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二十五章:震惊的颜回【第一更】

第二十五章:震惊的颜回【第一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且说西行众人静默走在古林中,双足踏在松软的树叶上面,发出沙沙声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半空缓缓落下雪花,掉入众人衣上,肩上,心上。

    白骨精哈出了一口白气,抬起手臂,将几片雪花接在手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踏着风雪而至的朋友,为何要隐藏在暗处?”

    “因为我想要看看你,看看传闻中的白骨精。”伴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名相貌方正,气势稳重,衣着麻布儒服,腰间别着一柄无锋长剑的中年人缓步而出,双手并拢,行礼说道。

    白骨精法眼如炬,微微挑眉:“儒门,儒家?”

    “渊见过大圣。”中年人颔首,轻声说道。

    “儒门自称为渊的人不在少数,可是如你这般出尘的,却没有几个。”白骨精玩味地笑着,问道:“孔圣首席弟子,颜渊?”

    “渊是字,大圣可以直呼我为颜回。”那儒士微笑道。

    “颜渊,颜回,对于我来说,你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观察我做甚么?莫不是因为那一首正气歌,令你们儒门产生了一些想法?”

    颜回神情渐渐肃穆:“大圣果真不负智者之名。没错,当您的那首诗传到书山学海之后,引发了一场巨大震动,甚至惊动了正在著书的夫子。

    夫子唤来诸多弟子,询问情况,得知了此诗,久久无语,最终评价您说,胸中有正气,出淤泥而不染,善莫大焉!”

    白骨精有些惊讶,对于孔子的这个评价,竟是有些受不住的感觉。

    尽管孔子在三界的影响力不大,但是在儒门中却是独尊的存在。有他这句话在,真真是洗去了白骨精在儒家弟子心目中的所有罪孽,由邪魔变成了了义士。

    几乎可以预料到的是,当将来儒门全面控住了无数王朝之后,白骨精将会被这些操纵笔杆子的家伙们,洗的玲珑剔透,再无半分恶名。

    “回去后,替我谢谢夫子。”半晌,白骨精微微一笑,说道。

    颜回点了点头,忽地说道:“敢问大圣,您对儒学有什么理解?”

    这是在考校还是在试探?白骨精心中一动,眯起双眼,说出了一番令颜回心神巨震的话。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此为后世中儒门的另一位圣人,开辟全新儒道的阳明儒圣心学核心四决,短短的两句话之间,阐述了太多太多的思想,学问越高深的儒士,从中体会到的东西就越多。

    作为孔圣的得意弟子,首席弟子,颜回的学问不亚于亚圣,所以他理解了这两句话,好似整个世界观在瞬间被颠覆了,沉默下来。

    无善无恶心之体:天地万物无善无恶,那么我们对待天地万物的态度也应该是无善无恶。

    有善有恶意之动:深挖向人之本性,根性,探究人生观点。阐述道:良知一旦被遮蔽,念头就有了恶意。

    知善知恶是良知:良知,是人与生俱来的道德与智慧的直觉力,或是直觉的道
重生之神级明星sodu
德力和智慧力。良知学是儒门道理的一点真骨血,譬之如行舟得舵,平澜浅滩无不如意,虽遇巅风逆浪,舵柄在手,可免没溺之患。

    为善去恶是格物:人须在事上磨练做功夫,乃有益。通俗的说,就是存天理、去人欲,就是让自己的喜怒哀乐恰到好处,不可过分,这就是格己之道。

    王阳明穷极一生的圣人学问,浓缩成这短短两句。颜回越是往深处想,越是感觉自己要攀爬的山峰越高,道路没有止境。

    究竟需要一颗怎么样的心,才能想出这些道理?

    究竟要经历了多少事情,才能有这些感悟?

    究竟有多么高深的学问,才能令他产生一种仰望的心理?

    颜回在心底自问,却根本回答不上来。只是感觉,有一股莫名的悸动,如同疯草,在脑海中疯涨。

    不知不觉间,他的态度变了,肃然起敬。看向白骨精的目光变了,略微有些仰视。

    如他这种内敛清高的人,不会向权贵低头,不会向神圣低头,甚至不会向生死低头,唯有……向学问低头。

    不低头,就没法看书,没法作学问。

    “白骨大圣,你是一位圣人,思想和夫子一样高。”颜回诚恳说道。

    白骨精怎会看不出他眼中的仰望,摇头说道:“我的思想不高,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颜回以为他说的巨人指的是孔子,忍不住开心起来:“夫子若是知道您这么说,一定会很高兴。”

    白骨精摸了摸鼻子,无言以对。

    见他不说话,颜回脑海中灵光一闪,真诚说道:“大圣,我能不能邀请你去书山学海间,给儒门的弟子们,讲一讲您的法理?”

    白骨精别过头,不去看他眼中的热切:“相信你也清楚,我现在实在是分身乏术,没办法去讲课。”

    颜回眼中布满了失望,连道可惜。

    看着情绪低落的他,白骨精心中莫名有些不忍,说道:“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就跟着我们走一段西行路吧。”

    颜回微微一怔,继而反应了过来,喜悦道:“不怕死,不怕死,朝闻道,夕死可矣!”

    加入了一个颜回,众人再度启程。路上,天篷等人看着颜回虚心向白骨精请教着学问,眼睛阵阵发直。

    他们一定是看到了假的白骨精,这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人!

    你说白骨精手眼通天,谋划日月,他们信。可是说她精通经义,甚至自成一派,令颜回此等文宗都俯首跟随,他们觉得一定是自己眼瞎了。

    那不是可以随意糊弄的儒门弟子,而是七十二贤者之首,是孔子之下第一人啊。能够令他摆出这幅模样,可见白骨精是真的有大学问。

    一路上,天篷等人迷乱了。

    走在队伍的最后,猴子目光淡然的望着天篷,沙悟净,白龙马三人时不时的窃窃私语,有时候甚至连三藏都会默默点头,嘴角微微勾起,心中莫名生出了一股优越感:土鳖,让你们不肯相信白骨,慢慢吃惊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