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三十一章 辽军去向

第八百三十一章 辽军去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三光恭敬称是,自大半个月前和陛下从夏京来的时候,安全部上千名精英探子便被一同带到了银州境内,这些天一直散于银州各地,河口县被围之后,寻常探子又没有海东青,一度断开了联系,这个时候联系恢复,自然是到了他安全部大展身手的时候。

    事实上,自从入寇银州,辽军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失败过。没有攻下银州城和河口县,仅仅是战略目标没有达成,兵力损失在总体中其实并不算大。只要那么多兵马还在,要攻取险关名城,还要野战克敌,都存在可能性。

    “不过,辽人虽然主力犹存,但现在他们战马体质气力恐怕损耗极大,能上阵的应该不会太多了。”叶尘开口说道,“可以算一下,自萧达格所部离开辽国武州之后一个多月来,他们的战马究竟跑了多远。”

    唐兴武紧跟着:“启禀陛下,微臣昨天便算了一下,大约两千里,并且只少不多。”

    “现在还是冬天。”一名参谋补充道。

    先不说辽军从武州穿过宋国葭州的路程,光是破了大峡关,到银州境内之后,辽军骑兵每日来回劫掠,战马不得停歇,之后还要驮着抢来的赃物。辽军的每一匹马,这近一个月来,跑动的距离绝不会少于两千里,而且都是负重,最主要的是这是在冬天,正常的战马是吃不住这样的劳苦的。

    这等于就是让一名饿了一冬的人,又背着三五十斤的重物每日来回跑,纵然跑动期间能够用干草粮食将肚皮填满,可是身体状况怎么可能会好得了。

    “启禀陛下,辽贼到了银州之后,倒毙在路上马匹数目不算少。辽军围城前,臣派出去的侦骑回报,在河口县周边,至少已经发现了两百余匹战马的尸骨,这还不算被百姓发现,然后隐匿起来私分掉的,也没包括被辽贼自己吃掉的。”

    “此外,在辽军的营地里,发现了不少战马的碎骨残肢还有内脏,并没有完全被填埋起来。他们在吃死掉的战马!”胡三光说了自己的发现。

    “相对于总数,其实还是少的。”叶尘端着茶,做着总结,“但最重要的并不是在于战马怎么样?而是在于辽贼军队特殊性,士兵的坐骑是属于自己的私人财产。”

    在做的人都很清楚,就算是宫卫和皮室这样辽国最为精锐,地位待遇最高的大军,也都是自备甲胄、战马和弓刀。国有征召,正兵便自备弓马甲兵应召而起。更不用说萧达格带来的京州军,更是如此。

    战马都是自家的财产,而且是最为贵重的财产之一。死了一匹马,不仅仅家产的损失,还意味着驮送赃物的畜力又少了一匹。这个损失对寻常辽兵来说就大了。

    萧达格之前能用银州境内的财物,乃至整个祥符国作为画饼,来率领麾下诸军来到祥符国抢劫。可现在就没那么容易了。无功而返不说,被断了后路,加上不断看到周围战马大批伤亡,必然会使得一大批辽将选择更为保守的方案,而失去决战的意志。但是,若是逼到死境,辽军七万士兵拼起命来,祥符国能够出动的大军人数有限,最终结果还是两说。

    “所以,前期朕已经给各军下令让紧咬着辽军,但却不要急着与他们野战,拖的时间越长,他们战马死的越多,辽军骑兵失去战马,战力便去了大半。”

    “当然,能多削弱辽贼一分,对我们来说,胜利就会更轻易一点。之前我已经传令路中,命各地军民尽可能的拖延辽军行动的速度。一天不行,那就半天。半天不行,那就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不行,那就一刻钟。能拖延片刻,就拖延片刻。总之,务必要将辽军尽可能长久的留在已经打烂的银州境内。”

    叶尘没有说的是————他希望通过特种大队和义军组成的游击队的偷袭和骚扰,以及天气的寒冷,辽军粮草的匮乏等天时因素,不断削弱辽军,使得最终胜利的天平能多向自己这边偏移一些,有时候即便只是一点点,或许到了最后,就是决定了胜负的关键。

    …………

    …………

    叶尘毕竟是一国之天子,既然银州最大的危机已经解除,祥符国上下,满朝文武,后宫三位娘娘都不会允许他继续冒险。虽然叶尘很想试试带着两千黑骑打游击战的体验,但最终还是从善
洪荒之魔临万古帖吧
如流,选择前往银州坐镇,主持大局。

    休整了一夜,叶尘便领着由黑骑和暗卫组成的两千兵马,赶往银州。唐兴武则主动请命带领他训练出来的那三千百姓,充当义军,去打游击战,得到了叶尘的同意。这三千百姓经过一次守城,死了四百多人,活下来的仿佛都经历了一场洗礼,再加上悬赏令依然还在,又有口才绝佳的唐兴武鼓动,所以除了三百多人不愿意之外,足足两千二百多人愿意跟着唐兴武打游击战。唐兴武将此当成了自己立功晋升的资本。

    军议时叶尘和唐兴武、胡三光、连继城等军枢部一些参谋讨论过,萧达格到了眼前这个地步,唯有两个选择————第一,集中兵力前往大峡关,攻下大峡关,既可以从原路退回辽国,也可以用大峡关和祥符国讨价还价。这个选择风险极大,因为有了两次通过内应陷落的前车之鉴,这次肯定只能从正面攻克,这样势必很难,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攻下来的。而这在这期间,被祥符国调兵遣将辽军围攻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很大。第二,选择其他路线,比如穿过府州回辽国。这个选择可以发挥辽军骑兵机动快的优势,且府州有部族军的接应。但一路上拦阻的祥符队势必会很多,可以想见一路上,死伤必定不少。

    虽然推演判断是这两个结果,但叶尘并不是一厢情愿认为辽人该如何如何,让安全部探子全出,盯紧各路辽人一举一动,同时搜检周边,以防萧达格留下些什么。

    在这一过程中,得到了当地残存百姓和义军的鼎力相助。有了谙熟地理的向导,能够藏兵的去处被一一查看。作为外来者,辽军几乎不可能有办法将大股的军力在某个隐蔽之处埋伏起来,等待着叶尘出城之后,突然出现围杀身边兵力不多的叶尘。

    而搜检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萧达格和室肪完全没有拖泥带水,辽军已经从河口县附近撤得干干净净,银州城外那五千驻守辽军也撤走不见。一路上被搜寻出来的,仅仅是加起来不过两百多骑的脱队者,然后被叶尘下令不论死活,一路吊在在道旁。

    …………

    …………

    胡三光确定了道路绝对安全之后,叶尘便启程到了银州城。

    徐克刚率满城官吏军民出城相迎。叶尘进城安歇坐镇,用安全部千余名探子和海东青遥控全局。

    他刚到银州,就分别先后接到了白沧海和杨继业送来的消息。

    本来在辽贼手中三个县城辽贼也已经撤军,与萧达格主力合兵一处,向东北方向府州而去。

    过程中白沧海带领特种大队夜袭一次,白日偷袭两次,共斩杀近千人,战损四十七人。黄东秋带领一千玄武步兵和数千义军偷袭两次,斩首四百多,自身死伤三百多人。二人成功拖慢了辽军的速度。

    与曾尚飞对战的一万辽军接到的命令却是出乎所有人意外,意欲绕过曾尚飞所部,直奔夏京而去,可惜被安全部探子及时发现,又被曾尚飞所部拦截,双方再次陷入糜战之中。不得不说,这是萧达格和室肪下得一步好棋。若真让这一万辽军铁骑出了银州境,入了夏京,必然会让整个祥符国乱起来,在银州的大军也不得不分出更大的比例回夏京救援。这样的话萧达格率领主力便有了更大的成算逃走。当然,这一万辽军也是弃子。

    萧达格、室肪两万率领河口县两万人加上银州城外和三县撤下来的兵力,总计近四万大军,会同与杨继业正在对峙近三万大军,总计近七万人倾全力一击,击溃了杨继业带领的一万多人,然后直扑府州境内。

    然而,他们的恶梦才刚刚开始。

    萧太后和萧达格期盼中想让西京道武州部族军牵制府州境内和金肃、宁边两县的李光顺和折御勋的黑狼和折兰军团,可惜结果早已注定会让他们大失所望————这些天部族军虽然出动了三万多人在府州、金肃和宁边地区打草谷,黑狼军团和折兰军团还剩下一万四千于人驻守,可祥符国两大军团的战力却早在大战最开始的时候张家堡守将韩涛便验证过,要比辽国部族军强出不少。并且依城而守,进可攻,退可守,随时出城野战,再加上这些地方百姓同样响应叶尘的号召,出现了很多义军,从而出现坚壁清野、各种游击队的骚扰、偷袭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