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四十八章:言语退弥勒

第四十八章:言语退弥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骨精意念一动,一柄神刀率先飞出,带着一连串的残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来到黄眉老妖脑后。

    黄眉老妖心头一紧,自知躲不开了,布满黑毛的右手中冒出璀璨金光,将整个手掌都映照成了黄金色,反手间,打向催命神刀。

    下一刻,神刀闪避过黄金拳头,围着黄金右臂绕了一个半弧,轻而易举地将半截手臂切了下来。

    黄眉老妖低声惨嚎了一声,不敢再拿身躯去硬撼神刀,全力催动神魂之力,竭力逃跑。

    早就说过,白骨精最强的能耐始终不是战力或者防御力,而是他的逃命神通,也可以理解为速度。

    受了严重创伤的黄眉老妖在他这种速度下,根本无法逃脱,甚至两仙之间的距离反而是越来越近。

    “右手没了,接下来我要你左手。”白骨精眸光似血,将手中的两柄长刀一起抛了出去。

    逃……

    亡命的逃……

    不能回头!

    纵使是感觉到刀锋已经如芒在背,黄眉老妖也不敢再转身了,只得在身后撑起一层层的防御。

    然而,在可破万法的神刀之下,一切防御都只是徒劳。

    两把神刀如同两只蛇龙一般,来到黄眉老妖身后,张口撕咬着他的左臂。

    刹那之间,他的整个左臂都被绞杀成沫,顺风飘扬。

    “接下来,是腿!”白骨精声音幽冷冰寒,他仿若是来自幽冥中的勾魂使者,在一点点的收割黄眉老妖的生命。

    七柄神刀,白骨精留在了身边四把,用于防身,防止黄眉老妖狗急跳墙,转过头与他同归于尽。

    其余的三把,全部被他放了出去,化作三条蛇龙,啃噬掉了黄眉老妖的双腿。

    四肢都没了,黄眉老妖依旧在亡命逃跑,嘴里大声喊着:“救命,救命!”

    他们这一前一后,一追一赶,足足跨越了十万里疆土,沿途之上,惊动了无数炼气士和神明,同样也惊动了众多大教。

    一些想要见义勇为的仙神看清了白骨精的容貌之后,顿时间熄了这种扯淡的想法。

    正义和性命相比,当然还是后者更重要一些。

    “接下来,就是你的脑袋了。”众目睽睽之下,白骨精指着黄眉老妖的头颅开口。

    “观世音,如来佛,你们当真要眼睁睁地看着我被虐杀?东来佛祖,我侍奉你了千万年,你也如此冷心?”死亡的阴影已经将黄眉老妖笼罩,此时他再无顾忌,大声喊道。

    白骨精面无表情,手起刀落,将黄眉老妖的脑袋砍了下来,把他的肉身彻底毁灭,看着对方光芒黯淡的神魂说道:“接下来,是你的神魂,灰飞烟灭。”

    “大圣请留情。”正当白骨精想要彻底灭亡黄眉老妖时,一道温润宽厚的声音突兀从东天传来。

    白骨精对此没有丝毫理会,意念控制着神刀,以更快的速度冲向黄眉老妖。

    “砰,砰,砰!”无坚不摧,带有阎君
三清原之无极生太极无弹窗
神力的神刀,被一只宽大的袖子生生打了回来,气息萎靡。

    白骨精脚步微顿,定睛细望,但只见来人大耳横颐方面相,肩查腹满身躯胖。一腔春意喜盈盈,两眼秋波光荡荡。敞袖飘然福气多,芒鞋洒落精神壮。极乐场中第一尊,南无弥勒笑和尚。

    “东来佛祖拦阻本圣,有何见教?”白骨精明知故问地说道。

    弥勒佛伸手指了指黄眉老妖的神魂,苦笑说道:“无奈,无奈,只为这胆大包天的弟子而来。”

    “弟子?”白骨精声音微冷,说道:“这也就是说,黄眉老妖说的是真的了,他侍奉了你千万年?”

    “是真的。”弥勒佛颔首道:“他本是我宫中的一名司磐童子,陪伴我了千万年之久。三月三日时,我赶赴元始盛宴,就将其留在宫中看守,未曾想,他竟是偷了我的金铙和槌儿(狼牙棒)下凡作乱,是我的失职。”

    “且先莫说失职与否。”白骨精沉声说道:“你可知这老妖自立了一座小雷音寺,自封为大德佛祖,以金铙囚禁了三藏等人,后来更是将三藏渡化为奴……种种劣迹,罄竹难书。我现在问你一句,这一切的一切,有没有你在幕后主使?”

    白骨精提出的问题实在太尖锐了,如同一把刀子,深深插进了弥勒佛的心里。

    假若他说有自己的主使,那么光凭这份罪责,他就无法再在西天生存下去。假若他说没有自己的主使,那犯下此等过错的黄眉怪更是罪加一等,非严惩不可。

    “我作为西天的三世佛之一,东来佛祖,又怎么会自立小雷音寺呢?”弥陀佛在刹那之间做出了取舍,认真说道:“所以,我才说我这童儿胆大包天。”

    白骨精嘴角绽放出一抹冷笑,说道:“这不是一句胆大就可以了结的事情,黄眉老妖必须得死!”

    弥勒佛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沉声说道:“我可以让这孽障向你们跪地道歉,我可以让他解除了对三藏的渡化,做到这种程度,大圣也不愿和解?”

    “你的逻辑有问题。”白骨精肃穆说道:“他对我们造成了伤害,道歉是应该的。他强行渡化了三藏,解除对三藏的渡化也是应该的。这两件,都是他应该做的,对自己过错的弥补,而不是因为做错了事情要受到的惩罚。只有死亡,才能够彻底清除他的罪恶。”

    弥勒佛说道:“白骨大圣,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懂得变通之人。”

    “有的事情可以变通,但是有的事情,不行。”白骨精握紧了手中的长剑,说道:“东来佛祖要不顾清誉,力保这只邪魔吗?”

    弥勒佛望着她血红的双眸,停顿了片刻,终是无奈妥协,退步至一旁。

    相比较于他在佛门中的清誉,区区的一个童子,一个门徒,实在是无足轻重。

    “为名所累的佛啊!”白骨精在心中嗤笑一声,手中握着两把神刀,身边环绕着五道刀光,脚踏虚空,一步步走向神魂萎靡的老妖。

    “黄眉,受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