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四十七章 从天而降的五万大军

第八百四十七章 从天而降的五万大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孟飞扬认真肃然的点了点头,恭敬说道:“下官明白。”

    “你能明白就好。”张泊笑了笑,又说道:“不过,民事研究司中能工巧匠甚多,陛下也准许我们从中挑人,但户部贾宪多半不会将最优秀的人才给我们,而祥符学院毕竟才开办一年,可挑选一些到我们农事研究司实习,但一时半会估计难以作为依仗。陛下说市井中多有奇人,寻常农民中也未必没有人才,农部侍郎田九米田大人便是老夫当初从民间挖掘,所以你平日间可以从民间多寻访,甚至可效仿民事研究司张榜招人。”

    孟飞扬听得频频点头称是。

    “五万大军,这怎么可能,我在祥符国安排的细作没有传来任何关于祥符**队调动的消息。”庆州城吕馀庆住的驿馆之中,刚被请来的党进听了吕馀庆说宋卫府的探子打探到的消息之后,大惊之后,断然说道。

    吕馀庆神色凝重,说道:“老夫也认为祥符国也多半是虚张声势,只是事关重大,还需确定。而宋卫府那帮废物是指望不上了,刚好老夫和周大人赴宴的时候顺便看看情况。另外,还请党将军能够派出精干探子进一步打探核实。”

    党进点头道:“吕大人放心,此事本就是本帅职责所在。两位大人此去还要保重。我会派出探子尾随两位大人,若有什么事情,便可让护卫发射响箭,我便明白了。”

    吕馀庆和周发贵抱拳称谢。

    祥符国黄湾关边境。

    吕馀庆骑着一匹黑马上,回头眺望。雄伟的大口寨已被远远的抛在身后,跟着自己身后的,只有几个幕僚与百名军士。为防不测,最后他没有让庆州知州周发贵随行,这是因为他始终把不准周发贵是不是赵普的人。所以,他让周发贵在距离黄湾关最近的宋**事据点大口寨接应。

    走在路上,吕馀庆不禁又一次想起身上肩负的使命,既要维护国家的利益,又要不至于引起战端,而面对咄咄逼人的祥符国,自己身后的国家与皇帝,都显得孱弱了一点!至于自己与叶尘之间的私仇,别人不知道,但他自己却很清楚,自从一年多前,那场大变中,叶尘先是杀了赵光义,然后又在满朝文武面前于崇政殿外一个耳光打在皇帝陛下脸上,而皇帝陛下跪在叶尘面前那一刻,他当时突然感觉自己是何等的可笑,何等的不自量力,自己根本连成为叶尘的敌人的资格都没有。他有时候甚至怀疑叶尘从来就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过。

    吕馀庆正这样想着,突然听到一阵号角长鸣,西北方的原野上扬起一阵灰尘,轰鸣的马蹄之声由远及近,吕馀庆心中知道这是迎接他的祥符国的人来了,他举起右手,属下军士立即勒马列队,向前迎进。果然,不多时,远方便出现了百余骑军容严整的祥符**队。吕馀庆虽然没的带过兵,但看对方军容气势,竟然让人见之夺魄。

    吕馀庆虽然不知道这些骑兵来自于祥符国七大军团中的哪一个,但是心里却也明白这是徐铉在向他炫耀军威,隐隐便有威胁之意。他回头见属下军士,不免有畏怯之意,不禁眉头一皱,想着西北边军先后两次惨败于祥符国,气势早已被对方所夺。不过虽然如此,但吕馀庆还是要厉声说道:“诸君随本使出使敌国,不可有畏惧怯敌之意,堕了我们大宋的国威!是好男儿,就要让敌国知道我大宋军队,也没有胆小怕死之人!”

    这些宋兵见吕馀庆不过一个文官,却如此慷慨激越,声色俱厉,胸中略有些热血冲动,但士气并没有提升多少。只是带队的一名指挥使颇有些信心不足的高声回道:“大人放心,我西北边军战士,也没有孬种!绝不敢有堕国威!”

    其余的士兵也不禁同时在马上弯腰行了一个军礼,大声答道:“绝不敢有堕国威!”

    吕馀庆见士气多多少少有所提升,虽然还不能与对方相比,但此时却已经不便多说,高声喝道:“好!等会见到祥符国的人,不论文武,若谁有胆怯畏惧之色,回庆州之后,本使必将让党将军以军法处置!若得不辱使命,回国之后,本使亦将给诸位请功!”说完掉转马头,厉声喝道:“列队前进!”一百多人,昂然朝着祥符国那支迎接的军队迎了过去。

    也不过几瞬的功夫,祥符国的人便已到面前,吕馀庆定晴望去,前来迎接自
校花之贴身仙少笔趣阁
己的,依然是唐兴武,不见徐铉。唐兴武见到吕馀庆,哈哈笑道:“吕大人,欢迎来到黄湾关!”

    吕馀庆淡淡的回道:“有劳贵使远迎。”

    唐兴武打量一下宋使队伍,见周发贵不在,当下故作惊讶的问道:“周大人怎么没来?”

    “吕大人是庆州知州,守土有责,不可轻出辖区。本使才是我大宋皇帝钦命的谈判使者,出国会议,本使一人持节便可。若在庆州境内,则由吕大人会同谈判。”吕馀庆朗声答道。

    唐兴武自不会纠缠这等小事,便说道:“原来如此。吕大人见我祥符**容如何?”

    吕馀庆冷哼一声说道:“军容再强也不过区区十来万人,想我大宋坐拥百万大军,天下间却不会怕任何敌人。”

    唐兴武讥笑一声,说道:“若是一国之军力强大与否取决于军队数量,那宋国早已从辽国手中将燕云十六州收回,甚至将辽人灭了无数次。而前两次大战贵国出动大军是我祥符国两三倍之多,却不也是惨败而归,损兵折将,丢土失寨。”

    吕馀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竟被唐兴武说得哑口无言,但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词穷,便模棱两可的开始反驳,如此这般,二人就这么一路唇枪舌剑,边谈边行,不久,黄湾关便遥遥在望了。

    吕馀庆眺目远望,心里不禁大吃一惊!原来黄湾关前面,竟是是连营数里、旌旗密布的营帐!他与党进、周发贵商议之后,本来还以为祥符国五万大军之说,不过是虚张声势,若看这个情景,单在马邑,便至少有两三万的大军!这叫吕馀庆如何不心惊?

    吕馀庆不动声色,脸上依然素然自若,与唐兴武一路谈笑,心里却暗暗思忖:“祥符国如此劳师动众,怎么可能是为了争那百万两银子的钱财,一百多里荒无人烟的疆域?所得远不足以偿所失,难道他们竟然另有所谋?党进说细作全然不知道祥符国有大军调动迹象,却又为何突然出现数万之众于距庆州不过百十里之地黄湾关边境?”他左思右想,却总是不得要领,种种不合情理之处,难得以想通。自古以来,都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谈判之先,能够多知道对方一些底牌,至关重要。这时候突然见到这种连营数里的大军,吕馀庆不得不三思。

    然而唐兴武却一边暗自注意吕馀庆神色变化,一边不给他细细思考的机会,不断的和他东拉西扯,大营越走越近,没多久,数百号角齐鸣,声彻天地,营门大开,两列仪仗队整齐的跑出来,站在营门两侧,徐铉和另外一名一身盔甲的将军率领帐下之官员,迎至营门。

    吕馀庆看清和徐铉并列走出的将军,不由脸色微变,心中暗忖道:“竟然是他祥符国白虎军团军团长韩虎,他在此地,难道白虎军团真的已经来此。”

    吕馀庆轻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畏惧,收回思绪,翻身下马,整整衣冠,迎上前去。

    徐铉满脸堆笑,抱拳说道:“宋使远来辛苦。这位是我祥符国白虎军团军团长韩将军,想来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吕大人请!”把吕馀庆等人迎入帐内,分宾主坐下。吕馀庆打量祥符国官员,徐铉为首,韩虎为次,其次方是唐兴武等人。

    徐铉见吕馀庆坐定,立时收起笑容,劈头问道:“贵使奉大宋皇帝之命前来,想是已答应敝国的要求了?却不知何时交接银钱,何时划定边界?”

    吕馀庆昂然答道:“我奉大宋皇帝之命而来,乃是为了向贵国解释,那葭州给辽军借道一事乃葭州地方文武官员私自所为,我大宋皇帝陛下已经给本官下了密旨,自会以欺君之罪处置相关人等,也算对是对贵国一个交待,而索赔银钱之事,犹为无理,望贵国自重,谨慎处理,不要妄生事端。”

    徐铉立时把脸一沉,寒声说道:“可笑之极,一个小小葭州文武官员若是没有宋国皇帝和朝廷的暗中指示,怎么可能敢放十万辽军入境,且替辽军遮掩。亦或是你宋国皇帝连一个小小葭州地方官员都已经管不了吗?”

    吕馀庆脸色铁青,但徐铉说的话,他却不便接口,站在身来,从容说道:“徐大人不必动怒,我大宋既然派本使前来,便已经承认祥符国的存在,边界可以划定,但是贵国赔钱、赔物的等无理要求,我宋国是断然不会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