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四十章 生死决战(三)

第八百四十章 生死决战(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快更新大宋王侯最新章节!

    祥符国士兵几乎都是在麻木的状态下作战,完全依靠着平时无数次的训练所养成的身体的本能反应反复刺杀。

    在那个近战兵协助下,魏子奇此时已经占据了突前一步的位置,他的长枪控制了对方两个人的缺口,阻止对方后排补上,乘着对方后排不及上前牵制自己的时候,魏子奇朝右侧又一个刺杀,将右侧一名辽军长枪手杀死,魏子奇立即后退一步回到队列。

    他正面那个辽兵不管不顾的大喝着冲上来,手中长枪对着魏子奇猛刺,一个枪头在眼前急速扩大,魏子奇保持着平枪姿势,双手发青的死死握住矛杆,右手稍稍一斜对准那辽军兵胸膛,枪头快到眼前,魏子奇绝望的闭上眼睛,手上一股力量传来,接着脸上一凉,魏子奇睁开眼时,只见对面那甲兵不及减速,撞上了自己枪头,手中用力一推,那甲兵仰天倒下去。

    对面的矛刃在魏子奇脸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顺着脸颊流淌,他自己却没有丝毫感觉,肾上腺素的急剧分泌让他的力量和忍耐力大增,高度紧张让他无暇去管敌人以外的任何事情。

    第一批伤亡产生后,双方越打越疯狂,再没有小心翼翼的试探,如林的长枪一丛丛的吞吐,快速的收割着人命,中间每一息都有人倒下,甚至经常是两人同时刺中对方,尸体几乎铺满了战线,两支军队仍然没有后退,展现了这个时代最强的战力。

    魏子奇两侧已经换了人,右边已是换上的第二个,他自己满脸血污,对面的又一名长枪手又猛扑上来,魏子奇下意识的正要刺杀,小腿突然一阵剧痛,身子一歪正好躲过正面辽军兵的猛刺,随即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一支长枪很快接替了他的位置,带着呼呼的风声向对面刺杀,一双鞋子在魏子奇的身上连踩几下,魏子奇惊慌的半支起身子,地面上血污满地,堆满尸体和蠕动的伤员,浓烈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中,周围是无数晃动的密集人腿。

    震天的喊杀和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中,魏子奇大口喘了几口气,他终于看到刺中自己小腿的是什么,就是刚才他杀翻的那个辽军兵,他仰躺在地上并没有死去,胸口被矛刃刺出一个洞,正在汩汩的淌出血水,他吃力的仰起上半身,手上抓着一根长枪颤抖着还要去刺另外的祥符国大军。

    魏子奇一把抽出腰间的匕首,忍住小腿传来的剧痛猛地用力扑过去,啪一下将矛杆压在身下,那辽兵身受重伤,手中再握持不住,上半身也被压回了地面,魏子奇小腿越来越痛,脸上伤口流出的血水顺着下颚沥沥滴下,魏子奇将流入口中的吐了一口。

    他马上顺着枪杆爬过去压到那辽兵身上,地面上血水浸透,摸上去满手的粘稠感觉,他很快爬到,那辽兵已经体力耗尽,无力的举起手对着魏子奇的脑袋敲来,魏子奇不由分说,将匕首猛地捅入他脖子,死命的搅动几下,伤口发出叽叽的喷血声,那辽兵大张着嘴,脑袋偏向了一边。

    魏子奇刚刚抽出匕首,上面嘭的倒下另一个辽兵,伤口中的血水喷在魏子奇头上,魏子奇奋力推开,一看是个辽兵,忽然发觉自己刚才已经爬到对方战线下,眼前晃动着无数人腿,上面仍然是晃动的矛杆,他也无路可去。

    他连忙给刚刚倒下的辽兵补了一匕首,然后抓过旁边一把腰刀,正是最开始他身边那个近战兵留下的,左手支撑着准备从下砍杀,眼角晃动见发觉左侧七八步外有个影子正在接近。

    魏子奇立即转头,一个肩膀宽阔的辽兵手中拿着一把云梯刀,他脸上沾满血污,眼中凶光四射,蹲着身子正快速冲来,头上的枪杆来来往往,他却没有丝毫畏惧的设色。

    魏子奇连忙要起来调整姿势迎战,还不等魏子奇调整好,那人却已经猛地扑过来,手中云梯刀猛刺向魏子奇颈部,魏子奇急切下用左手铁臂手一格,云梯刀在一阵难听的摩擦声中被挡开,那辽兵身体依然势头不减的扑过来,两人在地面上翻滚几圈,扭打在一起,激烈的搏斗带得地面上的血水四溅。

    两人拼命想把对方压住,魏子奇丢下腰刀,死死抓住对方的右手,辽兵也抓住了魏子奇握持匕首的右手,他的力量十分强悍,与魏子奇在伯仲之间,此时右手背抓住,他状如疯虎,用脚拼命的蹬着,魏子奇的小腿伤
血色大宋帖吧
口被他连连踢中,痛的脸色发白,几处伤口的失血让他觉得十分疲惫,紧张的状态对体力消耗十分严重,然而辽兵身体虽然比魏子奇强壮一些,但显然这些天祥符国疲兵战术发挥了作用,一阵猛力之后,这名辽兵感觉自己身体内的力量在急速流失,本来占据上风,且已经翻身将魏子奇掀翻压住,却却没有力量坚持,被魏子奇猛地抬起上半身,用额头猛地撞在辽兵面门上,辽兵鼻骨都几乎被撞断,强烈的疼痛刺激到眼睛,他眼前一片迷糊,还想用力压住魏子奇,然而这些天饥寒交迫,睡眠休息时间严重不足,让他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魏子奇用手中匕首猛的一挥,辽兵脖子一歪,惨叫一声,颈子后面喷出老高的血水。周围的惨叫中夹杂着无数惊慌的呐喊。如这名辽兵这般后力不足的情况,几乎在所有辽兵身上都在发生。

    魏子奇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激动的偏过头张望,眼前祥符国的长枪阵正在前进,辽军的步兵在往后逃散,西边一队祥符国骑兵斜向冲来,开始追杀那些逃兵。拿着铁枪快弩的祥符国步兵从两翼和缝隙中冲出,奔跑着追击而去,遇到小股抵抗的辽兵,便立定排以快弩射击,然后开始近身刺杀,击溃了一股股顽抗的辽兵。

    步兵方阵决战的胜负结果很快便波及影响到正在混战骑兵,步兵方阵所过之处,碰上辽国骑兵同样轻易刺死,很快辽国还在马上的一万多骑兵也加入到了溃败的行列之中,向谷中深处跑去。也有慌不择路从两边山坡上爬上去,妄图翻山逃走,他们却不知道两侧和谷中深处山的后面有特种大队、黄东秋和唐兴武所部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以逸待劳,等着辽国逃兵落网。

    “方阵保持阵线,快步行进,把辽兵往谷中赶,一个也别放跑了。”大将军杨继业熟悉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听着那熟悉的声调,魏子奇张开嘴发出两个简短的哈声,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萧达格脸色苍白的看着崩溃的大军,他们惊慌的拼命奔逃,甚至将他身边还在坚守岗位的亲兵冲散,完全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一些大将带着一部分亲兵还想杀人督战,结果连督战的人也都被瞬间淹没,不得不跟着往后逃走。

    下马步战近五万步兵,接战前便已经损失了三千多人,靠近后的损失更加大,特别是祥符国大军两翼山坡上的快弩兵十分密集,两个连近六百人四连发快弩自始至终都持续射击,辽军两翼无法承受那种损失,不得不以弓箭远距离对抗,使得两翼不但不能形成突破,还承受了极大的损失。

    中间辽军的长枪兵交锋同样没有取得优势,反而被对方以阵战快速击溃,萧达格只看阵形就知道,中间阵线前面的持矛精锐战士损失了大半之后,后面的辽兵对依然密集的祥符国大军已经渐渐丧失了斗志。

    萧达格张口结舌,他虽然知道这是一场以命换命的打法,甚至想过因为已方战士体力和状态实在不佳,自己麾下死两人换对方一人损失的最坏打算。但他从未想过会在人数是对方两三倍的情况下惨败,而且败得如此迅速,连后面的大半人都来不及投入。

    旁边的亲兵统领声音发抖说道:“王爷,往山谷深处跑迟早是死,卑职带人护着王爷从北边翻山逃跑吧,卑职看见不少兄弟都已经翻山逃走,到时王爷便聚拢一部分大军,我们逃回武州。”

    “跑?”萧达格绝望的道,“谷口被堵,这三边的山都不是很高,你以为对方会在山后没有准备。就算翻山逃走,等精疲力尽之时,随便一个义军便会将我等俘虏或者杀死,我们又能跑掉几个。”

    那亲兵统领不知道说什么,索性跪下道:“卑职誓死跟着王爷。”

    所谓兵败如山倒,便是眼前这般场景,不管是萧达格,还是室肪,亦或一些将领都难以阻止或者重新聚拢人员反攻,除非祥符国大军不再追杀,可是那怎么可能。

    完全丧失斗志的辽军惊慌失措,在战场上疯狂嚎叫奔跑,兵器铠甲头盔丢得满地都是,他们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就是去后阵抢到一匹马,抢在别人之前逃命。但他们却忘了,即使抢到马,也出了谷。反而没有马可以徒手翻山逃离这山谷。

    深夜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