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七十七章:天道法旨

第七十七章:天道法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将金圣宫放开。 x更新最快”乱石崩飞,手握长刀的赛太岁飞出地底,怒喝开口。

    “我可以放了她,不过,你和她之间只能活一个。”道士冷冷一笑,伸手掐住了苏情的脖子:“赛太岁,马上引刀自刎,否则的话我就掐死她!”

    “你敢!”赛太岁怒目环睁:“你若是敢伤害她,我发誓,此生与你不死不休!哪怕永远都无法杀了你,也要让你鸡犬不宁。”

    “再给你十息的时间。”道士冷漠道:“十,九,八,七……”

    随着他的倒数,赛太岁咬紧了牙关,目呲尽裂:“住口,住口,白骨精,你究竟想要什么?”

    “五,四,三,二,一。”道士没有给他回复,依旧不紧不慢的念着。当他念完最后一个数字后,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惋惜似的笑容:“看来,你到底是爱自己更多一。”

    “咔啪!”

    话音刚落,他直接扭断了苏情的脖子,干净利索。

    “啊!”

    心火在疯狂燃烧,赛太岁感觉自己要疯了,双手紧紧握着狼首长刀,拼尽全力,向着道人发起进攻。

    “还给你。”道人阴厉一笑,将手中的苏情猛地丢向赛太岁。

    “轰!”

    当赛太岁艰难控制住自己的刀势,伸臂将苏情抱在怀中时,女人的身躯陡然间炸开了,血雾浇灌了他一身。

    “金圣宫……”赛太岁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手中的长刀掉落了都不自知。

    “赛太岁,本座在朱紫国皇宫等你,有胆就来送死!”道士微笑着看着这抹惨剧,身躯渐渐虚化在半空中。

    “镇元子,你觉得赛太岁能打得过孙悟空,白骨精,天篷,沙悟净联手吗?”某处空间之内,一身玄色龙袍的黑帝端坐龙椅之上,龙椅立于苍穹之中。

    道士轻笑道:“放心吧,赛太岁也不是傻子,不会和他们四人硬来的。且容我们看看,他能够引导出什么好戏。”

    黑帝手握着权杖,自龙椅上站了起来:“我收到天道的法旨了。”

    “什么?”镇元子身躯陡然一紧,目光凝重地道:“天道法旨,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黑帝淡淡道:“西行之路,就是杀劫之路,需要猴子杀了所有劫难之主,以完杀劫。但是现在西行之路都快要到尾声了,西行护法们杀的神圣却依旧不够多,这令天道很不满。所以,才会向我下达了法旨。”

    “法旨上什么?”镇元子强行忍住心口的悸动,一字一顿地道。

    “天道命我协助西行护法,完成杀劫。”黑帝冷冷一笑,道:“也就是,我将来要奉天之命,扩大接下来的杀戮了。”

    “这是……天命在身啊!”镇元子眼中闪过一道艳羡之色,缓缓道。

    黑帝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西行护法们很快也会收到天命法旨。他们,才是真正的天命在身!”

    ……

    ……

    朱紫国内,皇宫之中,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在召开。

    朱紫国王,银、玉二后,
我的双胞胎老婆小说5200
并一众皇族子弟,共同招待西行众人。

    酒正酣时,忽有数道流光自天外飞来,没入猴子,白骨,天篷,沙悟净,甚至白龙的眉心之内。

    “天道法旨?”由流光构成的精神世界内,白骨精神魂显化,眸光凝重地望着面前的那道光。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是看到这道光的刹那,他就知道了这道光的本质。

    “白骨精,西行之路,就是一条杀戮之路,你们本该杀掉所有劫难之主,只有做到这一,你们才勉强算是及格。

    可是,很遗憾,你们的成绩单迄今为止,都是不及格的。

    依照如今的这种状态进行下去,你们就算完成了八十一难,也完不成杀劫任务,届时,势必会影响到天道的晋升。

    为了协助你们完成杀劫,在剩下的二十一难之中,我会给你们下达天命法旨,督促你们完成杀劫。

    现在,我的第一个法旨是:杀了这两难中的劫难之主,赛太岁。并且除外再献祭两名天仙。

    任务完成,你们可以保留护法的身份,继续前行。任务失败,你们之中将会有一人被剥夺护法身份,赶出西行之路。”白光之内,一道难辨男女,无比深邃的声音忽地响起。

    “等一下。”眼看着白光就要消散,白骨精连忙道:“我明白你是怪罪我们杀的人少,可是这一次的任务,除了杀赛太岁之外,居然还要杀两名天仙?天道啊,天仙在三界中可不是大白菜,可以随意见到并且宰割的。”

    “这额外的部分,是你们应该做到的弥补。”法旨内的意志道:“你们拉下的杀劫太多了,唯有天仙的生命,才能在短短的二十一难中将你们的过失弥补。”

    白骨精抚额,认真道:“我觉得,你有些强人所难了。”

    “你做不到,终究会有人能够做到。”那意志着,白光渐渐消散:“好自为之吧,不要再让我失望。”

    “砰!”当白光彻底消散之后,这方精神世界也紧跟着湮灭,白骨精的神魂意志再度回到了身躯内。

    “白骨……”片刻后,天篷浑身一颤,眸光渐渐清晰。

    见他们的目光都汇聚在自己身上,白骨精摊了摊手,道:“上级对我们的工作很不满意,现在开始监管了。”

    “我就想要知道,刚刚的那道白光,是道祖的意志?”天篷微微一顿,声音颤抖地道。

    白骨精没好气地道:“除了这一位,谁还有这种本事?罢了,也没心情吃酒了,我们抓紧时间去麒麟山吧,看一看赛太岁还在不在这里。”

    “我和老沙留下来保护三藏,以免给外邪可乘之机。”天篷主动的道。

    “等一下白骨,你们这是怎么了?”三藏是一个智者,仅仅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之中就猜到了很多事情。只不过他猜到的结果太惊悚,以至于必须要问清楚才能安心。

    “让天篷和老沙给你解释吧。”白骨精从桌案边站起,招呼猴子化虹而去。

    “天篷。”三藏转目开口。

    天篷长叹,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以后的路,恐怕更加难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