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七十四章:却道故人心易变

第七十四章:却道故人心易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实话,我没有把握将其偷出来。 x更新最快”金圣宫苦笑道:“因我身上的五彩仙衣,所以那妖怪根本不敢动我。此外他又是千杯不醉,想要醉倒他也不容易。”

    白骨精眸光一闪,自天狐戒中召唤出了一瓶毒药,递送给金圣宫:“将这个下到酒水之中,迷晕他应该不是问题。”

    金圣宫神色一喜,道:“如此,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白骨精深深望了她一眼,模仿着她的声音,唤进来一名侍女,挥手间将其打晕,放进袖中乾坤之内。

    血光一闪,他化作了这侍女模样,对着金圣宫道:“娘娘派人去请赛太岁吧。”

    金圣宫了头,忙不迭的安排侍女去了。

    “哈哈哈,这才刚刚分别几个时辰,娘子就想我了?”不多时,赛太岁龙行虎步而来,大笑道。

    “拜见大王。”金圣宫对着妖王微微一礼,道:“这次请你过来,主要是想心里话,顺便请你吃酒。”

    “娘子太客气了。”赛太岁摇头笑着,下意识地抓向金圣宫的柔荑。

    “大王难道不怕被针扎了吗?”金圣宫猛地一躲,闪避开赛太岁的手掌。

    “针扎……”赛太岁目光一闪,抬目环视殿内,着重看了一眼白骨精:“心神激动之下,娘子不,我险些忘记了这件事情。”

    金圣宫微微一笑,引领他到桌案边坐下,端起下好药的酒壶,为他斟满了一杯:“大王请吃酒。”

    赛太岁接过酒杯,在手中把玩了一圈,忽地抬臂指向白骨精:“来,你先喝一口。”

    白骨精转目望向金圣宫,却是发现她此时正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没有丝毫波动。

    “原来,你到底是变心了。”白骨精微叹道。

    金圣宫把玩着手中的黄金串,轻声道:“三年前,我很喜欢朱紫国王,我觉得那就是爱情。可是当他亲自将我推向赛太岁的时候,我对他的喜欢,就这么散了。

    来到这里之后,我想吃什么,我想要什么,我想做什么,赛太岁都会为我做到,这,也是朱紫国王做不到的事情。

    人总是会变的,要怪,也只能怪朱紫国王太无能。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还能做什么呢?”

    白骨精道:“如果你是他,在那种环境下又会如何抉择?”

    “如果我是他,当然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可是现实没有如果,我只是我。”金圣宫道。

    白骨精抿了抿嘴,道:“有道理,能不能麻烦你跟着我回朱紫国一趟,将这些话再一遍给国王听,也好解了他的心病。”

    “做梦。”赛太岁冷笑道:“那朱紫国王是死是活,关我们什么事情。此外,你居然敢跑到我福地之中来害我,我不管你是谁,今日都必死无疑。”

    “死就死吧,不过不劳你动手。”白骨精着,瞬间抽回了大量神念,控制着仅剩的一些神念,悍然自曝。

    这玉身的质量并不高,其中蕴含着的仙元也不多,故而自爆后的余波连宫殿都没有推翻,只是击坏了几张桌案。

    “原来只是一具分身。”赛太岁微微蹙眉,放出神念,扫视
网游之梦想星辰全文阅读
整个府邸,只是却一无所获。

    “大王,我感觉有些不妙啊!”金圣宫认真道。

    赛太岁眼中闪过一道凶芒:“且再容他这一次,但凡再有一回,我就提兵杀向朱紫国,灭了这个国度。”

    金圣宫目眩神迷地望着他,只感觉如此霸气不凡的男人才配做她的夫君。

    “奸夫?”金圣宫的右耳之中,化作灰尘飘荡进来的白骨暗中传音。

    猴子飞舞在他身边:“我突然想起了送她五彩仙衣的那位,这算是什么?丢了包子喂狗?”

    白骨精轻笑:“心算不如天算啊!算了,我们不去他。虽然金圣宫叛变了,但是紫金铃我们还是要偷的。”

    “计将安出?”猴子下意识地问道。

    白骨精沉吟了一下,道:“猴子,你有没有什么神通,可以在不伤害到金圣宫灵魂的前提下,获取她的所有记忆?”

    “这个简单,使用梦境重演之术就可以了。”猴子传音道。

    白骨精开口:“如此甚好,待会你用梦境重演之术,获取金圣宫见到赛太岁之后的所有记忆,然后记住她对赛太岁的感觉,最后我找机会将金圣宫镇压起来,你冒充她的样子,骗取紫金铃……”

    时间悄然流逝,福地渐渐黑沉。

    白骨精和猴子躲在金圣宫的耳朵里面,生生欣赏了一卷活春宫,期间的那靡靡之音,令两妖均是心神震荡。

    待到这对奸夫欢爱累了,消停下来之后,猴子施展神通,进入了金圣宫的梦境中。

    翌日一早,赛太岁正抱着金圣宫熟睡,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突兀出现,将两人惊醒。

    “报告大王,洞天福地之外来了一个毛脸行者,手中握着一根金箍棒,马上就要打进来了。”一名身穿铁甲的妖将匆匆跪倒在寝宫外,高声道。

    “阴魂不散!这一次我定然要他吃一个大苦头!”赛太岁怒不可遏,自腰间拽下紫金铃,疾速冲出了寝宫。

    “砰!”当他走后没多久,金圣宫刚要起**,一块青石板砖忽地出现,正中她脑门,将她生生打晕了过去。

    光影流转,白骨精走出虚空,挥袖间将金圣宫收进袖中乾坤,摇身变作了她的模样,等待着猴子过来替换。

    他没有查看过金圣宫的过去,所以想要欺骗赛太岁,还需猴子过来。

    大约过去了半炷香的时间,一股清气陡然从殿外飞了进来,化作金圣宫的模样:“白骨,你且藏起来吧,那赛太岁很快就会回来了。”

    白骨精了头,砰的一声,化作无数光,消散在虚空之内。

    “混账,混账……”未几,赛太岁脸色阴沉地走进寝宫,嘴里不停的咒骂道。

    “大王,发生了什么事情?”金圣宫上前搀住了他的胳膊,将他带到玉椅边下坐。

    “那猴头邀我斗将,却不敌我法宝,仓皇逃窜。结果我刚刚转过身来,他一个筋斗又翻了回来。我再次使用法宝,他转身又跑了,待我一转身,他就再回来……如此的循环往复,真真是气煞我也。”

    “这么来,大王您是怎么回来的?”金圣宫好奇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