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三十四章 石砰谷

第八百三十四章 石砰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萧达格和室肪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任人骚扰偷袭。两路辽军都派出大量探子搜索周边三十里,可是这些探子面对安全部探子和特种大队侦察小队却是胜少败多,死伤惨重。

    如此这般白天有石地雷的拖延、袭扰。晚上即使辽军防守再严密,派出哨兵再多,特种大队中总是有人能够潜入辽营放火且以火药包炸营,先不说杀敌多少,每晚上都让辽军睡不好觉。几天下来,辽军两路大军,从萧达格和室肪到下面每一名士兵,都已经是惊弓之鸟,一个个疲惫不堪,第二天走不快不说,军心动摇的厉害,因为逃命鼓起来的士气也在迅速的下落。

    而比起这些,对辽军来说,最要命的是他们的粮草不够人马吃了————人和马都饿着肚子还打什么仗,还哪有什么力气赶路。室肪和萧达格自然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府州境内坚壁清野甚至比银州还要彻底,再加上现在正值冬天,找几百人、几千人的吃的还能找到,可是足足七万大军每天人吃马爵,若不攻克一座城池进行补充,绝对是不可能在野外找到吃的。

    萧达格大营中,正在为下一步行动进行讨论。

    “府州十二军堡,个个固若金汤,我们现在手中几乎没有任何攻城器械,去攻打任何一个都是找死。”

    “可是不去攻打怎么办,难道要让七万大军活活饿死吗?”

    “我们兵力远在祥符国在府州能够调动的大军之上,所以他们不敢正面与我们决战,从此地到武州若是马力全开,最多两天时间便可回到武州,这两天再杀一些马,足以支撑到我们回到武州。”

    “先不说你这样一来势必将那些一万多已经没有马的人放弃留下送死,就算马力全开,你真以为叶尘真会放任我们离开,我敢保证,等我们最为人困马乏的时候,祥符国大军便会出现,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有多少力气打仗,那和去攻打军堡送死又有什么两样。”

    众将争执不下,这时一名信使进来,来到一直阴沉着脸没有说话的萧达格身旁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萧达格精神一振,喝道:“好了,不要吵了。”

    众将顿时住口,看向萧达格,后者深吸一口气,说道:“刚才室相公派人告诉本王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他们那边的探子抓到一名土蕃人,从其口中拷问得到一个消息,在距离此处七十里外石坪谷之中有一个三千账左右的土蕃人部落,室相公又拷问了其他抓捕的百姓,证实了这个土蕃部落的存在。”

    众将闻言,顿时双眼发亮,无不大喜。

    …………

    …………

    银州,叶尘临时行宫之中。

    胡三光看过海东青送来的情报之后,微微一笑,一脸喜色的来见叶尘。

    “启禀陛下,刚刚得到消息,萧达格果然为筹集粮草,杀向石坪谷的土蕃族格纳部落。”

    “很好,这格纳部落一直不是很听话,桀骜不驯,是最为抗拒改土归流的几个异族部落之一,此次牺牲他们设下这请君入瓮之计,也算是一箭双雕。”

    “这都是陛下神机妙算之功。”

    “胡三光,不要拍朕马屁了,这请君入瓮之计可是大将军提出来的。”

    “计谋虽然是大将军所提,但若无陛下英明采纳,也是没用。”

    “好了,不说废话了,传令杨继业,最后这石坪谷决战由他全权负责,目标就一个,让辽军不能逃走一个。”

    “谨遵陛下旨意。”

    …………

    …………

    萧达格和室肪率领大军杀向石砰谷格纳部时,分别在三川堡、日河堡、刘家堡的杨继业、李光顺和折御勋几乎同时收到了安全部探子的回报。然后带领体整数日的各自麾下人马向石砰谷而去。

    石砰谷,只有一千多名战士的格纳部落面对七万饿得双眼发红的辽军无异于螳臂挡车,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便彻底结束,辽军上下这些天心中无不憋着一口无处发泄的恶气,这股恶气如今发泄到了格纳部上,近万人不论男女老幼,都遭受了灭顶之灾,可谓是鸡犬不留。本来萧达格还想留一些用来后面排除石地雷的,但是考虑到粮食问题,便索性任由下面人全部杀了。

    萧达格和室肪带大军洗劫了石砰谷中格纳部落,收获颇丰,掠夺了每骑不下两日的口粮。因为粮食有限,萧达格和室肪不敢耽搁,略微休息一个时辰之后,便准备重新赶路。


瞳宰天下无弹窗
   没出数里,前方就有探马来报,说对面发现祥符国大军堵截部队,他们头上飘扬地旗帜上面写着大大的杨字,人数大概有三万左右。

    萧达格和室肪顿时惊疑不定起来,三万人马已经是他们计算中府州除去驻守城池和军堡的最少军队之后,祥符国能够调动来了最大兵力。自进入府州以来,面对总能在他们前行之路上埋下的石地雷,和晚上无休止的骚扰和夜袭,萧达格和室肪不止一次的想着趁着大军士气和精气神还有一些,兵力、战马非战斗减员还不多的时候与祥符国在府州主力决一死战。但一直未能遂愿。却不料在这个时候对方到是来了,并且堵住了谷口。这就让二人隐隐感到有些不妙起来。二人再一看这谷中地形,顿时脸色一变。

    这山谷两面均是山,虽然不高,但坡度步兵还能够爬行,却足以让骑兵难以通过。而谷中深处格纳部落所在同样背靠大山。唯一的出口便是谷口。

    萧达格深吸一口气,肃然说道:“还好谷口宽足有两百丈,儿郎们虽然还是很疲惫,但刚刚人马均已吃饱,精气神恢复了一些,我们人数依然占优,两百丈的谷口足以将我们人数优势体现出来。”

    “就怕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室肪摇了摇头,神色中依然满是担忧。

    室肪话音刚落,一连串如雷鸣一般的爆炸声陡然自谷口左半断响起。那地下不知道埋了多少炸药,足足响彻了十数息时间,竟然给人一种隐隐有天地色变的感觉。双方战马即使隔了数百丈之远,且耳朵中都塞有东西堵住,依然引起了不小骚动,不过很快就被骑兵安抚下来。

    爆炸之后,那两百丈的谷口有一半变成了深足有一丈,宽两三丈的沟壑,只剩下另一半大约百丈的宽度可供骑兵通过。

    萧达格和室肪顿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如今之计唯有狭路相逢,勇者胜了。”室肪苦笑一声说道。

    萧达格却是瞬间战意滔天,扭头大声下令道:“通告全军,如果不想死在这里,那么就必须打垮对面的敌军。打垮了他们我们才能活着回家!”

    …………

    …………

    辽军在山谷里面黑压压地铺满了山野。

    祥符国由黑狼、折兰、玄武三个军团部分兵力组成共三万大军按照兵种和战阵要求一字排开,一万骑兵分成四个方队位于左侧,由黑狼军团军团长李光顺统一指挥,右侧则是十六个步兵营方队列着方方正正的队形,无数的旌旗在他们头顶飘扬,他们今天由折御勋指挥。步兵和骑兵都静静地看着对面两三里之外辽军如乌云般的骑兵。每个人都精神抖擞地站在他们的岗位上,士气如虹。

    在山谷口两侧山坡上,不知什么时候四个抛石机连阵地已经建成,每个连阵地后方有着一个坑道工事,里面放着五百枚各种型号的火药包。

    杨继业、李光顺、折御勋骑马站在万军之前,也静静地看着对面黑压压的辽国骑兵,他们身后人数还不到对方一半,且只有一万骑兵,但杨继业却对此战充满信心,因为他知道辽军此时体力、精气神比全盛时期相差太远,相应的战力就定会减弱。更何况杨继业很清楚由教导队集训而出的祥符国大军的战力定会让敌人大吃一惊。

    “此战将会我是祥符国立国之后的定鼎之战,老夫从来没有感到肩上的负担像今天这样重。”杨继业心中想到,他知道此战若胜,便可让辽军数年之内不会也不敢对祥符国出兵,相反基础薄弱的祥符国若是战败,这三万大军损失惨重,那可就元气大伤,后面宋国和辽国定会对祥符国战火不断。皇帝陛下早就在朝会上说过,祥符国需要宋、辽两国在数年时间内不敢对自家动兵,以创造祥符国高速发展崛起的环境和向西域扩张的时机。

    …………

    …………

    装备中最新研究制造的新式铜号吹出的泛音响彻石砰谷的谷口,祥符国九个骑兵营,合计一万骑兵排成长长的一百列阵型,每排一百人,阵列上竖起的长枪和战刀在阳光下银光闪耀。

    他们具体是以骑兵连为作战单元的,每个骑兵连分成三列,前两排穿鳞甲使用一丈四尺长枪,第三排使用加厚加宽的单手腰刀,每个人都身穿防御中等,重量较轻的锁子甲,同排骑兵互相只间隔三尺,连队之间间隔两步,前后排相距七步。

    今晚上暂时两更,明天起来之后,争取第三更——————求捧场,求月票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