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三十章:胜败之间【第二更】

第三十章:胜败之间【第二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北海,万仞山。

    白骨精从青冥之上降临山巅,一步步来到一座巨大而奢华的行宫前。

    “出来吧,我已经来了。”

    “想要见到唐僧,自己进来。”虚无缥缈的声音从行宫中传出。

    白骨精心中清楚,这行宫就是一座大的牢笼,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却是千难万难。

    只不过,在目前的这种状态下,由不得他拒绝。

    施展出三头六臂,召唤出诸般法宝,白骨精迈步踏入行宫。

    仿若有一团极致的光在眼前炸开,形成满天星河。当他的视野再清晰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片星空之中,面前的不远处,悬浮着一尊金光闪耀的巨大佛像。

    白骨精定睛细望,只见这佛像乃是一男一女,男者盘腿而坐,右腿弯度较大,左腿曲于右腿之内,弯度较小;女者面向男者,双腿张开,丰润的臀部坐在男者的左腿之上,四臂相拥,胸脯紧紧相贴,赤身果体作交合状。

    “欢喜佛……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到底是你?”白骨精淡漠说道。

    “不是我,又会是谁呢?”欢喜佛的男身微微一笑,说道:“被戏弄的滋味感觉如何?”

    “戏弄?”白骨精也笑了,摆手道:“既然你是这样理解的,那么你开心就好。”

    没有见到她脸上露出难看神色,欢喜佛反而渐渐收敛了笑容,说道:“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争辩这些事情,有意义吗?就只是为了满足你那可怜的自尊心?”白骨精冷漠问道。

    欢喜佛呼吸一滞,心中不仅没有阴谋得逞后的爽快感,反而腾地一声冒出了一团火,烧得他难以忍受。

    “别猖狂,待会我便会让你跪倒在我面前。”

    “这种废话少说,三藏他们呢?”白骨精环视整片星空,并未找到其余人的踪影。

    “先顾好你自己再说吧。”欢喜佛双手结印,轰的一声,滔天火焰焚烧而出,铺天盖地的碾压过虚空。

    “簌……”白骨精拉开狩魔弓,射出惊雷箭,紫色光羽横行于空,带着锋利至极的气息,直接将滔天火焰湮灭。

    弓如霹雳,白骨精双手如蝶,十箭连珠,形成一条紫色大蛇,吐着信子,一路向上疾飞,继而轰然落下。

    “砰!”紫色大蛇撞击在佛像身上,将其炸裂出道道裂纹,有佛光自裂纹中飞出,璀璨光华。

    “唵嘛呢嘛咪哄……”欢喜佛双手合十,浩如烟海般的符文从虚空中不断生出,狂暴地涌向白骨精。

    白骨精召唤出八扇纯白神门,将自己团团包围。怎奈这符文力量诡异的惊人,竟是完全无视了他的防御,灌输进他的身躯之中。

    符文入体,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好似在瞬间被点燃了,身上的热量在不断攀升,一种想要发泄,想要呻音的渴望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神。

    “这是什么情况?!”白骨精心中微惊,以浩瀚的仙元强行镇压己身,封印住了这种感觉。

    “怎么样,很舒服吧。
雷武sodu
待会,还会有更舒服的。”欢喜佛畅快笑着,念经的口速越来越快。

    坚不可摧的防御没有丝毫作用,金刚不坏的身躯也挡不住那漫天符文,随着入体的符文越来越多,白骨精的神魂渐渐开始混沌了起来。

    没过多久,他身躯猛地一阵趔趄,闭上了双眼,从星空中不断向下落去……

    见此情况,欢喜佛微微松了一口气,停止了诵经。其实,那无视防御的经文,并非是他本身的神力,而是由数万种淫花提炼出来的淫毒,无影无形,无视神力防御。

    这淫毒是穿不透生灵皮肤的,甚至连衣服都穿不透,但却可以从五窍入体,直达神魂,这才令白骨精中了招。

    收了法身,身披白色袈裟,面容俊俏的欢喜佛来到白骨精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襟,脸上露出了兴奋笑容。

    有了这具最完美的鼎炉,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破境天尊,成为五方佛老一流的存在。并且,这鼎炉里面的阴火生生不息,可供他使用很长时间。

    单手提着白骨精,欢喜佛意念微动,星空顿时化作宫殿。

    一步步来到柔软而洁白的大**边,将她放在了**中间,看着那绝世的容颜,墨色的长发,欢喜佛身躯在微微颤栗着,伸出双手,抓住了白骨精的腰带。

    “噗哧……”就在他抽出了紫色腰带,兴奋地站起,想要褪去白骨精的衣裳时,一抹锋利无比的血光骤然出现,划过了欢喜佛高高耸起的胯间。

    “啊……”某个肢体被这血光生生切了下来,血流如注。欢喜佛乐极生悲,痛的面容都扭曲了,目光惊恐地看着自己胯间。

    “重生。”顾不得其他,欢喜佛快速将鲜血止住,催动体内仙元,想要重塑自己的证道之基。

    “噗!”大**之上,白骨精霍然睁开双眼,挥手间,大道神符如刀,再次划过欢喜佛的胯间。以至于那刚刚重生出来的肢体,再次被切断。且,这一次更惨,直接伤及到了神魂阳气。纵然将来他再重生一万次,阳气被阉割,也休想要再立起来。

    换句话说,欢喜佛彻底被白骨精阉割了……

    “轰!”

    当欢喜佛还沉浸在心如死灰的情绪里,白骨精爆发了,一手化血刀,一手飞龙杖,抡圆了悍然砸向欢喜佛,将其生生砸飞,肉身都爆了。

    “啊!”欢喜佛发出了凄厉悲鸣,法身迅速显化而出,笼罩住脆弱的神魂,强行撕裂空间,就要逃窜。

    “哪里走。”白骨精追星赶月,其势若虎,追着欢喜佛的法身,大开大合,挥舞出刀芒杖痕。

    欢喜佛的法身被打的皲裂,拼尽了全力,疾速飞行。

    他本来握着一手好牌,哪怕和白骨精硬碰硬,也绝对能赢。只可惜,当证道之基被斩断之后,他的一身战力直接去掉了五成,竟是被白骨精追杀的如此狼狈。

    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白骨精,我告诉你三藏目前的位置,你绕我一命如何?”仓皇逃窜之间,欢喜佛高声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