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十二章:妖娆杏仙(上)

第三十二章:妖娆杏仙(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们四个是属召唤流的吗,不喊就不出来?”白骨精目光森然,冷冷说道。

    四仙虽然只是在花果山中挂个名,虽然整天里谈论的都是诗词歌赋,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白骨精的威势,不知道白骨精的凛冽,现在被他如此喝问,真真是吓掉了三魂,惊走了七魄,再也没有所谓文化仙的自傲,慌忙跪倒。

    “大圣息怒,大圣息怒,非是我等故意怠慢,实在是我等修为太过低微,无法分神时时刻刻关注着整座荆棘岭。若非大圣刚刚开口相召,我等甚至都不知道两位大圣居然联袂而至……”

    白骨精仔细观察着四人的神色,发现他们并不像是在撒谎,随即说道:“原来如此,起来吧,本座原谅你们了便是。”

    “白骨好生霸道啊!明明是她不知情况,误解了别人,到头来却还是她原谅了别人?”小白龙暗自咋舌,向天篷和沙悟净等人传音道。

    “你懂什么。”天篷瞥了他一眼,轻声说道:“试想一下,如果白骨对他们道歉,你觉得他们是感激白骨呢,还是会觉得自己真的站在了有理的一方,平白受到了委屈,继而怨憎白骨?道歉如果有用的话,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杀伐?”

    小白龙眼中闪过一道迷蒙,总感觉这些当权者想问题的角度,太过偏激,将人心看的也太黑暗了。若是白骨肯低头认错,那么依照她的身份来说,这几只妖怪难道不会感激涕零?

    身份的不同决定了思维的不同,思维决定了每个人的行为处事。天篷瞧出了小白龙眼中的不解,不过却不想再解释什么。

    没有真正执掌一方,见识到人心的险恶,你就算说再多的道理,也无疑是对牛弹琴。

    不如沉默。

    “穿行了千里荆棘林,两位大圣以及诸位仙长想必身累神乏了,不如随小仙们一起,进入这福地洞天,好好休息一下?”孤直公躬身说道。

    白骨精转目环视,但只见无论是三藏还是天篷等人,眉宇间都充斥着一抹疲惫,随即颔首。

    须臾,众人跟随着四仙走向地底,一路之上,皆有宝光莹莹的灵石照明,色彩各异,将石阶道路照耀的五颜六色,美轮美奂。

    赞叹间,约摸着走了十里路,面前豁然开朗,只见前方显露出一个烟云袅袅,碧海蓝天的小型世界,真真是清宁仙家福地,有道真仙住所。

    四仙招呼着众人来到一片花园中,选取了一方桌案围坐。数名侍女连忙端茶倒水,送上瓜果。

    猴子歪歪斜斜地坐在石椅上面,拿了一根香蕉吃着。其余人闻着诱人的茶香,端起灵茶吃了,顿时感觉身躯轻松了许多。

    此时双方坐在了一起,四仙也不似刚才那么拘束,孤直公望了白骨精一眼,陪着小心,向三藏道:“我等虽然久居此地,但也听闻金蝉子长老智慧高深,禅法精妙,不知能否指点我等一二?”

    三藏没有在意他们身份卑微,双手合十,轻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辞耳。”

    “禅者静也,法者度也,静中之度,非悟不成……”

    道道禅意,条条
雪中悍刀行笔趣阁
法门,从三藏口中缓缓吐出。白骨,猴子,乃至其余西行众,初听时不以为然,半刻钟后,面色却渐渐凝重了起来,坐正了身体。

    就连紫霞,为了更好的聆听妙音,也从金甲上面飞出,坐在了三藏面前。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藏阐述的禅理愈发高深,四仙已经完全听不懂了,双眼茫然。

    大道至理就这么摆放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怎么都听不懂,这是多么可惜可叹的一件事情?四仙当真是因此而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他们也很绝望啊!

    数刻之后,三藏完整的讲完一卷,见除了小白龙之外,其余人均是若有所思,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虽然觉得大乘佛教的前路很艰难,但是他未来必然要将其扛起。若是面前的这几位赞同自己的理念,肯在西游之后,与自己并肩作战,那么道路或许会好走一些吧?

    三藏也有私心,在完善圣道的道路中,也想着有人能够与自己同行。现在的言传身教,便是某种开端。

    “圣僧禅意深广,圣道恢宏,非是我等能够明悟了的。”许久之后,凌空子感叹说道。

    “野狐涎灌彻骨髓。忘本参禅,妄求佛果,都似我荆棘岭葛藤谜语,萝壮浑言。此般君子,怎生接引?这等规模,如何印授?必须要检点见前面目,静中自有生涯。”孤直公说道。

    拂云叟深以为然,说道:“禅之一道,全凭个人领悟,不可强求。今日的大好时光,我等也别再强求这些玄机了,不若吟哦可好?”

    对于禅机,白骨精还有些兴趣。至于吟诗作对,他着实是提不起任何精神,端坐着打盹。

    “几位做出的诗看起来有些差强人意啊,有人听的都快要睡着了。”正话间,忽有一道清越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众人抬目望去,见得三里开外,有两名青衣女童,各自挑着一对五彩灯笼,后面引着一尊女仙。

    这女仙,上穿一件烟里火比甲轻衣,下衬一条五色梅浅红裙子。朝上看,青姿妆翡翠,丹脸赛胭脂,眼眸带星光,峨眉秀又齐。朝下看,淡青宫鞋弯凤嘴,素白绫袜锦绣泥。

    看气质,此女清纯之中偏生多出了几分抚媚,一颦一笑之间,风韵入骨,妖娇娆不亚于当年的艳妲己。

    见到此女,四仙均是一惊,竟是全部都从石椅上站了起来,一起欠身行礼:“见过杏仙姑娘。”

    “杏仙?”白骨精睁开了双眼,目光幽深,望向荆棘岭四仙,对于他们此刻的表现有些不喜。

    这四个读书读蠢了的家伙,竟是一点不懂人情世故。他们现在的表现,就相当于人世间的王朝中,朝堂上,有外国使臣前来,作为百官中一员的他们,居然不顾端坐在龙椅上的至尊,先行向外国使臣行礼。这种行为,落得是君主的面子。

    “小女子正是杏仙,敢问姑娘是何人,为何会在诗会上失礼?”杏仙认真问道。

    “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看起来也很聪慧,怎么就喜欢作死呢?”小白龙目光中闪过一道怜悯,在心中默默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