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善人榜第九名

第八百四十二章 善人榜第九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步兵阵亡三千一十二人,重伤一百七十一,轻伤三百二十七,重伤的多是长枪击刺伤,很难救活,轻伤以箭伤居多,以祥符中医疗手段,基本上都可痊愈,且归队。

    …………

    …………

    魏子奇躺在野战医院牛皮营帐中一张担架上,下面垫了木板和他的被子,左右是一排同样的病床,几个被捅穿肚子的士兵大声惨叫着,其他一些重伤的士兵也不停呻吟,一些救护兵则低声安慰着那些伤员,帐篷里面闹哄哄的,外面远处也有些敲木头的声音,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让他一点休息的心情都没有。

    外面飘来烤马肉的香味,唾液一股股的从口腔里面冒出来,嘴角边有点痒痒的感觉,他赶紧伸出舌头,顺着嘴角舔了舔脸上流下来的一小滴蜂蜜,那种甘甜让他觉得十分美味,右脚、胸口和脸上的伤口都已经止血,伤口上都涂了蜂蜜,脸上的伤口清创后,由消毒棉布包扎好,腻腻的十分难受,好半天有一点点蜂蜜流下来,他就绝不浪费。

    以这个时代医疗水平,伤口消毒一般多用高度烈酒和蜜蜂。伤口稍微清创后涂抹上蜂蜜消毒,新鲜蜂蜜具有消毒的效果,一直到后世第一次大战时期也有军队在使用。所以祥符国各军医院长期收购和采集蜜蜂,夏秋季节的时候,医护兵会集体组织到处找蜂窝,军营中有时看到不打仗就鼻青脸肿的人,不用去看臂章就知道是救护兵。

    但蜂蜜毕竟不是抗生素,最后会不会感染,全靠各自的命硬不硬,魏子奇最痛的小腿,伤口很长,胸口上的箭创入肉不深,脸上则让他有点痛苦,因为救护兵告诉他,这几天只能喝稀饭,不能用牙齿嚼,所以肉也就吃不成了,最多能熬点火腿或者马肉粥。

    让魏子奇痛心的是,他们班张嘎子没有救过来,他刚才跟救护兵打听了,本连伤兵里面没有姓张的伤兵,张嘎子比他年纪大些,是他的街坊,在军队里面饭量大得惊人,对魏子奇也很照顾。现在却一走了之,留下了一个老婆和一双不满十岁的孩子。

    “以后回去了,我帮他们家干农活。”魏子奇在心里说了一句,不过他不知道自己的伤够不够病退。

    …………

    …………

    自从傍晚开始,接连不断的辽军败兵从石砰谷三边山脉的背面狼狈逃下来,然后逐批的被山下守株待兔的特种大队、黄东秋和唐兴武所部及义军轻松杀死或者俘虏。这一个个斩首便代表着军功、银子或者善人榜积分,再加上本来就疲惫不堪的辽兵在翻山之后,更是几乎已经将最后一点体力消耗贻尽,战力不足平时十分之一,在祥符国一方军队或者义军眼中,这跟在山上捡银子,送战功没多大区别。

    当然,三面山脉面积不小,还是多多少少有漏网之鱼,特别是杨继业已经让人传来消息,辽军南院大王萧达格和枢密院使室肪这两条大鱼还未抓住,更是让提前埋伏在山下的三方人马充满了无比的捡漏热情,大体以百人为一小队,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上山寻宝。

    萧达格站在半山腰,一块巨石上,绝望的看着山下的场景,他带领五百亲兵在山的那一边爬的过程中,被追杀的祥符国步兵杀了大半,如今已经剩余不到两百人。拼了命的才翻过山,逃到这里,却发现下山的路根本就不通。而且祥符国分明已经有人上山搜寻。

    “殿下!快走!敌军已经大举搜山,我们要找个地方藏起来,再慢就来不及了。”

    萧达格几乎没有反应,侍卫统领焦急的过来扶着萧达格就要离开此地。

    刚跑了几步,亲兵统领手中的萧达格的胳膊突然一紧,从他手中被抽了出去,他赶紧回头看时,只见萧达格抽出了腰间多年没有亲自动手的腰刀。

    “这么冷的天气,山上又没吃的,藏起来也是死,更何况他们到最后还可以烧山。”萧达格对众亲兵淡淡的道,“与其这样,还不如趁着山下的人散开搜山,钻过他们的空隙,逃下山去。”

    众亲兵向来对萧达格惟命是从,且萧达格所说也的确有理,便脚步放轻,机警的一边看着四周,一边向山下跑去。

    …………

    …………

    钟三河自从十数日前与高武阳、白沧海带领的特种大队杀手连一起灭杀了铁掌狮陀一行辽国高手之后,在义军之中名声大震,经白沧海正式任命之后,他已经成为一支人数五百左右义军的首领。这些天,他
至高使命无弹窗
带着这五百人打游击战,可没少偷袭辽军探子、游骑,且几次夜袭辽营都有他参与,且冲杀在前。目前为止,他已经斩首七百多人他杀死铁掌狮陀带领的三名高手一人抵五十个斩首,将许博文救出,也给他算了两百斩首。

    据最新一次义军军功通报,他在近万义军中大体排在第九名,按照战前朝廷悬赏令,前十名可得官,算起来钟三河已经算是给自己拼了一个官身出来。钟三河之所以排名才第九名,却是因为这次义军中有不少是江湖帮派和世家带领数百人杀辽军,军功都算在家主,或者帮主、掌门身上的缘故,否则若是只算单人的话,钟三河已经是第一名。

    钟三河知道这场抗辽之战已经接近尾声,而他在第九名,随时都有可能被挤出前十名,所以在这最后时刻可谓是拼了命的斩首,为此他直接抛弃了他的五百名属下,单独行动。

    此时,石砰谷南边山的背面半山腰上,满身浴血的钟三河,右手一挥,刀光闪烁之中,最后一名辽兵头颅飞落,一腔热血直喷一尺多高。钟三河懒得欣赏自己的杰作,拿出一个麻袋,熟练的开始从地上捡人头往里面装。方才他遇到七名辽兵,只用了十数息时间便全部杀死,最后那名辽兵跪下投降,但他依然将对方头砍了下来没办法,虽然一名俘虏相当于两个斩首,但是就他一个人带着一名俘虏,后面很不利他继续行动。

    就在这时,正弯着腰的钟三河耳朵一动,眸中寒光闪烁,他听到一大群人呼吸奔跑的声音,他能够判断出来对方是压抑着声音显然来人是辽兵。

    数十息之后,萧达格一行一百多人被钟三河追了上来。

    “杀了他再走,否则他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引来更多的人。”身穿寻常亲兵衣服盔甲的萧达格低声说道。

    十数名辽兵拔刀向眼睛亮如灿星的钟三河冲了上去,其他人隐隐将萧达格围在中间。

    十数息之后,萧达格等人一脸震惊,亲兵统领咬牙一次性又派出了五十多名辽兵出去,围杀萧达格,然后他带剩下五十多人护着萧达格向远处逃去。

    这些亲兵对萧达格极为忠诚,眼看萧达格带着一波人逃走,竟然直至半刻钟后钟三河杀死最后一人,都没有人转身逃走,显然是想为萧达格争取更多的时间。

    本来到这个时候,人数上百的大股辽军已经极为少见,更何况这些辽兵的表现如此明显,钟三河岂能看不出逃走的那波人中有辽军重要人物,说不定至少是个将军,甚至…………钟三河想起上山前义军中朝廷派来的军法官所说活捉或者斩首萧达格可抵千名斩首的军功,便感觉热血沸腾。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六十多名辽兵的两个耳朵都割下装好,身法全力展开,便向萧达格一行人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对于钟三河这样的一流高手,可能斩杀过多,以致于人头不好携带的情况,朝廷军法官也有说明,只要割下双耳,事后再带着他们去找辽军尸体对证就行。

    …………

    …………

    一炷香之后,钟三河追上了萧达格一行。

    数十息之后,钟三河又多了二十多双耳朵,而萧达格又在数十多名亲兵护卫下逃走。

    半炷香之后,钟三河又追上了萧达格,剩下的辽兵在亲兵统领的带领下再次开始对钟三河进行围杀。亲兵统领是一名武道高手,所以钟三河费了一番功夫,并且受了轻伤才将所有人杀死。

    萧达格虽然在年轻的时候也是契丹族一等一的勇士,但毕竟没有修炼过武道,更没有内功和轻功在身,所以逃跑之中很容易留下蛛丝马迹,再加上他疲惫不堪,根本就跑不远没过多久,钟三河追上了他。

    萧达格察觉到身后钟三何已经追了上来,没有再继续跑,而是喘着粗气躺在了地上,他实在是跑不动了。

    没过多久,他的视野中果然出现了钟三河的身影。

    …………

    …………

    同一时间,石砰谷北山的山背面,唐兴武很幸运的找到了辽国枢密院使室肪。

    室肪身体比起萧达格差了很多,这些天疲惫不堪,刚才一场大战,为逃命又翻山越岭,终于病倒了,唐兴武找到室肪的时候,室肪是陷入昏迷,被人背着的,身边有二十多名护卫。

    今晚上实在是太困了,这两更是一边掐着大腿一边写的,就先这两更了,争取明天第三更,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的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