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一十八章 重夺大峡关

第八百一十八章 重夺大峡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ca閣下、cy北辰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此时楼内地茶客们已经被连番而来的震惊目瞪口呆,说不出什么话来。虽然不知道这第三骑代表着朝廷的哪一方大军。但他们知道。这三骑为上京带来的消息代表着辽国在外的大军多半是要大败了,而且形势非常严重。

    茶楼里一片死一般的安静,所有人都低下了头。那名老年的契丹族茶客,显然更明白三个白旗代表着什么,满脸惨白,颤抖着坐了下来,眼前一黑,差点没昏倒在地。

    …………

    …………

    时间回到四天前,也就是辽军夜袭河口县的当晚,亦是高武阳和钟三河追上铁掌狮陀一行的当晚十一月二十七日晚,大峡关。

    大峡关各处关隘自祥符国立国以来一直在修缮,建立了非常严密的封锁,但是这些封锁点主要是依据地利,居高临下采取守势的堡垒烽燧,并不能安排太多的人马,所以不论是祥符国之前,还是如今的辽国占据,都只安排了不过五千人。一旦被人侵入,其险要也就不再成其为险要了。大峡关之险,在于地势,若有内应则优势尽失,反而因为地势的陡峭,使他们无法迅集结人马。

    辽人一个月前能够攻克大峡关,正是以通关商人为内应,且是从半年前就开始安排这步伏棋,所以才会成功。上官冰云和白子轩却是用了同样的手段,以上官冰云已经通玄的易容术和催眠术,带着十数名剑庄剑客高手混入宋国给萧达格的粮草队伍之中进入大峡关,然后做一些内应的准备,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三万山贼若是硬攻,即使全部死在这里,也未必能够攻克的堡垒。但是就在这样上官冰云带领的一支小小高手队伍做内应的作用下土崩瓦解了。

    城门一开,就似洪水决堤,三万山贼嗷嗷叫着如潮汹涌而过,五千辽军虽然比山贼要厉害,但也架不住人多啊,厮杀了足足半天时间,山贼死了足足近万人,才杀死近半辽军,剩余两千多辽军不敌,从大峡关银州方向城门退了出去。

    在上官冰云和白沧海的操控之下,山贼并没有追出去,而是稳守大峡关。

    …………

    …………

    铁掌狮陀、钟铁柱一行人从休息的山包走下后不久,经过一片小树林时,高武阳和钟三河带领十几名聚拢而来的江湖高手突然冲杀了出来。

    同样的时刻,白沧海的身影,出现在钟铁柱等人方才休息的小山包上…………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原本该当宁静下来的夜色并未平静,河口县方向夜袭的厮杀还在继续,南北城外火焰还在燃烧,特别是偶尔火药包的爆炸声在这夜晚之中即使隔了数十里地都隐隐所闻。

    而在这附近山林之中,火焰的光芒与不安的厮杀同样还在持续,小小的山头上,白沧海借着火光,举着长长的望远镜,正在朝周围张望。

    “右前方五里处小树林。”白沧海说道。

    后方还有数道人影,在周围警戒,一人蹲在地上,正伸手往倒下的黑衣人的怀里摸东西。那黑衣人的面罩已经被撕下来,身体微微抽搐,看着周围出现的人影,神色凶狠,没有丝毫求饶之意。

    事实上,这黑衣人才刚刚从混乱的思绪中恢复过来,他名叫柳成峰,这一次随铁掌狮陀和钟铁柱等人从辽国来到银州,虽被放在外围警戒,但原本也是北方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凶人,实力也是接近一流。铁掌狮陀一行往前方转进之后,他在后方选了高处戒备,眼见远处的林间有人打出火点讯号来,方才准备再度转移,也是在此时,遭到了袭击。

    自后方忽然出现的敌人隐匿功夫高强,他现时,对方已经到了身后,仅仅是一次换掌,柳成峰的后颈便被拿住,打得晕厥过去,片刻之后醒来,才现身边已经是出现好几道的人影。柳成峰脑中还未想清楚,心中却并不畏惧。江湖上一流高手很多,自己即便着了道,也不代表这些人就能在自己的那些同伴面前讨得好去。

    辽国萧太后亲自下令,让皇宫中侍卫统领铁掌狮陀牵头负责,搜刮整个辽国武林中人和军中百战高手,组建出来的这支高手队伍,虽不说在战场上能敌万军,在战场外却是难有敌手的。柳成峰身居其中只是末流,但他能够明白自己这些高手集结起来的意义,他们将来的目标,是取代辽国鹰眼卫,刺杀一些敌国大人物,甚至如祥符国特种大队大队长一流高手
魔魂枪风笔趣阁
白沧海这样的人物。自己单出来竟然被抓,确实没有面子,但今日出现在这里的义军中的江湖人物,是根本不明白他们所要对付的到底是怎样的敌人。

    夜风吹过,他还未能看出这几人的来历,身边给他搜身那人掏出了他身上唯一携带的令牌,随后拿去给那手持圆筒的青年男子看,对方的声音在夜风里传来,其中有一部分话他听的不是很懂,但能够听懂的话,让他感到恐惧。

    “只找到这个。”

    “这帮人想要模仿我们当前华夏卫府刺杀司,但却又不伦不类,真是白痴啊!竟然还用令牌这种容易被人潜入的东西,今日这人若是落在胡三光那厮手中,肯定会将他所有信息拷问出来,然后将他的脸皮剥下来制作成易容面.具,找个体型差不多的,拿着这令牌便可轻易打入对方体系之中。难道他们就不知道有密语暗号的存在。”

    旁边传来几声轻声讥笑。

    “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审问他。”

    “他醒了?我亲自来问。”

    柳成峰还听不太懂对方的意思,白沧海走过来蹲下了,从上方看着他:“你们总共有多少人?老大是不是铁掌狮陀?他是不是就在远处那群人中间?”

    “你们最好放了我,否则你们死定了………”柳成峰虽然从对方话语中知道对方很可能并不是义军中高手那般简单,但依然怡然不惧,他先前被对方在喉咙上打了一拳,此时勉强说话,声音沙哑,但狠辣的气息犹在。

    “即使是祥符国安全部也凑不齐这么多的高手,所以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对付的人是多么厉害。”柳成峰心中是这样想的。

    白沧海笑了笑,便又说了一句:“你若是不回答我的话,我便将你送到安全部交给胡三光,我保证我刚才说的那些话,胡三光绝对会加倍去实施。到时候你便生不如死。”

    “咳咳…………”柳成峰压下心中的恐惧,躺在地上,神色中故意流露出有持不恐的嗜血的笑容,瞪着白沧海,又顺便望了望周围的人,又目光定在白沧海脸上,说道:“你们这真的是找死,我最后再警告你们,将我放了,你们悄悄退走,还有一线生…………你你………”

    今晚上天空万里无云,星光和月光照在大地上显得很明亮,以这些人的视力已经能够将彼此面容看得比较清晰。在这小山包上清冷星月之光下,躺着的那人一句话没有说完,音调却陡然有转折他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情,以及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张画像。

    柳成峰突然停了下来,周围几人都在等他说话,感受到这安静,不由心中好笑,毕竟大队长亲自问话,对方却不松口,而且还反过来威胁大队长。以大队长的身份实力,这种机会可不常见。

    “你你………你是杀手之王白沧海。”柳成峰突然现和他说话的人和他们前些天看过的某人画像很像。再联系刚才此人所说的话,其他人对他的态度,和自己隐隐从其身上感受到令他感到心中畏惧的气息。他瞳孔收缩中,脸色已经惨白一片

    “你们是特种大队的人…………”柳成峰将目光转向旁边的人,这些人将目光望过来,冷冷地像是在看一件死物。柳成峰的心想自己这次是真的死定了。白沧海突然说道:“好了,孙立行!用你的分筋错骨手试试吧!不要弄死了,回头将他交给胡三光,说不定还有些用处”

    早就在一边跃跃欲试的孙立行狞笑着抓住了柳成峰的一只手。

    “呜呜呜呜…………”柳成峰的惨叫声还没有传出,便被人捂住了嘴巴。只是疼的全身颤抖抽搐,这么冷的天瞬间汗如雨下。

    夜晚有风吹过来,山包上的干草便随风摇摆,几道人影没有太多的变化。白沧海背负双手,看着黑暗中的某个方向。

    “你们………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柳成峰哀求道。

    地上的人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只有孙立行又动了一下。

    “呜呜呜呜…………”

    过得片刻。

    “你叫什么名字?”

    “……柳……你、你们放了我……”

    “………全身上下施展一遍分筋错骨手?”

    “……柳成峰……”

    “你们来了多少人?达到一流实力的有多少?都是谁?你们此次阴谋计划是什么?铁掌狮陀是不是也在远处那行人中?”

    稍等一下,还有一更,马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