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六只海东青

第八百二十七章 六只海东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相对于作为攻城的一方,能在城外任何地方架梯子的辽军,城内上下城墙的石阶则往往是固定的。城墙上方的战斗强度太高的时候,守城器械就随时需要补充,这导致石阶上拥挤大量的人群,他们往往就会变成流矢或是石块的受害者。

    但除了当场的下意识躲避又或是找块木板顶着,没有其它的方法,无法撤离,因为他们的工作一旦停下,城墙上的防御,就要岌岌可危,很可能直接导致一段城墙被辽人攻破。

    事实上,辽军疯狂的进攻和惊人的战斗力,已经让一部分帮忙的百姓感到恐惧,若非是负责搬运物资的一名参谋果断下令将最开始逃跑的几个百姓杀死,一部分百姓大多恐怕都已经作鸟兽散了。

    从昨天中午到今天中午,整整一天时间,在小小河口县四面的城墙防线上,防御的弦始终绷得死死的,人们仓促而目不暇接地应对着一切,城防给人的感觉似乎随时都可能垮。

    但是…………却始终都没有垮。

    弩箭、弩.枪、羽箭、火药包从未停息,滚木礌石如雨点般的被人从城墙上扔下,燃油、热水参杂其中,延绵开去的城墙上挂满镶有尖刀或倒刺的夜叉擂,挥舞长长叉杆的士兵偶尔被流矢射中,倒在血泊之中,而上来送东西的河口县百姓偶尔拿起叉杆大叫着挥舞一番。试图阻止从云梯上来的辽人,炽烈而汹涌的呼喊声、战斗声夹杂在漫天的风雪里,蔓延整座城墙。

    大量的伤者被抬下来,送进医院治疗。天气太冷,昨天的伤者由于身体抵抗力的下降,迅速感染了风寒。体弱者随时随地都在死去,不光是医院郎中,河口县内只要懂一些医术的百姓都已经全部被动员或者强行征调了过来,他们和守城的士兵一样,几乎也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丝毫休息了,每个人都疲惫到了极致,更是狼狈不堪,额头上、脸上有沾着别人的血,拼命且麻木的救治着每个伤兵。

    …………

    …………

    河口县城外面,薄薄的雪地之上,萧达格骑着马,远远地望着前方那激烈的战场。红白与焦黑的三色几乎充斥了眼前的一切,此时,他们的兵线从东南面蔓延进那片被抛石机砸破的城墙缺口里,他们好不容易冲上去的一队精锐勇士与身穿黑色盔甲的守军开始惨烈厮杀,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辽人好不容易攻城的缺口,又被守军夺了过去。

    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萧达格早在麾下儿郎第一次攻上城墙,然后被轻易斩杀之后,便发现自己忽视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河口县四千一百守军中有三千是黑骑,五百是暗卫。这三千五百人显然要比寻常军队战力要强大得多。一直以来辽军以野战之中短兵相接很凶悍而闻名天下,辽军上下一直以为,只要攻上城头,短兵相接,他们必然能够迅速扩大战果。如今看来,他们的想法何等的可笑。

    三天半的鏖战,辽人用来攻城的三万多大军死伤超过万人,另外还有两千多基本上已经失去战力的伤员。可以想见,在打上一天,辽军死伤多半已经过半。打得如此惨烈,却是萧达格和室肪之前没有想到的,而且如此大的伤亡,他们都不知道还要厮杀多久,才能够看到胜利的端倪。

    …………

    …………

    夜色中的战斗逐渐的停歇下来,血腥与焦臭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守军在城墙内坐了下来,城墙上有粘稠的鲜血,但基本已经开始冰冻。

    只有四五万人的河口县,在这个冬日里,不复往日的喧嚣。一墙之隔,城墙下鲜血、尸体逐渐变成狰狞的冰雕,此时,连同远处的辽人营地,它们也安静下来了。

    厚实高耸的城墙里,灰白相间的颜色渲染了一切,偶有火焰的红,也并不显得鲜艳。整个河口县沉浸在死亡的悲切中还不能复苏,城内军户中自家男人死了,女人小孩的哭泣声一直不断。还有些帮忙的百姓也死了,一家人爬在城墙下凄惨哭泣。

    叶尘站在城墙城楼上,听着这些哭泣声,看着一些百姓在尸体中寻找自家的男人,从未有过的寒煞渐渐在他双眸中汇聚,犹如两个幽深之极的寒潭。就在这时,叶尘若有所感,抬头看去,一道黑影从高空中俯冲而下,落在河口县内某处。

    不多时,胡三光向叶尘疾奔而来,喜形于色。这几天辽军
位面电梯笔趣阁
虽然围城,探子、信使难以入城,但并不能彻底断绝河口县城与外界的联系————没错,刚才那道黑影正是海东青。

    “陛下,黄龙山三万山贼已经尽数被上官小姐和白子轩所控制,他们已经聚拢山贼,开始攻打大峡关。”胡三光一边行礼,一边说道。

    叶尘也是长长松了口气,他以自己为诱饵的关门打狗计划能否成功,其中最为关键之处便是大峡关能否夺回。而祥符国内没有多余的兵力去夺回大峡关,黄龙山三万山贼是唯一兵力。据探子前期回报,大峡关中辽军只是驻守五千人。三万山贼的确是乌合之众,若是只是光明正大的攻打大峡关,以大峡关的易守难攻,即使再多一倍的山贼也攻打不下来,正如辽军攻打大峡关的所用办法一样,大峡关的失守关键是在内应,而不在正面攻打。对此,叶尘却对上官冰云和白子轩很有信心,因为他们是祥符国中玩弄阴谋诡计最为出色的两个人,特别是上官冰云从未让叶尘失望过。叶尘相信,送一些人进大峡关,或者弄一些内应,对上官冰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传令给白沧海和黄东秋,让他们带领各自兵马和义军做好准备,一旦辽军开始撤退。尽全力拖慢辽军行军速度。”

    “传令给杨继业和曾尚飞,做好反攻准备,一旦与他们野战的辽军开始撤退,刚开始不要急着追击杀敌,只要咬死他们各自的对手就行。”

    “传令李光顺、折御勋让他们看情况适时出城与辽国部族军野战,尽可能的给展熊武撤退回来创造时间。”

    “传令展熊武,不管他杀到什么地方,接到命令,立刻从辽国武州撤军。”

    “传令邓崇轩和张大为,让他们在镇西堡和镇北堡尽可能拖住辽军,多杀敌军。但不可轻易出城野战。”

    胡三光一一记下,然后恭敬称是。

    没过多久,安全部六只海东青依次飞上高空,向六个方向飞去。

    叶尘抬头看着海东青逐渐从视野中消失,喃喃自语道:“既然已经与宋、辽两国结下死仇,唯有将他们一次性打怕,方能和平上几年。如今宋国君臣已经被两次大战打怕。此次再将萧达格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再加上展熊武杀入辽国武州给辽人的恐惧,以及镇西堡和镇北堡让辽国最精锐二十万皮室军铩羽而归,且损失惨重。想来当能让辽国元气大伤。最主要的是以后辽国再不敢与我祥符国轻启战端。”

    …………

    …………

    十一月二十七日,也就是辽军开始攻打河口县第四天。

    日出之后,城头上的空气中,仍弥漫着火炬燃烧后的焦灼味道。空气中的灰尘,将前几天天顶上澄澈如水的蓝色,染上了一层暧昧的浑浊。

    城内守军闭着眼,靠在雉堞上假寐着。夜战一场,城上城下都是累坏了。辽人的兵力虽然如今还有城内守军的两六七倍,但昨晚一起熬夜,没有谁能休息下来。不仅城内守军这边累得够呛,后半夜城下的敌军也没有继续进攻。

    一名参谋再给叶尘秉报着昨夜的损失:“昨夜战死二百七十二人,如今我军还剩下两千一百四十一人,但其中有四百多重伤兵,都不能在短时间内重新上阵。”

    叶尘听了之后,脸色如同头顶的天空一样阴沉,他如今已经无法再用新的蛊虫控制别人,已经用蛊虫控制的人死一个便少一个。黑骑兵在上次与大宋大战中便折损近千,此次再次折损一千多,此战之后,被蛊虫所控制的黑骑多半已经不足两千。黑骑可谓是精锐中的精锐,最主要的是叶尘可以完全相信他们,关键时刻可以让他们变成人肉炸弹,可以将皇宫、喻清妍和韩可儿的安危交给他们。不成想损失竟然如此之惨。

    叶尘闭着眼睛,参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犹疑中,声音便停了下来。

    “怎么不说了?”叶尘一下睁开眼问道。

    参谋连忙对叶尘继续说道:“弩箭还有五万支,羽箭还有两万支,弩.枪还有一千根,火药包还有七百多个。另外,巨型弩.枪和抛石机损坏近半。”

    叶尘点了点头,说道:“已经足够了。传令,让唐兴武带领他这些天训练的三千快弩手上城墙,担任守城主力,军队在旁边协助和策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