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七十三章:金圣宫

第七十三章:金圣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位仙师回来了!”避妖楼中,正在与三藏谈论经义的朱紫国王见到远处天边的神虹,蓦然站起,心神激动地叫道。 x更新最快

    猴子和白骨前后脚走进阁楼中,迎着众人希冀的目光,白骨平静道:“那赛太岁的法宝厉害,我们无法降服,故而没有救回金圣宫。”

    “砰!”闻听此言,心神高度紧张的朱紫国王好似被抽去了全身力气,一屁股坐回椅子上面,脸上布满了失落,眼中充满了水润。

    “别绝望,事情还没到最糟。”白骨精真怕这用情至深的国王会就此死掉,连忙道。

    “难道,还有办法?”朱紫国王强忍着心头伤痛,艰难问道。

    “当然有,那妖怪也就法宝比较厉害而已,论战力是远远不及猴子的,只要我们能够偷了他的法宝,一切就都好了。”白骨精道。

    朱紫国王忙声:“仙子,计将安出?”

    “此计还需金圣宫帮忙。假若这三年来她未改其心的话,有她帮忙的成功率当在七成之上。假若这三年内她换了心肠,失败率就是百分之百。”白骨精轻声道。

    “这……”朱紫国王愣了一下,随后神情渐渐郑重:“仙子,我相信我的皇后,我相信她不会改换心肠。”

    白骨精深深望了他一眼,道:“既然你选择相信她,那么我就相信你一次。朱紫国王,将金圣宫最喜欢的东西给我一件,我用来获取她的信任,共同布局设计窃金铃。”

    朱紫国王想了想,道:“昭阳宫内梳妆阁上,有一只黄金宝串,原本是金圣宫最心爱之物,平常一直戴在手腕中。只是那日端午三宫嫔妃需要缚五色绳,这才摘下来了一日。我因相思成疾,最是见不得这东西,故而一直将其留在了那里。”

    “你且派人速速将其取来,莫要多言。”白骨精吩咐道。

    朱紫国王颔首,连忙让身边的那名武道强者大太监,前往昭阳宫。

    “陛下!”片刻后,大太监赶了回来,将一枚黄金串交给朱紫国王。

    “金圣宫啊!”睹物思人,朱紫国王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抹倩影,那个知冷知热,贤良温淑的女子。

    一时间,泪湿满面。

    “太注重感情也未必是一件好事。”白骨精心中莫名有些沉重,暗自想到。

    “国王,事不宜迟,将这宝串交给我们吧。”猴子微微一叹,道。

    且两仙拿了信物,再度来到麒麟山前,摇身一变,化作了两只蜜蜂,无声无息地向山洞内飞去。

    只因他们不识路途,故而在福地之内转了许久,临近傍晚的时候,才跟着两名送饭的宫娥穿越过一片桃林毒瘴,来到一片宫殿之前。

    白骨精细细观之,惊奇发现这片宫宇和朱紫国的皇宫比起来分毫不差,仿若复制粘贴过来的一般。

    “这赛太岁也是有心的。”

    猴子回复道:“看来他是真正爱上了金圣宫,只是演戏的话,本不须做到这种程度。”

    话语间,两妖飞进了皇
高冷男神,有点馋!最新章节
宫之内,但只见无数狐妖鹿妖化作了清纯美丽的宫娥,无数蛇妖鬼妖化作了身穿蓝袍的宦官,唯独金圣殿前,站立随侍的是两排凡人宫女,正是妖魔每月领走的那些。

    悄无声息地绕过这些宫娥,两仙进得金圣宫住所,只见得宫内端坐着一位娘娘,玉容娇嫩,清纯可人,微微蹙眉间,如同西子捧心,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爱。

    看清了这幅玉容,白骨精顿时间明白了朱紫国王为何三年来对她念念不忘,这里的妖王赛太岁,又为何向她付了心肠。

    她应是满足了男人对初恋的幻想,这是上苍对她美丽的馈赠。

    “你去还是我去?”相比较来,猴子看金圣宫的感觉就差了一些,毕竟白骨精的模样比此女还胜甚多。

    “且先一等。”白骨精环视殿内,渐渐将目光锁定在了挂在墙角处的半套锦衣上面:“这套衣服,是刚刚缝的。”

    猴子不明所以:“这有什么问题,或许是金圣宫思念朱紫国王,特意缝的也不定。”

    白骨精道:“这宫内就这么半件衣服,可是看这些彩线的使用情况,她显然不是只缝了半件。”

    “你的意思是,她这是为赛太岁做的衣裳?不过,也不能凭借着这一怀疑她吧,我们并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什么曲折。”

    “话虽如此,不过心无大错。而且,虽然之前我相信朱紫国王的判断,但我们必须要做好金圣宫已经变心的准备。”白骨精道。

    猴子想了想,询问道:“你想如何?”

    白骨精将神念探进天狐戒内,把一块玉石炼化成分身,控制着她走出虚空,一步步来到金圣宫面前。

    “你是何人?”许是见过了太多大世面,面对这突然出现的人影,金圣宫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是起身喝道。

    白骨精目光淡漠地望着她,挥手间封禁了虚空:“我是那向西而行的仙人,路经朱紫国的时候,救了这国中的国王,从而得知你被妖怪掳到了这里。金圣宫,你可愿随我归国?”

    “口无凭,你让我如何信你?”金圣宫沉吟了许久,缓缓道。

    白骨精将黄金串拿了出来,顺手丢到她怀里:“你可还记得这个东西?”

    金圣宫痴痴地望着怀中的金串,不自觉间,有两行清泪滑落。

    她双手颤抖着,将黄金串拿了起来,泣不成声:“陛下啊……”

    “休哭,休哭。”白骨精道:“那赛太岁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到你这里来,我不宜长时间留在此地,先正事吧。”

    “仙子请吩咐。”金圣宫深吸了一口气,将黄金串顺势带到手腕上面,抹去了脸上泪痕。

    “这赛太岁手中有一件叫做紫金铃的至宝,你可知晓?”

    金圣宫颔首道:“知道,知道。这件宝贝,他十分重视,无论是行住坐卧,都不肯放下,不会离身。”

    白骨精眸光一闪,幽幽道:“你……有把握将其偷出来交给我吗?只要得到了这紫金铃,那妖怪不足为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