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兵败如山倒

第八百四十一章 兵败如山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严涛和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不用杨继业或者李光顺下令,所有祥符国骑兵都疯狂的策马追杀,轻易的从后面斩杀着那些根本不抵抗的溃兵,一部分骑兵冲入刚才辽军步兵留下的马群中乱砍,数万匹战马四处狂奔,辽军后阵越加一片大乱,战场上尘土四起,到处是惊慌奔跑的人和马匹,地上留下的伤兵大声哀嚎,却没有任何人去理会。

    抓到了马的辽兵零零散散的开始往谷中狂奔,更多人找不到马,惊慌中有往谷中深处跑的,也有往两边山上爬的。甚至有神智不清的向谷口冲去,自然轻易被迎面来的祥符国大军杀死。

    眼前败退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萧达格的预计,满目都是奔跑来去的溃兵乱马,其中也有一些勇敢的辽军骑兵选择和祥符国骑兵不断冲杀,在混乱的场景刺激下,被数百名亲兵死死护住的萧达格感觉身下的马匹也焦躁的不断移动着马蹄,他不得不紧紧抓住缰绳。

    在萧达格百步外就有一支祥符国骑兵狂奔而过,几名空手逃窜的溃兵不及让开,转眼被祥符国大军兵刃刺中,还没倒地就被马匹撞翻,三排马蹄踏过之后地上腾起淡淡的烟尘,几名溃兵摆在那里没有了动静。

    一支四五百人的辽军骑兵在一名将领拼命的聚拢下草草整队,萧达格看得出他们的阵形也十分混乱,每条阵列之间长枪马刀互相混杂,远远没有开始的整齐,基本排齐后想要冲出一条活路,不料一群祥符国骑兵从北面冲过,将这股刚刚好不容易聚拢的辽军骑兵瞬间杀死近半,又打散成溃兵。

    重整步兵和骑兵都已经不可能,兵荒马乱之中,萧达格脸若死灰,咬咬牙,大声命令鼓手鸣金,让士兵自行逃命,然后自己最终还是选择在身边五百多名忠心护主的亲兵保护下,趁乱冲上了北面山上,并且趁机与护卫换了衣服。

    而辽国枢密院使室肪却早已不知所踪。

    …………

    …………

    杨继业抽着马股,在亲兵护卫下,进了石坪谷,越过被炸药炸出来的百丈长沟壑,首先看到的是两万多匹被聚拢的辽军坐骑,这些战马大多都太过疲惫,已经无力奔跑,且被辽军伤了战马的根本,也活不了几天了,杨继业心想其中有一半经过调养,恢复到还能上战场就不错了。

    战马旁边是两万多俘虏,全部身上兵器盔甲已经全部被缴械,跪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大多一脸麻木或者神色惨淡、绝望。

    不远处,四个医疗卫生队临时用十个牛皮帐篷搭建野战医院中正忙的热火朝天,不断有伤员被抬进去,进行救治。

    杨继业身后的两名旗手十分强壮,牢牢抓住旗杆,在他头上,杨继业的一丈六尺大将军军旗高高飘扬。

    杨继业骑马进入了尸横遍野的战场。折御勋从谷中深处在亲兵簇拥下纵马赶回,给杨继业敬过军礼之后,说道:“启禀大将军,得到确切消息,辽国南院大王萧达格和枢密院使室肪已经带着部分亲兵一南一北从两侧山上逃走。”

    杨继业笑了笑,说道:“他们逃不了,白沧海、黄东秋、唐兴武,还有安全部上千探子,再加上广大的义军,都布下了天罗地网,再说天寒地冻,山中更是寒冷无比,我们若是派出大军上山追捕,来回也要数日时间,且恐怕会冻伤无数,既然山那边早有布置,便没有必要一直追下去,传令将辽军追至山顶之后,能杀多少杀多少,剩下的便不要管了,全部撤回。萧达格和室肪若是能够侥幸从我们手中逃走,便将两条大鱼交给他们吧!”

    折御勋有些不甘,还有不到一个月的元旦之日,便是祥符国首次封爵之日,按照陛下作事风格,只会看立国前后战功大小,不会掺杂任何其他因素。而在祥符国高级将领之中,他是半路投降而来,除了今天这场大战之外,并未立下多少显赫功劳。他本想向杨继业请求,亲自带大军上山追捕,再立大功。而眼前这场大胜,他固然有功,但祥符中上下都知道是陛下布下大体战略,杨继业具体实施,黑狼、折兰、玄武三大军团和特种大队、安全部等全力配合实施才有今天这场大胜,参与的人太多,以致于他的战功虽然很大,但却不够显赫。可若他能够活捉萧达格和室肪,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必然能够在元旦之日封爵之时追上其他军团长。
华夏高手异世重生小说5200


    杨继业岂能不知道折御勋心中所想,不过他却懒得理会,继续问道:“谷中深处如何了?”

    折御勋说道:谷中深处还有数千辽兵逃窜,末将留下四个营步兵配合李光顺继续追杀。另外据估计从三面山上翻山逃走的辽军大概有近万人。目前杀敌人数和我军战损人数还正在统计之中。”

    杨继业点了点头,游目四顾,战场上死伤枕籍,散落的兵器铠甲丢满一地,西侧还有许多跑散的无主战马,大多是辽兵被冲散的战马,另外一些则是双方骑战后遗留下的。一部分祥符国战士正在围拢抓捕。战场上最值钱的缴获便是战马,自然不能放过。

    “这次骑兵损失很大,一万骑兵只剩下一半了。”

    …………

    …………

    石砰谷深处,四个营的步兵按祥符国特有的战斗组模式,以班为一组,手持长枪快弩,爬上了山,几十个战斗组拉出长长的阵线,沿着山坡清剿过去。一方面近可能的赚些斩首之功,同时确保一些聪明的辽兵没有翻山,而是藏在山中,等大军撤退之后,侥幸逃走,成为漏网之鱼。

    天寒地冻,又有数千伤员,野外不便久待,杨继业下令加快打扫战场速度。辽兵不管死伤都补上一枪,各部医护兵在战场上忙碌着,寻找着还可能活着的祥符国伤员。

    此时日头偏西,杨继业带着亲兵卫队继续巡视战场,方才步兵长枪交战的地方尸体层层叠叠,杨继业想起当时的激烈,辽军士兵在危急时爆发的战力也是很强的,若非辽兵体力在这些天消磨大半,气力难以坚持,自己一方损失还会增加一倍,而辽兵便也不会败得那么快。

    这是祥符国步兵自训练以快弩远射,长枪近战为主的战阵打法之后,第一次大规模实战,效果比预料中还要好。但杨继业目睹整个过程,也发现几处不足,或者还待完善的地方,比如长枪的长度若是能够在略微加长之后,且又不影响士兵操枪的话,在对战过程中,已方兵器便能够抢在敌人兵器近身之前先刺死对方。

    一些步兵小心的将祥符国士兵尸体抬起,在谷口边摆成排,杨继业粗粗数了一下,光是步兵这边,就已经有两千多具尸体和一千多名伤兵,还不包括骑兵的损失,骑兵的尸体散布很广,一时还没有集中到此处。杨继业大体估计,这一战已方损失不下六千。

    辽兵留在战场的尸体更多,交战时的伤兵此时也大多被杀死,尸体顺着长枪战场往石砰谷中深处一路不绝,除了步兵大战之处外,其他地方尸体相对更分散,杨继业估算辽兵已经战死的将在三万五千左右,除去俘虏两万多人,翻山逃走,以及藏在山上的大体还有一万多人,这些人此时必然已经筋疲力尽,没有食物,杨继业估计即使放任不管,在这天寒地冻野外,饥寒交迫,能够活着逃回武州的恐怕也不会有多少。

    两边山地上偶有喊杀和惨叫声传来,清剿的战斗还在继续,杨继业的命令是过了山顶便撤回。

    夜幕降临之前,清剿基本完成,又有成串的辽兵被从谷中深中和两边山上押出,看起来俘虏又多了两千多人,而回来的士兵腰上纷纷又多挂着一些人头。

    战场的铠甲兵器都被收集起来,在空地上放着,军中自上而下都有配备有军法官,杨继业又亲自在这里,所以斩首人头也不用运回验证,当场杨继业便开始组织人手进行战功登记。

    今晚上已经来不及撤回,大军便直接在石砰谷深处土蕃格纳部留下房屋中休整一晚。谷口自然还会有人把守,四野到处点起了篝火,与夜空的满天繁星交相辉映,也算是防止残余溃兵逃窜。

    傍晚的时候此战最终战果和损失已经出来已确认斩杀辽兵三万五千四百一八十三人,其中包括指挥使以上将官七十七人。生俘辽兵两万四千三百九十三人,其中包括指挥使以上将官六十四人。共缴获辽军制式铠甲四千五十七副,精良山文甲十一副,铁甲一千四百二十副,锁子甲一千二百九十副,棉甲三千四百一十二副,其余刀枪等兵刃未统计,大致上万缴获战马三万两千百三十二匹,全部带有鞍具。

    而祥符国损失骑兵阵亡三千二百七十三人,重伤二百三十六人,大部分可能无法抢救,也无法重新回到营伍,轻伤三百三十八人,大多性命无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