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游战

第八百三十三章 游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哓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自辽军从河口县撤退以来,这三天时间中,一路上,追赶辽军之时,他们只能走小路或者山地沟壑,每日只能休息一个时辰。

    到了府州三川堡地境之后,辽军因为路上埋有石地雷,晚上又被夜袭,折腾的他们恼火之极,所以派出了大量游骑,封锁了所在方圆数里之内。

    这种情况下,即使以薛米见一班人的潜伏手段,也只能隐蔽到远离军营的这一片丘陵之中。

    薛米见揉揉发红的双眼,一阵阵困意不断袭来,他使劲咬了一下嘴唇,疼痛感又让他清醒不少。

    旁边传来爬行的动静,疤痕男的声音传来,“班长,你歇歇。”接着一只刚简单拔了毛,伤口处还冒有热气的死鸟就递到了薛米见面前。

    薛米见没有回头,把单筒远镜递给疤痕男,自己接过死鸟生吃起来,一边擦着嘴边的血污一边道:“刚才看见安全部的两个探子暴露了自己,被一群辽骑给围杀了。我们要小心一点,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疤痕男一边看,一边用突出的上牙磨着嘴唇,说道:“安全部的探子需要近距离确定辽军行军路线,好提前埋下石地雷。再说,安全部胡大人或者安全部的情报司使也不可能将自己望远镜如我们大队长一样交给下面探子使用。”

    此时辽军正在拔营离开,比起刚从河口县撤退时那种逃命之中,谁敢拦我,我便拼命的疯狂架势,此时辽军行营之中颇有种灰头土脸的感觉,那股颓丧之气,在几里外也能看得出来。

    丘陵之中,薛米见扔调吸了几口热血的死鸟,探出他同样灰头土脸的面庞,在枯草的缝隙间观察着辽军,他带着三个手下一直跟随着辽军,十二时辰轮班盯着,主要靠临时布设的捕鸟器抓鸟吃,他们也不敢生火,全都是生吃,真如野人一般。

    疤痕男在一边低声道:“狗日辽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显然是败定了,看这架势最多六天,我祥符国主力便要和他们正面决战,一战定鼎。可咱们一个人头都没砍过,总感觉不过瘾啊!”

    薛米见不耐烦的骂道:“你他娘的整天想着砍人头,我们侦察班的主要职责和战后功劳评定是算斩首功吗!”

    其实薛米见这些天看着其他连兄弟杀的爽快,自己也心痒的很,但一想自己职责任务的重要性,还是压抑住了冲动。

    更何况自昨日开始,辽军戒备森严,出来的侦骑探子都是二十人以上同行,薛米见这会一起四个人装备齐全,对付十五六个人没有问题,但是却没有把握不惊动辽军大营,到时他们一暴露,就无法再潜伏了,耽误了大事可就不好了。有两三次都有辽军从他们潜伏的地方经过,他们都没敢动手。

    疤痕男还是不甘心的道:“辽军这次大败已定,我昨天回去送情报听说陛下有意要将这七万辽贼全部留下,这算起来,这次参与大战的每个人都分三四个人头了,咱们好歹是兵中之王的特种大队,虽然我们是侦察兵,但也不能整天介趴草堆里面吃死鸟,早知道老子还不如去杀手连呢。”

    旁边另外一个同伴咧嘴讥笑道:“得了吧!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当初分连队,选择兵种的时候,你报了杀手连,结果落选了。哈哈哈…………”

    “老子知道没选上,要你个龟孙来跟老子说。”疤痕男脸色涨红,劈头就骂过去,“老子是想杀人了,告诉你个傻子,老子以前干那事的时候,杀了没二十也有十五个了,统共也只拿到二十多两银子,老子就爱去杀…………”

    “都他娘别说了。”薛米见一口打断,“辽狗动了,都小心点,藏好自己跟………不好,我们估计要被发现了,你们两狗日的光顾着说话了,这队辽狗都从侧面绕过来了也没看见,按照他们移动路线必然会发现我们,日你娘,你狗日的不是想杀人吗!准备杀人吧,先悄悄的上马,我们先下手偷袭,然后在辽军大队来之前,找机会迅速撤离。”

    …………

    …………

    十数息之后,特种大队侦察连一班班长薛米见带领三名战士同时骑马跃出山脊,从斜侧面向这队辽军冲去。

    这队辽军显然也是精锐,一惊之后,流露了嗜血光芒主动迎了上来。他们骑术甚高,竟然一提缰绳,瞬间便调转马头,然后奔
来自二次元的种族侵略无弹窗
策如飞,中间几乎都没有停顿时间。

    薛米见在心中暗暗赞叹,这些人才真是天生的骑兵,在祥符国唯有出身于党项族的骑兵才和他们能相比。

    这二十个辽骑,戴着御寒的皮帽,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节省马力,身上除了一件皮甲之外,没有任何盔甲,手中拿着骑弓,只以双腿控马,策马往薛米见这边迎来。

    四名特种大队侦察兵单手握缰,一手抽出快弩,准备接近后攻击,眼看还有数十步,对面的辽贼人突然一个侧转,手中的骑弓崩崩连响,轻箭借着马速迎面而来,一名特种大队员猝不及防之下,左臂中了一箭。

    那几名辽人从侧前通过,手中骑弓连珠射来,薛米见暗骂了一句,这个距离上短弩在急速奔跑中精度可不太高,只得策马紧追,那些辽骑的骑术精湛,斜斜跑过之后往来路跑回,他们甚至踩着马镫站起,背身对着后面的薛米见等人抛射。

    薛米见等人的战马也是优良战马,但他们的负重比对面的辽骑要重得多,骑术也差了一筹,一时根本追不上去,薛米见只得收起快弩,从马侧的弓插中抽出骑弓对射,他骑射的准头比不过辽骑,连射三箭都没有射中,反倒是自己差点中箭,其他三名属下情况也差不多。

    特种大队训练的重点是格杀、破袭和敌后侦查,骑马并不是十分精通,若是下马步战,特别是拉近距离,他们四人有信心在十数息时间将这二十名辽兵杀死,可是如今拉开距离抛射游斗,竟然不是这些吃饭撒尿都能够在马上解决的辽军骑兵的对手。从这一点来看,正面战场对杀,特种兵也未必就是无敌,但是特种兵若是在恰当的时机使用,却是往往能够抵得上以一敌百的效果。

    “往一号地点撤退。”薛米见果断下令。

    四人以快弩逼退辽兵,拉开距离向西南方向一号地点————一处山坡疾驰而去。辽军哪能就此让他们跑了,打马追了上来。

    十数息后,轰的一声炸响,二十名辽骑踩上了提前埋在一号地点两枚石地雷,当场被炸死了七人,重伤三人,其他十名辽兵因为在后面虽然没怎么受伤,但人和马所受惊吓非同小可。眼看四名特种大队战士调转马头又反追上来,当下毫不犹豫的一哄而散,有向东的有向西的,意图分散逃走。

    薛米见策马紧追,牢牢盯住刚才射得最欢的一人,那辽军骑兵左拐右拐,不停变换着方向,薛米见全神贯注的控制马速,一心要找回场子。

    跑了数百米,那辽骑眼看跑出了可能的雷区,且又只有薛米见一个人追上来,居然策马一转,往南朝薛米见迎面而来,顺手就一箭射往薛米见。

    此人如同滑不留手的泥鳅,薛米见心中火起,见那辽骑举弓,左手铁臂手护住面门,右手抽出快弩,射来的轻箭叮一声撞在胸铠上,薛米见上身轻轻一晃,随即便稳住身形。

    这辽人眼见自己一箭竟然被薛米见身上的盔甲挡住,毫发无损,大吃一惊,暗叫不好,却已经迟了,嗡的一声,一枚弩箭已经射在他胸口之上,轰然摔下马,也被摔得头晕脑胀,但却没有死。

    薛米见眼见那辽骑正摇摇晃晃站起来准备上马逃走,用力一夹马腹,坐骑立即加速,往那辽骑骑直冲过去。

    薛米见抽出厚背马刀,用刀身又在马股上一拍,坐骑奋起四蹄疾奔,那辽骑刚刚转过身来,抬眼看到薛米见脸色顿时大变。

    他还不及抽出腰袢的弯刀,马匹就从他身边呼一声掠过,薛米见俯下身体握紧刀柄,右手轻轻一挥,厚背马刀借着马速瞬间切断辽骑的颈项,头颅和皮帽同时被带得高高飞起,剩下的尸身喷着红色血水摔落地面。

    一种杀戮的快感涌上薛米见心头,他策马缓跑一段才停下,审视了一下马刀的刀身,斩首一个人头,依然完好无损,装备部出品果然都是精品。他知道这把马刀放在黑市上可以卖出三十两银子的高价。

    薛米见看完把刀收入鞘中,抬头看其他地方,只见三名属下也各自又杀了一个,其他辽骑正往东北方逃走,他想起自己的任务,连忙抽出喇叭吹起来,三名属下听到声音,毫不犹豫立刻撤回。薛米见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身影,这里距离辽兵主力又如此之近,若是让辽兵一队精锐咬住,他们可就危险了。当即便撤离此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