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步骑对战

第八百三十六章 步骑对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李光顺只来得及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眼角一扫,他身边空了一个位置,那名号手已经不知道被撞去了什么地方,眼前又晃过几名辽骑兵,其中一个辽兵的狼牙棒呼一声从他眼前划过,李光顺只是靠着本能闪躲了一下,狼牙棒却离得尚远,那名辽兵也没有第二次攻击的机会,李光顺急忙抽出备用腰刀,等到备妥之时,马匹已经带着他跑到过二十多步,眼前再无敌人。

    祥符国大军骑兵的密集阵形占据了优势,前排八百多名辽军在第一轮交锋中被击落六百余人,剩下的辽兵则穿过祥符国大军前排阵线,还不等他们喘一口气,祥符国一方第二排骑兵墙挺着密集的骑兵扑面而来,锋利的枪尖在马匹的加速下如同死神之枪。这批辽兵大多兵刃折断,或是不及收回,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而对面密集和平直的阵列让他们也没有往侧面避开的空间。

    又一轮人仰马翻的对决,辽军骑兵再次损失惨重,待第二列祥符国大军骑兵穿过后,辽军的阵形一片大乱,碰撞发生的地方堆满死伤的人马肢体,两轮间隔也不过是眨眼之间,辽军后续的骑兵仍然没有机会和时间去调整自己的方向,正在纷纷减速,第三轮的祥符国马刀骑兵又猛冲上来。

    他们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整齐阵形,手执着厚背马刀呼啸而来,借着对冲马力,不需用力挥舞,只要在错身而过时握紧刀柄轻轻一挥,就能带起飞舞的肢体和一蓬蓬血雨。即便前面是成堆的辽兵,他们也只能一头撞上去,数百名辽军骑兵被强大的惯性掀得高高飞起,又砸入后面的辽兵之中。

    辽兵阵形相对厚实,对这些集中的地方,祥符国骑兵在密集队形中无法回避,只能硬生生冲上去,即便击杀了前排的敌军,自身也要遭受对方后排攻击,或者便是与同样不能躲开的对方骑兵撞到一起。后排辽兵挥舞兵器要攻击身边冲过的祥符国骑兵,但祥符国骑兵并不减速,径自往前继续奔驰,转眼便错身而过。阵型厚实处的辽兵则被冲撞弄得阵型大乱,地上翻滚的人马阻挡了他们的路线,他们不得不降低马速,这使得他们在交战中几乎没有发挥作用。

    三轮攻击如同疾风暴雨,狂暴的将辽军阵线打得千疮百孔,留下一地尸骸和伤员,剩余的祥符国骑兵队列丝毫不停,如同突然涌起的狂潮转瞬又远去,他们继续往前方前进,百步后慢慢减速再次开始列阵。

    这三轮过后,辽军损失一千五百多人,阵线支离破碎,所有人都处于慌乱之中,完全失去了指挥,但打击还没有结束,迎接他们的是一片四连发快弩的急射。

    第四轮骑兵立即又跟上来,他们吹着竹哨,以骑兵营为战斗单元的呼啸而过,专门攻击被割据成两百人以下的小股辽国骑兵,他们每人都有快弩,同样也不与辽兵缠斗,奔跑中发射完就快速撤离,这么短的距离和密集程度覆盖下发射快弩,战绩非常好,辽军骑兵落马惨叫不断。

    开始退往两侧的祥符国游骑受到鼓舞,又凑上来骚扰,他们分成小群时聚时散,以快弩和骑弓攻击辽军骑兵,战场上箭矢破空声连连响起,更显混乱。

    方才对撞的地方尸骸遍地,双方受伤的士兵和马匹都在拼命挣扎嘶叫,碰撞集中的地方双方堆叠在一起,一些摔落的双方骑兵回过神来,抽出匕首或捡拾起附近跌落的武器互相恶斗起来,连一些负伤的人也互相扭打。

    …………

    …………

    领队的辽军骑兵大将被刺伤左臂,面对这样一支从未见过的骑兵和骑兵战法,这位辽国骑兵大将莫名的感到胆寒,特别是这种打法中蕴含的这种几乎是以命换命的骑兵打法,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他却不知道这是长期训练骑兵队列和纪律要求下的令行禁止,然后在大势所趋之下,即使有骑兵怕死,也只能往前冲,否则稍有迟疑,没有被敌人杀死,反而被自己一方后面的骑兵撞死。

    后方辽军主阵之前,萧达格和室肪面如土色,他们最为依仗和自信的骑兵野战竟然在同等数量正面冲锋中惨败于敌手,这其中或有自己一方战士和战马身体疲惫,状态不佳之缘故,但即使他们全盛时期,也未必就是对方对手。

    最主要的是,这些天叶尘一手计划,安全部、特种大
科学家的空间塔无弹窗
队和义军共同执行的骚扰疲兵战术和士气意志的消磨所带来的心理攻势的效果终于体现出来。首先是一那万多失去战马的辽军瞬间绝望,他们知道即使有一部分人能够回到武州,但也绝对不会是他们,生死绝望之下,便将纪律和上官的命令抛之脑后,心中开始琢磨等会看时机不对抢一匹马再说。而其他不少有马的辽军一看自己身边瘦骨嶙峋的战马和身体中极为清晰的疲惫,心中的战意几乎瞬间便消散大半。萧达格和室肪很快便发现大军士气和战意的急速消退,知道不能在这般下去,否则就一点胜机都没有了。

    “殿下,敌军两侧抛石机火药包始终没有动用,等祥符国火药包大量动用的时候,那爆炸声下,恐怕士气和战意更是下降的厉害…………不如………混战,方能将我军人数优势充分发挥,也让敌军抛石机投鼠忌器,不敢发射火药包。”室肪低声快速说道。

    室肪所说,萧达格岂能看不出来,只是一旦混战,他身为主帅的安危也难以保证,打到最后即使辽军获胜,他自己也可能战死。但看眼前局势若不立刻混战,恐怕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略一犹豫之后,萧达格眸中闪过一抹决断,下令道:“全军出击。”

    辽军主力大军一动,祥符国大军后方指挥台上杨继业顿时发现,眸中闪过一道精光,说道:“他们想要混战。”

    “传令抛石机连,自主判断开始攻击。”

    “传令折御勋,步兵方阵留两千人守住谷口,其他人快速挺进,以步兵战阵进入混战模式。”

    “传令各军,从现在开始未接到新的命令之前,各级将官自主指挥。”

    一连三道命令,很快便通过旗语、鼓声传递全军,命令一出,祥符国这边全军顿时也动了起来。

    首先发难的是,早已蓄势待发的四个抛石机连,轰隆隆爆炸声中,辽军主力阵营中开始爆炸。顿时给本就心神疲惫的辽军造成很大混乱。室肪和萧达格见此,心中暗自侥幸,还好刚才果断下令进入混战,抛石机连阵地发射不了几波,便会炸到友军,不敢发射。否则若是跟着杨继业的节奏走,越到后面,还没有打,辽军士气战意便越来越差,还打个毛线。

    萧达格大声咆哮着给部众下令,从两侧山坡底部绕行,向祥符国大军杀去,尽快摆脱火药包的混战,然而,接连不断的火药包轰炸轰鸣淹没了他的号角和咆哮声,辽军骑兵因为太过密集渐现混乱。

    身边的室肪对他道:“殿下你看。”说完往东面一指。

    萧达格真转头看去,李光顺带领的祥符国骑兵在冲锋之后,在一侧重新列阵完毕,看人数至少还有五六千人聚集在一起。就在这时,一声军号响起,李光顺率领骑兵大阵开始慢跑,而祥符国大军的游骑则纷纷向后面步兵阵退去。

    萧达格真一个哆嗦,他顾不得多想,看李光顺带领骑兵冲刺方向,恐怕会将自己一方大军拦腰冲断,还未正式开始的混战多半会夭折。而现在这个时候,他能够立刻调动并且拦截住李光顺的,也唯有自己身边的八千亲卫骑兵了。

    电光火石间,萧达格已经有了决断,一声令下,让亲卫统领带领五千亲卫骑兵向李光顺迎了上去。

    数百步距离很快消失,人喊马嘶之中,又是一轮骑兵对撞,萧达格亲卫骑兵自然是精锐中的精锐,甚至不用带领大将吩咐,这些百战老兵都吸取了上一次经验,前后间隔更大,避免被冲撞产生的混乱堵成一团,损失倒没有之前的大,并且成功的将李光顺骑兵拦截,而这个时候祥符国骑兵受谷中地形限制,又被辽兵缠住,一时间难以重新聚集,李光顺当机立断下令,以骑兵营、连为单个,各自自主指挥攻击。

    …………

    …………

    冬日阳光下,祥符国两千步兵原地留守,牢牢守住谷口,其余一万八千步兵则是密密麻麻地人头如同鳞片一样地哗哗颤动,以步兵营连为作战单元,向从两边冲过来的辽国骑兵迎了上去。

    “传令折御勋,步兵方阵横面覆盖整个山谷,一旅在左面,二旅在中间,三旅在右面,四旅跟在后面充当预备队,以纵队攻击杀入敌阵。向谷中推过去。”杨继业站在后方指挥台上掌控着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