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三十四章:绝望的观音

第一百三十四章:绝望的观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不是……”东华帝君瞳孔微张,下意识开口。

    “帝君禁言。”猴子面容陡然一正,喝断对方未曾说出的惊世话语,抬目望向观世音:“不要轻举妄动,别逼我玉石俱焚!”

    “玉石俱焚?”观世音冷笑说道:“你有这个资格吗?镇压你,只在我一念之间!”

    猴子抿了抿嘴,目光逐渐坚定,嘴唇微动,念出了一篇音调怪异到众仙根本听不出其意的真经。

    刹那之间,观世音白净额头上面浮现一道法则灵箍,疾速收缩,任凭观世音身躯上万千大道轰鸣,都无法消弭这灵箍深入神魂的镇压疼痛。

    “莫要念了,莫要念了。”

    观世音化身万千,早就尝遍了人生之苦。可是过往的所有痛苦加起来,都不如现在疼痛的万一。

    这灵箍之上也不知被铭刻了什么法则,连她的圣人之躯,至尊神魂,都承受不住。

    猴子恨极了她现在的落井下石,所以并未理会她的求饶,依旧在不停的念着。如此,反倒是彻底激怒了观世音,令她不顾一切的动用神通秘法,源源不断攻击着头上灵箍。

    她的攻击大部分被灵箍吞噬,变为更加坚固的力量。而小部分则是顺着无形的经文丝线,反噬到了猴子神魂之上,险些裂碎他的神魂。

    直到现在,猴子才真正认识到,须菩提当初为何要强调不能过分逼迫观世音,最好不要引起反噬。只因,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最好也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你为何,你为何也会这种经文?”观世音竭力挣扎着,怒声说道。

    有什么绝望比再度看到希望之时,却发现那又是一个绝望更令人痛苦的吗?

    观世音如今就是这种心情。

    在她疯狂反扑下,猴子的神魂都裂开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但脸上的笑容愈发璀璨明亮。

    “白骨虽然没有将你和牛魔王联想到一块,但你觉得他当真会沉迷在你的美色之中?异想天开!从始至终,她对你的防备都超过了任何人,为了防止有什么不测发生,她在很早之前,就将这经文传授给了我。未曾想今天派上了用场!”

    观世音脸色阴沉到可怕,只不过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她连自保都难以做到,更遑论出手灭杀对方。

    脑海中想象着自己一旦屈服,白骨精重生之后会对自己展开的疯狂报复,观世音身躯隐隐有些发冷,心中发狠,暗道:“无论如何,这一次也要逃离他们的魔掌。”

    怀揣着甚至壮烈的心情,观世音调动了体内所有的力量。猴子神魂上的裂纹变得更深了,几近破碎。

    “哧……”人群中,一直冷眼旁观的东华帝君忽地出手了,手中长剑嗡嗡作响,杀意直冲九霄,带出无尽杀伐气息。

    观世音动弹不得,过来参与酒宴的众多佛门弟子,以及一些亲佛的仙神,在少妇人观音的命令下,众志成城的挡在长剑之前,欲要拦住金光。
天刑纪笔趣阁


    不出意料的,他们太小瞧了东华帝君,也太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两三百名仙佛神圣合力,居然没能拦住这一剑,被剑光拦腰斩断,横死当场。

    灭杀了如此多仙神,东华帝君手中的长剑却没有丝毫停顿,剑势依旧凶猛,击穿了观世音身前的无数防御法阵,刺穿了她的心脏。

    “轰!”比太阳还刺目的光芒从穿胸一剑上透出,来自灵箍的伤害和来自长剑的伤害汇聚在一起,彻底崩坏了观世音的本源大道。

    为了防止本源大道继续破碎,甚至分崩离析,观世音体内的神通和法则纷纷自封,没过多久,她就从高高在上的圣人,自封成了没有半点仙气的凡人。

    换句话说,观世音如今已经被打落了圣境,变成了她曾经眼中的蝼蚁。

    然而,猴子和东华联手,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自然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东华还好,只是辅助攻击,并没有直接承受观世音的反扑。猴子相比之下就惨了太多,观世音最后的疯狂,最后的怒火,全部顺着经文丝线轰击在了他的身上。

    强大的力量使得他的神魂布满了裂纹,几乎达到了一触就碎的程度。唯一幸运的是,他身上西行护法的天命在最后发挥了重要作用,使得他的伤势僵化在了命悬一线之前,没有真正万劫不复。

    当然,神魂伤成了这样。若无奇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也不能动用法术和神通了。

    “好精彩的一场大战,令吾等看的是叹为观止,心生敬佩。”伴随着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一名头戴束发玉冠,衣着长袖青衣,面容清秀出尘的少年道士,右臂怀中夹着一个黄脸的和尚,自远方虚空缩步成寸而至,笑声震天。

    “镇元子……三藏?!”当猴子看清道士的脸颊时,心中便咯噔了一声。而当他看到镇元子挟持的和尚时,双眼顿时间竖了起来,心中且惊且怒。

    他和白骨精都从未想过,会有这种意外发生。毕竟在他们的思维之中,深藏不露的天篷和沙悟净联合起来,纵然不能抵御一切妖魔,但是保住三藏应该不会有多么大的问题。

    “看你的样子,是在担心天蓬等人的安危?”镇元子目视猴子的金睛,笑容愈发奇诡。

    猴子握紧了双拳,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把他们怎么样了?还有,这一次你又想要做甚么?!”

    镇元子伸手间从青冥上拽下来一朵白云,把业已昏迷的三藏放在云层上面,瞥了一眼僵在地面上的观世音,俯视猴子,缓缓道:“这次过来,我是要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白骨精的命和唐三藏的命,若是你只能保住一个,你会选择哪一个?”

    万众瞩目之下,猴子冷笑说道:“我就不信了,你当真敢杀了三藏不成?”

    镇元子嘴角微微勾起,笑容阴冷而凶戾,伸手点出一道青光,落在三藏身上,意味深长地说道:“三藏大师,听到了吧,心情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