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巫石山

第八百四十四章 巫石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吕馀庆心里百感交集到庆州之后,一直把赵德昭赐予的钦差谕令和圣旨深藏,绝口不提,以免被赵普一党觉察之后,做出一些安排。这几天他先是与刚刚伤愈没多久的西北边军统帅党进密谈,暗中调查揣测党进与庆州知州周发贵是否已经成为赵普的人,一边进行与祥符国使者谈判的各种准备事宜。

    …………

    …………

    宋国虽然一直不正式承认祥符国的存在,但是宋国君臣如今对祥符国多有畏惧,从此次辽祥两国大战,宋国虽然借道,但却不敢出一兵一卒助战便可看出这一点。所以,宋国使节的安全和食宿宋国朝廷却不敢马虎怠慢,严格按照该有的礼仪对待。

    今日是祥符国使臣徐铉和副使唐兴武入宋境,前来庆州,在驿馆设宴,这是吕馀庆和徐铉的第一次交锋,吕馀庆岂能有不去之理。

    不多时,马车便到了驿馆。吕馀庆与庆州知州周发贵下了马车,有迎接的人却没有看见徐铉,吕馀庆不由心中冷哼,心想堂堂大宋副相,徐铉真是好大的架子。

    唐兴武却早已在门口迎接,一脸淡淡笑容,抬手行礼,说道:“在下祥符国副使唐兴武,吕大人、周大人,请。”

    吕馀庆仔细打量眼前青年,方额浓眉,腰带长剑,英俊非常,双眸精光内敛,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人物。他冷笑一声,说道:“你便是楚州唐家的唐兴武,想你唐家与赵相公都有姻亲关系,你竟然判出我大宋,在敌国当官。你以为陛下便不会对你唐家灭族。”

    唐兴武微微一笑,说道:“灭唐家全族正是在下心中一直想要做而做不到的之事。宋帝若是帮在下成此愿望,自是好事。只是就怕有赵相公的存在,宋帝没有这本事。”

    吕馀庆和周发贵顿时勃然大怒,但知道以此事与对方争辩,只会越辩越自曝家丑,更何况事涉皇帝最为忌讳之事,唐兴武可以说,他们却不敢妄言。所以,吕馀庆冷哼一声,便向驿馆内走去。

    周发贵却则很快恢复平静,神色自若,满不在乎的低声吩咐了随从几句,跟随而来的宋军立时在驿馆外列队站好,隐隐对驿馆形成包围之势,两人的几个幕僚随官则跟在身后,一同入内。

    入了大门,祥符国正使徐铉在二门亲迎,抱拳面无表情说道:“吕大人、周大人,远来辛苦。”

    吕馀庆抱拳回礼,淡淡的说道:“徐铉大人说错了,这里是我大宋地境,应当是徐大人和唐大人辛苦。”

    徐铉假装没有听见,不置可否的一笑,抬手说道:“请。”把吕馀庆、周发贵等人迎入厅中。

    吕馀庆等人走进大厅,却见厅中早已布好酒宴。徐铉往主位上一站,高声吩咐:“奏乐,请吕大人、周大人入坐。”有侍者立即走了上来,把二人往客位上引。

    吕馀庆与周发贵飞快的对望一眼,二人皆是一动不动,吕馀庆朗声说道:“徐大人,你又弄错了!”

    徐铉一脸愕然,问道:“本使有何错处,还请赐教。”

    吕馀庆走到徐铉面前,昂然说道:“这里是大宋国境,驿馆亦是大宋欢迎邻国使节的驿馆,于情于礼,应当请徐大人坐客位。”

    徐铉在一旁听到这话,不由悖然大怒:“吕大人如何说出这种不知礼的话来?既是我们祥符国设宴,焉有反坐客位之理?吕大人莫非是有意轻慢?”

    吕馀庆冷笑道:“若是私宴,自然能坐主位,不过徐大人代表贵国皇帝,在下代表大宋皇帝,这是两国之宴,既然在宋境,自是本官坐主位。”

    徐铉却不答应,“吕大人莫要逞苏秦之辩,天下之事,理为同一,我等设宴,自是我坐主位。”

    吕馀庆知道这第一次交锋,事关双方锐气,如何肯退让半步,当下冷笑道:“大宋的国土,大宋的驿馆,若要设宴,自然由我等来设,这宴会所费几何,不必由贵国出。”

    徐铉上前几步,厉声说道:“吕大人这等小节,都一步不让,如此不近情理,可是没有诚意谈判,想要战场刀兵相见吗?”

    徐铉和周发贵顿时脸色微变,但吕馀庆紧接着便又冷笑道:“本使千里迢迢从开封持节而来,如何说没有诚意?想祥符国君臣大多都出自我大宋,岂能不知且不顾礼义,为天下所笑?天下万事万物,都抬不过一个理字,没有道理的要求让步,到底
大骑士王帖吧
是本使缺少诚意,还是贵国缺少诚意呢?”

    吕馀庆舌辩滔滔,徐铉却突然恢复一脸平静,笑道:“本使设宴,这个客位,本使也是断然不坐的,既然吕大人与周大人一定要争这个主位,不过这样吧,本使明日在黄湾关设宴,再请二位大人与会,重开谈判,可好?”

    吕馀庆与周发贵对望一眼,微微点头,不亢不卑的说道:“如此明日必定准时赴约。”

    吕馀庆和周发贵离开之后,徐铉和唐兴武对视一眼,前者说道:“唐大人看出了什么?”

    今日徐铉和唐兴武设宴自然是存着目的而来通过宴中徐铉和周发贵言语举止而摸底,弄清楚宋国君臣对与祥符国开战惧怕到何种程度,好为后面正式谈判打好基础。所以,今天徐铉先是有意没有迎接,怠慢对方,然后唐兴武于门口激怒对方,后又故意以主座客座之争试探。

    唐兴武知道徐铉是祥符国最为核心的那波人之一,甚至比左右二相韩熙载和马文韬,以及大将军杨继业还要深得叶尘的信任,深知与徐铉搞好关系,让其认可自己的能力对自己今后在祥符国的发展至关重要,所以认真思考之后,摇了摇头说道:“吕馀庆此人与陛下有私怨,谈判之中恐怕会被心中私心所影响,下官一时不敢确定宋国君臣底线。”

    “无妨,吕馀庆已经为官多年,在宋国任副相一职也有六年时间,城府还是有一些的,单凭一事就想探出其底,也不可能。”徐铉顿了一下,又说道:“按照陛下的意思,只要将黄湾关南边那片名叫巫石山的山脉从宋人手中弄到手就行了,至于其他地方或者边界的界定倒是小事。”

    唐兴武略一犹豫,最终还是将这几天心中的疑问说出口:“徐大人,那巫石山………下官来之前查了一下,荒山野岭,并未有什么产出,人烟也极为稀少,除了四五个村落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为何陛下一定要那座山脉呢?”

    徐铉看了一眼唐兴武,笑了一下,说道:“告诉你也无妨,陛下说那座山里面有蕴藏极为丰富,且纯度极高的铁矿和煤矿。如今装备部武器生产基地听说在炼钢之法方面有很大的突破,刚好需要大量的铁和煤炭,我祥符国已知的几个铁矿出产已经远不够用。所以,这巫石山我们必须从宋人手中弄到手。来之前,陛下已经吩咐过,若宋人不愿意割让,等过了年让部队休整一段时间之后,便硬抢到手。”

    唐兴武心中恍然大悟,但紧接着心中又生出疑惑叶尘为何会知道巫石山中有铁矿和煤矿?还有听说三岔谷中的金矿也是叶尘发现的。他是怎么发现的?

    越是接近叶尘,越是了解叶尘,唐兴武便越感觉叶尘的深不可测。

    …………

    …………

    十二月二十一日,夏京一带万里无云,阳光灿烂,是难得的好天气。

    五十多个行人走在通往夏京南门的官道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骑着马走在车队的最前面。他身着一袭白色的皮袍,头上戴的是黑色的乌纱幞头,削瘦疲惫的脸庞上,一双细细的眼睛炯炯有神,留着三缕美须的嘴角略带微笑,想起这大半年所吃的苦和所取得的成绩,不由感慨颇深。

    没错,这中年男子正是大半年前因为牵扯到间谍一案,被降职发往河套七县的农部尚书张泊。

    当时河套平原和横山荒原新开垦了两百多万亩良田,要新建立了七个县,建城、设户、分田、管理等事情上极为繁杂,且移民过去的汉民与当地党项人冲突不断。所以叶尘刚好将张泊派过去戴罪立功,总管此事。张泊也是不负叶尘所望,这大半年劳心劳力,拼尽全力硬是将七个新县建成,且步入正规,如今各县自有知县带着官吏治理,所以张泊被叶尘重新召回。

    紧跟着张泊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布衣,一脸坚毅,眸中精光闪动。

    张泊打量着南门外官道两边,只见两边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书店…………商店门楼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各色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和夏京城内城的繁华比起来,亦是毫不逊色。他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惊讶的神色,停住马叹道:“飞扬,老夫不过离开夏京大半年时间,这里的变化竟然堪称翻天覆地,真让人吃惊。”

    今日第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