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夜战(四)

第八百二十三章 夜战(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和风沐春江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白沧海一出手,铁掌狮陀立时见血,但铁掌狮陀大力铁掌也非浪得虚名,白沧海也被逼退了半步,铁掌狮陀趁机如负伤的野兽一般,狂吼一声,全力展开身法,朝着前方继续奔行逃跑。

    白沧海一路飘飞跟随,剑光如跗骨之蛆,铁掌狮陀根本摆脱不了,所以转眼间便又斩出好几道血痕出来,周围有铁掌狮陀的一名心腹手下过来妄图帮忙。白沧海看都没看,剑光闪过,这名辽人高手眉心出现一记红点,然后便倒了下去。自从叶尘有一次给白沧海讲过后世古龙武侠小说中剑客中原一点红的故事之后,白沧海便喜欢上了类似的杀人方式。

    后面特种大队杀手连的高手们陆续追了上来,侧前方有提前埋伏的杀手连战士武功寻常,但却无一不是神箭手,或快弩、或强弓,一支支箭矢射出,一匹匹战马在高速奔行中,肚子上爆出了血花,连人带马翻滚而落在林中。

    场面看似混乱,但杀手连却在这混乱之中有着一种恐怖的紧张有序。而相反,这群辽人高手在奔行逃命间却早已无序,更不用说有多少默契和配合。战线拉长数百米,放眼望去,远远近近,似乎到处都在厮杀和拼命。

    唐莫愁骑着战马狂奔,眼看着便要冲出树林,略做休息后,一心想要立下大功的钟三河高速奔行追了上来,刷的出刀,唐莫愁从战马上飘下,白骨爪朝着对方头脸抓了过去,钟三河身形如飘,头脸一侧,刀光暴绽开来,那刀招凌厉突兀,唐莫愁心中便是一寒,腰身强行一扭,拖着那战马的缰绳,脚步飘飞连点,鸳鸯连环腿如闪电般的笼罩了对方腰身。这个过程中两个人战马驮着徐博文继续狂奔,两人竟然也紧跟着战马,边跑连打。

    唐莫愁见对方刀法凌厉,籍着战马飞奔,脚下的招数狠毒,便是要迫开对方,谁知钟三河的速度不见有半点减少,一声冷哼,几乎是贴着她刷刷刷的连环斩了上来,身影若御风飞行,仅以毫厘之差地避开了连环腿的杀招。

    两人追打、战马飞奔的身影转眼间冲出十数丈,周围也有一些厮杀拼命的身影。那战马被钟三河抽空于脖颈上斩中两刀,哀鸣声中翻滚倒地,唐莫愁衣袖被斩裂一截,一路上被斩得狼狈不堪,之前几乎是战马拖着她在奔行翻滚,此时战马倒地,只能跃了起来,抱住徐博文,在地上滚了几下,拖着他起来往后急退同时,对着前方持刀而来的钟三河喝道:“你再过来我便…………”

    “你们自己说过,他的命不值钱,你的人头值钱。我是冲着你来的。”

    钟三河说话的同时,手中刀没有丝毫停顿,如电光一般向唐莫愁脑袋斩去,后者若不躲闪,必将断头。

    既然先前已经说了这是个陷阱,朝廷并没有说过任何关于徐博文的悬赏,眼前这明显冲着悬赏而来的江湖刀客岂会管一名文官之子的死活,唐莫愁原本也只是试试,她爪功厉害,眼下固然能一爪抓死徐博文,但下一刻两颗人头都要落地。

    电光火石间,唐莫愁已经有了选择,他一脚踢在徐博文的后背,身影已再度飘飞而出。她本来抓着徐博文脖子,此时仓促撤爪,这一下还是在徐博文的喉间拉出了血痕,刀光笼罩过来,徐博文自忖必死,下一刻,便被那钟三河揪住衣服扔向后方。

    而他正对着前方,唐莫愁趁机猛地抓了过来。

    唐莫愁心狠手辣,为人自私怪癖,在江湖上结仇无数,能够还活着,固然有她拥有一流实力的原因,但也能够看出其心智必然不低,甚至在生死一刻还颇有急智————她刚才将徐博文踢过去,钟三河若斩了那便斩了,于她没有任何损失。可钟三河若是顾及到徐博文的生死,必然会收招,从而定然会出现破绽。

    机会稍纵即逝,唐莫愁岂能放过,眉目一冽,白骨爪杀招尽出,刷刷刷的笼罩了钟三河整个上半身。

    钟三河才将徐博文朝后掷出,在唐莫愁的攻击下,身形往后缩了缩,片刻间连退了数步,唐莫愁一爪抓上他的肩膀,哗的一声将他衣袖整个撕掉,心中才稍稍觉得快意,正要继续抢攻,钟三河双手也已架开她的手臂,唐莫愁挥爪擒拿,钟三河没有持刀的左手握拳砸开她的爪劲,另一手同样握圈挥向她的腰肋。在唐莫愁的爪劲猛攻下,对方竟然扔了长刀,直接以拳法接了起来。

    唐莫愁眼中凶戾,猛地一咬牙,挥爪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小说5200
强攻。

    唐莫愁在先前的交手中已知对方刀法厉害,几臻化境,她一番抢攻,使尽全力处处防着对方的刀,谁知才区区几招,对方竟将长刀扔掉,挥拳打了过来,心想刀客弃刀,实力定会下降不少,顿时大喜,抓影凶狠地攻上,要取其要害。

    然而,事实却让她失望了。

    下一刻,钟三河身形一矮,猛的一拳挥在了她的大腿上。

    这一拳迅猛又飘忽,唐莫愁还未反应过来,对方跨步跃起翻拳砸肘,狠狠的一下肘击当胸而下,钟三河贴到近处,几乎可以说是扑面而来,唐莫愁身形后撤,那拳法犹如狂风暴雨,噼噼啪啪的压向她,她凭借直觉连续接了数拳,一记拳风猛地袭向她的侧脸,脑中嗡的一响,她身体都接近飞了起来,侧脸麻木酥甜、面颊变形,口中不知道有几颗牙齿被打脱了。

    …………

    …………

    另一边,铁掌狮陀如今全身已经变成了血人,衣服破烂不堪,他刚才已经被如影随形的白沧海斩了二十多剑。到了这个时候,他哪还不明白,不是他之前从白沧海手中逃得了性命,而是对方从刚开始便没有想过立刻要将他杀死,分明是在他身上练习剑法。

    铁掌狮陀何时曾受过如此侮辱,心中怒火滔天,但比起活着,又能怎么样。

    不过,白沧海却不是练习剑法,一方面是见猎心喜,想要和铁掌狮陀多玩一会。另一方面却是想让杀手连多玩一会。毕竟特种大队成立以来,还是首次遇见这种层次的敌人,这是极不容易的,以后很可能很多年都不会遇见————与这种一群高手对敌的机会可是极为少见的。

    此时一百多名辽国高手已经死了大半,活着的只剩下二三十人,还在奔行逃跑,这时他们又看到不远处潜伏在草丛里的人站了起来,朝他们发射了弩箭。

    追逐与厮杀从未停止过,从后方和侧面,甚至前方已席卷而来,这些辽人高手心中渐渐充满绝望。

    特种大队杀敌,自然不会如江湖人一般上去就打,确定目标所在位置之后,自然会有最合适的作战计划,提前算好了敌人逃跑路线,让武功平平,但箭法高超的战士提前去逃跑路线埋石地雷,并埋伏在一旁。

    远远近近,偶尔出现的火光、巨响,夜色中每一名出现的黑衣人,都会给还活着的辽国高手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和杀伤。

    …………

    …………

    与弃刀的钟三河对战片刻,唐莫愁的口鼻便开始被打得流血,奔跑之中,钟三河的步法身形却是迅捷,转身形翻滚间,便再度朝唐莫愁冲去。

    此时的唐莫愁狼狈而凶戾,口中满是鲜血,犹然大喝,见钟三河冲来,挥爪抵挡,转眼间破了防御,被对方抓住喉咙推得直撞树干,轰的一声,那树本来就不大,此时狠狠地动了一下。

    下一刻,两拳打在唐莫愁面门上,她挥手格挡,心坎上再挨一拳,然后是小腹、心坎、小腹、侧脸,她还想逃跑,对方的弓箭步卡在她的双腿之间,两拳打在她的鼻梁上,唐莫愁大声嘶号,挥爪再攻,钟三河抓住她的手指,两只手朝着下方猛地一压,便是咔咔的猛响,将她的双爪齐齐废了,紧接着,又是肘击、猛拳砸下。迅捷又不失刚猛,那颗碗口粗细的树木不断摇晃,砰砰砰的响了许多遍,终于还是断了,枝叶杂干将唐莫愁的尸体卡在了中间。钟三河大口喘着气,找到自己刀砍下这名女子的头颅,心想救下了徐博文,杀了一名辽国一流高手,怎么着都能够抵得上一百个斩首之功和善人榜积分了吧!这样想着,钟三河没有休息,拉住一匹无主战马往前方追去———前方还有不少战功和善人榜积分等着他去拿。

    夜色如水,鲜血蔓延出去,徐博文站在那草地里,看着这一路追杀的情景,也看着那一路之上都显得武艺高强的唐莫愁被此战除特种大队之外唯一参加追击的钟三河打杀了的情景。过得片刻,有黑衣人来为他解了绳索,取了堵口的布条,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迟疑了片刻,道:“你们真是特种大队的人…………”

    后方树林中,受了重伤的高武阳因为伤得太重,休息了一会,才提着长枪一路前行,偶尔还会看到黑衣人的身影,他出自华夏卫府,特种大队杀手连中也有一些是出自华夏卫府,认识的会互相打个招呼,甚至敬个军礼。

    等会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