    须菩提顿了一下,说道:“也罢,白骨精,你可愿拜我为师,成为我的记名弟子?”

    在如芒刺背的目光下,白骨精无奈抢在猴子说话之前开口:“我愿意,多谢祖师收留。”

    在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如芒刺背的目光顿时消失不见,不过猴子对此却十分不满,想要说话,被白骨精一道目光给镇压了下来。

    “作为我的入室弟子,需得令我知道你们的信息。姑娘,猴子,你们从何方来,叫什么名字?”须菩提开口说道。

    女子率先说道:“我从西牛贺洲而来,名为赵玉儿。”

    猴子垂头丧气,恹恹说道:“俺本无名,以身为号,和白骨从东胜神州而来,历经千难万险,走了五六年光阴。没想到今日会出现这种情况。”

    祖师无视了他最后一句话,如同历史的发展轨迹,引经据典,为他起了孙悟空的姓名。

    至于白骨精,则是被除了猴子之外的所有人遗忘了,没人去询问她什么,将其无视。

    猴子对此极为不满,心有怨气,却不知道该撒向什么地方,委屈地自己闷闷不乐。

    祖师唤来门下众仙,将其一一介绍给女子以及情绪低落的猴子。结束后,便清空众仙,给猴子和白骨精安排了打扫的活计,将两者打发离开。

    此间再也六耳,女子身体腾空,一朵九瓣白莲自她坐下生出,以供盘坐,位置高度稍逊菩提:“拜见菩提。”

    须菩提摆手说道:“你为过去身如来,位格高贵,不必如此。”

    “现在过去身如来已经是燃灯古佛了。”女子纠正说道:“我行他化自在,身为万千,没有过去身,现在身,未来身。”

    “菩萨是主动舍弃如来尊位的,修为更上一层楼,在佛门之中,依旧可享佛祖尊位。”须菩提笑着说道。

    观世音微笑说道:“不说这些陈旧古事了,菩提,你对白骨精怎么看?她不应当现在出世的,并且还陪伴在猴子身边。”

    须菩提说道:“天道莫测,谁知道这会不会是命运的安排?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去管她,任由其发展,此为顺应天心。”

    观世音说道:“我总感觉她身上发生了一些异变,但是无论怎么推测,都推断不出来任何变化,这很恐怖。”

    “能够瞒住您的存在,就只有天道了吧?这也从一方面认证了我说过的话。”菩提开口道:“左右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朵小浪花,在她身上费心,不值当。”

    在菩提的劝告之下,观世音暂且放下了对白骨精的疑惑,笑着问道:“猴子是天道孕育的灵猴,资质冠绝古今,您准备如何教授?”

    菩提说道:“十年为一小结,我准备教授他十年。前七年,不传任何道术仙法,炼其心,强其身。后三年传他仙术秘法,待到他有所小成之时,便赶他出去,令其开启自己的宿命。”

    “如此甚好。”观世音说道:“不过,千万不要将他教成知书达理的儒士,睿智淡然的佛徒,清静无为的道士……要尽量保持着他的兽性与凶狠,以便后来事情的落施。”

    菩提颔首道:“我会注意这一点,不会磨灭他的本性。”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希望,不会出什么乱子。”观世音说着,挥了挥手,整个人化作云烟消散。

    当附近区域仅剩自己一人,菩提双目之中有流水般的仙力流淌,望向洞府外,登山石阶上,正在跟随猴子扫地的白骨:“在命数正常的情况下你却出现在了这里,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白骨,这和俺想象中的不一样。”秋风萧瑟,树叶片片落下,正在扫着石阶的猴子如此说道。

    白骨精对此倒是有十足的准备,知道他至少还需要干六七年杂活:“你想象中的场景是什么样的?成为入室弟子之后,师尊倾囊相授,师兄弟竭力相帮,你仙经秘法在手,迅速称雄一方?”

    猴子咧了咧嘴,说道:“你知道俺没有这么想,不过身在宝山中,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收刮宝贝,自己只得干些杂活,心里有些落差。”

    白骨精平静地扫着地:“他们有他们的修行之道,我们有我们的修行之道,没必要去羡慕他们。”

    “这算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四名少年从石阶上方走了下来,为首的甄师兄嘲讽说道:“挺能安慰自己的嘛,不过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们一句。别说是祖师的入室弟子了,就算是一名记名弟子,也不会干打扫卫生这种活计。这种活,只有杂役才会去干,祖师收下你们,只是看在玉佩的份上,你们懂否?”

    白骨精今日本就受了一肚子气,正愁没地方撒呢,见他主动挑衅,顿时心中一动,沉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是三代弟子吧?不管是我还是猴子,论辈起来都是你的师叔,你对师叔不敬,这可是欺师灭祖之罪。”

    “别用身份吓唬我。”甄师兄冷笑说道:“你们什么时候能够进入祖师的内室,再来如此说吧。不过,我想你们应该是没有机会了,忘恩负义的家伙!”

    白骨精顿了一下,叹息说道:“忘恩负义谈何说起呢?你帮助了我是没错,可是想要凭借着举手之劳的恩惠,来主宰我的人生,这是不是太霸道了一些?”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经提起,甄师兄心中就充满了怒意,愤怒叫道:“霸道?你还有脸提这个,我对你帮助这么大,你不仅拒绝了我的好意,还在人前如此羞辱我,实在可恶。”

    白骨精没想到他竟是小肚鸡肠到这种程度,无奈摆手:“算了,算了,看在你当初的恩惠上面,我这次不计较你顶撞我的事情,赶紧离开吧,避免相看两生厌。”

    “呵,怪不得甄才艺如此痛恨你,原来你竟是如此一个目中无人的家伙。”一名青年冷笑说道:“别把自己抬得太高,没人会把你们当作师叔看待。”

    “其实,我很想要知道,殴打师长是什么罪,会不会被逐出山门。”白骨精说着,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右手迅速抽出绑在右腿上面的黄金枪,一枪射中了甄才艺的心口,大声道:“猴子,动手。”

    猴子知道他们两个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但是他身体之中流动的热血,使得他敢于向任何人发动冲锋。

    犹如一个人形坦克一般,猴子一个身撞将四人全部顶飞了起来,五道身影顺着石阶咕噜噜向下翻滚,白骨精手持黄金枪快速跑着,不断向四名冒犯者射击,在他们身上打出一道道血痕。

    “该死啊!”甄才艺运转体内仙气,身体腾空起来,这才躲避过猴子的纠缠。

    施展法力定住下滚的三名师兄弟,满脸是血的甄才艺一袖打向白骨精:“给我魂飞魄散吧。”

    “砰!”画皮
穿越在影视的世界最新章节
的腹部直接被他衣袖炸裂出一个大洞,白骨精整个人都被打落下山道,向悬崖下飞去。

    “不要……”艰难止住身影的猴子看到这一幕,狂叫着跳起,撞开四名冒犯者,纵身向山道下面跳去,伸手抓向身体不断下坠的白骨精。

    “还真是令人不省心啊!”洞府深处,瑶台之上,须菩提摇了摇头,意念一动,两只在山道边飞行的白鹤如同利箭一般飞出,疾速来到白骨精和猴子的身下,将他们托了起来,带往瑶台方向。

    “你们四个,马上到瑶台边来,来晚了的话,我可以欺师灭祖罪处理你们了。”菩提对着山道上的四人说道。

    片刻之后,六者齐聚瑶台前,须菩提看了看白骨腹部的伤口,想了想,对着他点出了一指灵光,将破碎的画皮重新恢复了原样,笑着开口:“这身皮囊,倒是一件好东西,非常适合你。”

    “多谢师尊。”须菩提居然能够修复画皮,这一点令白骨精也是暗暗心惊,在心中猜测这老头的修为究竟高到了那里去。

    原著之中,他就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人,旁人不知跟脚,就连佛祖都寻不到踪迹。将孙悟空教出来之后,更是直接消失不见了,好像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传授猴子的,十分怪异。

    白骨精不喜欢自己不了解和无法掌控的局势,但是在须菩提面前,他确确实实只能做一个弱者,引为底牌的洞察未来,根本无法去把握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甄才艺,严河山,绉星语,孔滨耀,你们四个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袭击师叔。”须菩提对着四名三代弟子冷喝说道。

    四人连忙跪倒在地,甄才艺委屈地哭道:“祖师明鉴,是他们二人率先攻击我们的,您别只看他们身上的伤势,不见我们身上的创伤啊!”

    须菩提看了看他心口处的血洞,知晓猝不及防下的他,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如此狠辣的一击,是谁发出的?”

    白骨精平静说道:“是我。”

    “你才低二等鬼仙境界,居然能够重伤中一等鬼仙,是怎么做到的?”须菩提惊讶的说道。

    白骨精顿了一下,说道:“可以不说吗?”

    “当然可以。”须菩提笑了笑,对着两妖说道:“你们为何要对付自己的师侄?”

    白骨精深吸了一口气,回忆着过往,条理清晰的将从山门前开始,自己与甄才艺的恩怨统统说了一遍。因为中间没有偏向任何一方,且说的都是事实,俱有目击证人,故而甄才艺数次想要插嘴反驳,都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除他之外的其余三人,听闻着白骨精的讲述,渐渐和他拉开了距离。倒不是羞于与他为友,而是怕被他连累。

    事件已经很清楚了,甄才艺的小肚鸡肠形象已经深深印在诸人的脑海之中。

    当白骨精说完之后,须菩提道:“这件事情,站在你们各自的角度上看,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其实,你们双方都有过错。甄才艺,你心胸狭隘,受不得气,但是以下犯上,无视尊卑,对着师叔冷嘲热讽,此为山门大忌。后来竟是要以下戮上,灭杀两位师叔,实在是胆大包天。

    白骨精,你受人恩惠,且知道对方心胸不高,为何就不能退让一步,哪怕无视他们也好。却不顾身份,率先出手,脾气实在是太过刚烈,需要静心养气。”

    白骨精其实想要对他说一句:怪我喽?从你和那神秘女人身上,本就积攒了一肚子的怨气,如同一个炸药包一样。这甄才艺在这个时候挑衅,是个爷们谁能受得了?

    我tm又不是一个脾气好的,别人都瞪眼指脸骂过来了,我还要去退让?

    退个蛋退,老子没有蛋,但是绝对不是怂蛋。

    白骨精不说话,猴子便不说话,只是看着甄才艺狞笑。哪怕是后者知道他打不过自己,也不禁感到脖子发凉。

    “有功需赏,有过必惩。甄才艺,你劣迹斑斑,差点杀了两位长辈。特此罚你关幽闭十年,抄写大黄庭十万遍。其余从犯,关幽闭三年,抄写大黄庭三万遍。

    白骨精,你性子太钢,容易折断,故此判你打扫方寸山山道七年,务必要将每个角落都打扫干净。另,抄写慈悲经五万遍,磨除戾气。孙悟空,你又不是打手,别白骨精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罚你每日清扫藏经阁,七年内不许与白骨精见面。”须菩提沉声说道。

    “祖师慈悲,求你撤销最后一条,否则的话,俺将生不如死。”猴子跪在地上,不断磕头,这头磕的令白骨精鼻子发酸。

    “够了猴子。”白骨精将他生生拉了起来,说道:“不要让我心中产生负担。”

    猴子双眸闪烁,痛苦与不甘在其中纠缠,可怜与希冀在其中交织:“七年……太长了。”

    白骨精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这是一个机会,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包括你自认为的爱情。猴子,我们不可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就让分离从现在开始吧。”

    猴子眼眸中的碎光泯灭,失魂落魄的跟随道童走向藏经阁,甄才艺和三位师兄弟已经相继离开,白骨精向须菩提拱了拱手,便离开了此处,向山道走去。

    路途之上,一些闻讯赶来的道人对着她指指点点,有人说:这白骨天生狐媚,性格放荡,最喜欢勾引男人,让男人为自己争风吃醋。当初在仙门口,她勾引甄师兄帮他破境,成功了之后转瞬就不认人,令甄师兄颜面无存。

    现在占了赵玉儿姑娘的便宜,入了仙门,却嚣张跋扈,四处树敌,后来竟是依仗着祖师记名弟子的身份,强行攻击甄师兄,害的甄师兄受十年幽闭之苦,真乃一灾星。

    也有想要为他辩解之人,说道:“我听闻的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一名三代弟子冷笑说道:“没想到你竟是如此一个色迷心窍之人,居然罔顾数百年同门情谊,去帮一个外人。”

    见到身边人投放过来的怪异目光,辩解之人气势顿时间虚弱了无数倍,小声说道:“我不说了便是。”

    他们之间说话,并没有刻意回避白骨精,以至于被他听到了全部。甚至,或许他们就是有意为之,故意羞辱。

    人高众人捧,人低众人踩。再加上众人还是和以前的师兄弟更亲近一些,听闻某某师兄弟,因为白骨精而遭罚,顿时间对他充满了恶意,连带起了别人的情绪。

    人心复杂多变,有时候黑某个人真的不需要什么仇怨,只要身边的人是那人的黑粉,无论之前有多么好的印象,都会路人转黑。

    白骨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身体一转,笔直地向“高谈阔论”抹黑他的人群走去。

    随着白骨精一步步的逼近,众道士哪怕实力在他之上的,亦是有些心慌,不断倒退。

    众人不停的退,直到退至悬崖边上,才强行停住了脚步,一人对着白骨精大喊道:“怎么的?现在要用师叔的身份,来故意陷害我们?”

    白骨精神情认真,诚恳地说道:“我不是一个好妖,真的,我是一个很不讲理并且特别特别记仇的恶妖。我内心的底线是,不去残杀正直善良的好人,以及单纯可爱的妇孺儿童。但是很显然,说我坏话,故意抹黑我的你们,不在此列。这是第一次,我饶过你们,可是如果再有第二次,一定不会再放过你们。”

    “装腔作势,装模作样,你知道杀害同门是什么罪吗?”一名抹黑他的道士厉声说道。

    白骨精对着他微微一笑,顿时间令他骨髓里面都冒出了冷气,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哆嗦。

    “不管事后菩提祖师会给我定下什么罪,但是到时候我的报复都已经结束了,不是吗?”白骨精转身,冷厉狂笑:“你们若是一点都不顾及,可以试试。”

    刺耳的狂笑声响彻天地,在他身后,一群道士相互对望,竟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怖。此时再无人敢向他身上“泼脏水”,歪曲事实,说他坏话。

    不止是鬼怕恶人,人更怕恶人。刚刚入门就令四人为之获罪,白骨精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人心,再怎么低声下气都不会换来别人的友谊。甚至,还有可能换来别人的踩踏。

    既然不能令所有人爱戴,那就让所有人感觉到惧怕吧。至少,这样能够令自己的心灵不受委屈。

    白骨精,厌恶受到委屈!

    (ps:近六千字的大章。不拆开了,祝大家看的开心。另外,召唤推荐票和打赏,花开堪折直须折,新书期,是一本书最青涩美好的时光,我们需要成绩来证明自己。莫要等到花儿凋零,唯有空枝残余,满目荒凉,辜负了最好时光……最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