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零四章:为什么?【万赏加更!】

第一百零四章:为什么?【万赏加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呵呵呵……逆命之人?”性格中本就偏执而疯狂的行者,被这一句话彻底触怒了,低头笑着,声音阴冷冰寒。

    少女菩萨心中有些惋惜。

    一颗大好棋子,本该在棋盘中发光发热,最终却只能无奈抛弃,这是连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只不过,过去发生的事情无法更改,不能挽回,只能先将其封印起来,送回西天继续培育。

    或许,当三界晋级之后,他能够在新的世界中大放异彩,领军佛门一代也说不定。

    观世音头顶上的灵箍,仅对须菩提和白骨精有效,当她面对其余人的时候,灵箍并不会释放出法则,困锁住她的修为境界。

    她的手腕翻转,一个巴掌般大小的黄金色虚幻佛国在她右手心凝聚,释放出强大吸力,将行者和假白骨一起吸入佛国之内。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太突然,也太简单,以至于令三藏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你为何不命令我,将他们杀掉?”观世音掌托佛国,抬目望向白骨精。

    “我不想自讨没趣。”白骨精失笑道:“据我猜测,他们应该都是佛门弟子吧。无论是任何大教,培育出来这么两名天仙都不容易。故而,他们哪怕是在这个局中成为了弃子,也不会被轻易放弃。”

    观世音抿了抿嘴,叹道:“你表现出来的老成,根本不像是一个千岁的小妖精。”

    “不明白你们为何会用年龄来衡量智力。”白骨精无奈说道:“凡人一生不过百年,可是宫廷中的那些宫心计,足足能够羞死无数万年修士。”

    观世音静默无语。

    “轰……”

    谈话之间,异象突生。

    观世音手中的掌心佛国,骤然爆发出阵阵佛光,轰鸣声接连响起。

    众人定睛望去,只见佛国之内,那行者不知发了什么疯,身躯化作顶天立地的暴猿,手持巨大铁柱,对着四野不断抡砸,将整个国度打的一片狼藉。

    观世音轻呵一声,佛国之内涌现出无数神霞锁链,避开铁柱的攻击范围,重重刺在暴猿身上,穿透了他的肉身,咬合住他的骨骼。

    “哗啦啦……”

    数百道神霞锁链困锁住暴猿的身躯,每当他稍微有动作,神链摩擦的声音就会交织响起,犹如一篇乐章。

    “吼!”将手中的铁柱丢下,暴猿伸手抓着胸膛上的锁链,想要扯下,却只拽出了淋漓鲜血。

    “砰!”

    良久之后,他终于放弃了挣脱的想法,眼眸中闪耀着金辉,无数神符印记开始在他身躯上浮现,某时猛地一亮,伴随着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将佛国彻底撕裂。

    “锵!”

    金乌长鸣,假白骨化作了一颗太阳,以阳光捆绑住渐渐缩小的暴猿,带着他穿越了佛国裂缝,遁入虚空之中。

    观世音本能够出手将其拦住,但最终却放任对方离去。

    她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对白骨精的布局心知肚明,可六耳和假白骨并不清楚,根本不会相信自己没有伤害他们的想法。如此让他们离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恶念观音,因为这一个谎言,你也不必变成别的样子,才能跟随在我身边了。”尘
唐朝好地主笔趣阁
埃落定,白骨精在观世音耳畔轻轻说道。

    他呼吸间的热气喷吐在观世音耳朵里,令她浑身一激灵,一掌拍在了他胸膛上面。

    因为调动不起来仙气,所以这一掌的力量仅仅是将白骨精推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白骨精抱着双臂,站在原地:“看起来,耳朵也是你的敏感部位?”

    观世音凉凉地望了他一眼,连一句无耻都懒得骂出口。

    白骨精笑了,有些喜欢现在的这种感觉。

    人性在很多方面都是相同的。比如,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对你越冷漠的人反而越容易激发出征服欲。

    对于观世音,白骨精不再去想最终的结果如何,只在乎现在的这个过程。

    “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休息了。”夜阑珊,心湖泛起波澜,白骨精召唤出钢铁宫殿,放在地上,低身扛起观世音,一步步向其中走去。

    “该死,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观世音挣扎说道。

    “啪!”白骨精反手在她翘臀上抽了一下,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搓了搓手指:“放宽心,我才不是那种背信小人,说搂着你睡觉,就不会干别的事情。”

    “搂着我……睡觉?”观世音一口咬在他脖子上面,咬出了深深牙印,淡淡血迹,话语不清地说道:“我答应你了吗?”

    “不睡觉的话,那我们继续之前的游戏?”来到房间里,将其随手丢在**上,白骨精淡漠开口。

    观世音呼吸猛地一顿,继而渐渐平静。

    宫殿外,猴子耸了耸肩,对着其余人说道:“诸位晚安。”

    “晚安,晚安。”唐僧,天篷,沙悟净,小白龙四人保持着目瞪口呆的姿势,下意识地回应着,迟迟没有从这个状态中脱离。

    良久之后,三藏率先反应了过来,心脏抽抽地说道:“刚刚那个被白骨精扛进去的,是观世音菩萨?”

    “不可能吧,不说菩萨根本不可能任由她如此,就说两人之间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都不可能这么亲密。”天篷揉着眼睛说道。

    “这里,不是还有一个知**吗?”沙悟净抬目望向猴子。

    “此事说来话长。”

    “那就慢慢说,我们不着急。”天篷拽住了猴子的胳膊,认真说道。

    宫殿房间里。

    白骨精搂着观世音,躺在**上,将脸埋在她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黑发间,呢喃说:“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伪装。”白骨精眯着双眼,轻声说道。

    观世音淡漠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白骨精翻转了一下她的身体,将她的身躯压在自己胸膛上面,四目相对:“其实,你根本不怕我对你做什么。更加不在乎,我对你的非礼举动。”

    观世音认真说道:“何以见得?”

    白骨精伸手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我始终没有忘记师父的那句话,强迫你做你内心抗拒的事情,会有反噬落在我身上……而从我现在的经历上来看,你明显并不抗拒我的行为。”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