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三十八章 生死决战(一)

第八百三十八章 生死决战(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快更新大宋王侯最新章节!

    非常感谢不若舟、严涛、擦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祥符**阵铁甲闪耀,所有步兵都配发了铁甲和低眉头盔,而反观辽军拥有铁甲不足十分之一。

    长枪兵第一排,来自黑狼军团的魏子奇瞟了一眼不断强调注意事项的营长,把目光移到正面,对面一道黑色的人墙向他们涌来,头上顶着密集的枪杆,有如兵刃组成的长墙,他们的前面照例有些辽军的弓手散兵。

    魏子奇用眼角看了一眼两侧,同样是连绵的战友,心中顿时安心。这就是连长告诉他们的,觉得敌人多而害怕的时候,看看自己这边,其实人也不少。

    听完营长的嚎叫,魏子奇把右手稍稍抬高,挨到了鞓带上的匕首插鞘,心中涌起一点安全感,这匕首虽却是他最后的防身工具,听说造价能当他一月的军饷。

    轻快的铜笛吹起,魏子奇心中一阵放松,他第一次觉得这个笛子很好听。据说是伟大皇帝陛下亲自定的调子,叫做步兵进行曲。

    双方很快接近,快到三百步的时候,折御勋旗下又一身军号响起,祥符国所有步兵方阵齐呼一声“杀”,顿脚止步,各营长一声令下,魏子奇将长枪触地靠在肩上。

    他们只走了短短百步,更多是做出迎面对决的姿态,提升士兵士气,对面的辽军士兵则走得很快,因为他们没有多少时间磨蹭。

    步兵每个营各有两具巨型枪弩来到了各营的军阵两侧,弩枪已经装填完毕。

    随着双方步阵的接近,辽军还有部分骑兵也随之前进掩护侧翼,但仍有两股马兵留在后面两翼掩护,一旦正在另一边混战的祥符国骑兵有跑过来发动冲击的,后面留下的骑兵可以从两侧纠缠他们。可能被他们从侧翼拖住而陷入混战,所以本来有小股祥符国骑兵想过来冲击,见此也就放弃,继续混战。

    双方还在混战的骑兵显然短时间内难以有结果,但只要辽军步兵得胜,他们就可以在步兵配合下将祥符国骑兵驱散,从而得以突围逃生,并且还能给祥符国骑兵一次重创。

    谷口山坡上抛石机一直抛射火药包,给辽军造成不小伤亡的同时,也逼着他们加快速度冲向祥符国步兵方阵,他们都知道一旦双方交战,火药包便不会发射。

    双方距离刚过三百步,一连串急促刺耳的破空声响起,前排十六架巨型枪弩同时发射。

    十六根六尺长的弩枪带着淡淡的白色尾迹,发出惊人的尖啸声射向辽兵阵线,魏子奇能看到每一根弩枪都一下子射穿了四五名辽兵,使得辽兵阵线出线十六个小小缺口,不过很快就有后面的辽兵填满,阵线依旧坚定的前进。

    每个营有两个巨型弩枪班,每个班一个巨型弩枪,一轮之后,不用营连长下令,前面八个营队各十六弩枪班的班长大声下令,几名操作手配合娴熟,一边调整射角一边持续射击,保持着大约每分钟一根的速度,这个距离,辽兵又是密密麻麻一线,每根必中,但火药包的威力都不能动摇他们的决心,战线每次出现破损,就有后面的人上来补齐。更何况是巨型弩枪。

    “真来拼命的。”魏子奇看到敌人的坚定表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心跳开始加速,一个月前辽军打来之前,府州有个人家给他说媒,家里面把聘礼都准备好了。

    火药包爆炸带来的淡淡的硝烟味被冬风弥漫在阵线上,魏子奇心中很希望辽军走慢一些,让火药包和巨型弩枪多发射几轮,最好能够把对面辽狗都全部杀光。

    巨型弩枪的射速在逐渐加快,显然弩枪班的人也明白辽兵会急速接近,给他们发射的时间不多了。距离越近,每根弩枪射死的人便越多,此时距离两百米,每根弩枪已经能够射死六人。两百多步外的惨叫声依稀可闻,打出的缺口很快又被填平,地上的尸体很快被人墙遮挡。

    辽兵一往无前的气势让前排看见祥符国的士兵有些紧张,杨继业的声音适时响起:“全体士兵们,辽贼来我们国家抢劫,他杀了生我们养我们的百姓,抢了我们祥符国的财富,毁了我们无数百姓的家园。今天我不把他们杀死,杀怕。以后辽军每年都会来。记住,你们是天下最强的步兵,我们祥符国的步兵,天下没人是你们对手,没人比你们更坚定”

    在大将军的喊叫声中,魏子奇放弃了心中的幻想,握紧手中的长枪,闭着眼睛喃
一念永恒笔趣阁
喃道:“玉皇大帝、城隍爷爷,皇帝陛下保佑”

    比起已经彻底陷入混战的骑兵,步兵战线展得很开,接触面很大,而且没有任何取巧,胜负会在很短时间决定。

    辽军步兵进入一百五十步,他们已经遭遇了四轮弩枪的打击,加上前面的火药包的杀伤,双方还未短兵相接,辽兵已经损失五六百人。

    终于到了弓箭攻击射程之内,辽军派出的那部分散兵越过方队开始抛射轻箭,魏子奇低下头,用低眉头盔檐遮住面门,远远投来的轻箭落在队列中,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只有巨型弩枪班那边传来一些被命中的惨叫声,对于铁甲来说,百步外的轻箭和挠痒痒差不多。

    少量的祥符国骑兵从混战中脱离出来,在两翼与辽兵护翼骑兵用重箭对射,辽军后面的大阵却没有耽搁,继续快步前进,面对火药包和巨型弩枪的杀伤,他们绝对不愿意将时间消磨在被动的路上。

    又一轮火药包轰炸之后,辽军散兵很快进入七十步,后面的大阵中辽军各级军官的嚎叫声连连响起。

    折御勋回到了自己步兵总指挥的位置在前面八个营和后面八个营方阵结合部的靠后位置。一排亲兵左臂套在盾牌后面的两个环套中,护在他的面前,防止辽军中的神雕手进行斩首行动。

    这个时候,第一排和第二排每次四百五十具快弩已经开始轮流射击,但也只来得及各自射了一轮。

    后面折御勋身边传令兵吹了一声喇叭,折御勋转头对鼓号手道:“正常步速,吹前进号。”

    “再以旗语传令,第二梯队两翼营队各出一个连,沿着山坡从两边上前,以快弩持续远程攻击。若有战损,后面营队随时进行补充,要一直保证两翼靠前有两个连队的快弩一直射击。”

    一声前进号响,魏子奇将快弩快速挂在腰间,双手持长枪提起,竖立在右侧,步鼓一通急响后,魏子奇踩着鼓点开始前进,对面辽兵踏步的轰轰声清晰可闻。

    辽兵害怕火药包、巨型枪弩和快弩,但在百步之内后,祥符国步兵也担心辽兵的步弓近射,这个距离内双方都希望尽快进入关键的近身搏杀。

    魏子奇刚才看着辽军散兵在刚才的齐射中倒下了大半,散兵线更加零落,自己这边的大阵中也有人摔倒,被后面的人直接踩过。

    那些辽军散兵看着有些惊慌,不过他们已经接近到了五十步,开始改用重箭。部分凶悍的继续向前挺进,手中拿着破甲锥和弓,冲到二十步外。

    祥符国这边八个营队方阵两翼紧挨着的山坡上,有两个第二梯队的连队奉命上前,手持快弩继续进行一阵猛烈的射击,他们各自分成四排,轮转射击,前排射击后往后退回,第二排又上前射击,依次轮流。在祥符国的严格训练下,他们能够一边随同中间长枪大阵前进,一边装填弩箭,提供持续的远程支援。

    每个连有二百七十名快弩手,一般分为四排各七十多人,快弩手排列非常紧密。

    长长的方阵线滚滚向前,不管距离有多近,两翼始终有快弩的齐射。

    面前的辽军散兵也越来越多,他们拉弓和快弩兵对射,沉重的破甲锥带着破风声击穿快弩兵的锁子甲,长枪兵的惨叫声时时出现,辽军散兵也在连续的齐射中喷着血箭倒下,更多的远程攻击集中在辽军主阵上,不过因为两翼两个连队快弩的持续射击,两翼辽军反而遭受了最严重的打击,不断有手执长枪的辽军士兵翻滚倒地,辽军散兵的破甲锥也开始袭击祥符国大军长枪手,许多长枪手扑倒在地,双方行进的阵列后都留下满地死伤,战场上充斥着被击中者的惨叫。

    魏子奇脑中几乎麻木,他面前二十步外,有一个边退边射的辽军散兵,那辽军散兵躲过了多次齐射都没死,一直不停对着魏子奇这队的方向放箭。

    魏子奇只能踩着步点前进,也不能离队过去追击,只挨打不还手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感觉,正在这时那辽兵又发出一箭,魏子奇胸口当一声响,强劲的力量让他身形一顿,胸口位置一阵疼痛,后面的队友推着魏子奇继续往前走,魏子奇连连喘气,终于缓过来的时候才低头看胸口,一支桦木杆的重箭插在胸口铁甲甲叶上,正随着自己的走动上下摇晃,粗大的箭头还有大半截留下外面。

    今晚上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