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零九章 银州城的反应

第八百零九章 银州城的反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萧达格脸色更加阴沉,甚至气得心口疼。这比用石头、沙土填起来更麻烦。填起来的井不难重新掘开,但被污染的水井就不可能再利用了,甚至联通的水脉都会被污染。从现在的情况看,十里之内别想找到干净的水源了。十里之外倒是有条河,可是一来一回又要费一些功夫。并且去河边取水人少了很可能会被那什么特种大队和义军偷袭,人多了又分散兵力。

    前些天攻打银州城时,周围的村里面,村民不过是将水井用土石给填塞起来,就是在叶尘的陷敌于百姓之汪洋大海之中指挥书中也是这么写,白纸黑字的许诺,填了多少口井,官府等到将辽贼赶出去后便会帮着打出多少口。

    当时萧达格和室肪只是在感叹祥符国的财大气粗,甚至都不要亲自派人去挖,一眼井补偿个十个银币就已经很多了,最多不过十万两银子而已,比起一场胜利又能算得了什么?祥符国朝廷花得起!室肪当时是这么说的,不过两人都没放在心上,虽然他们没钱,可手下有几万精壮,一起动手将填起的水井挖开来也不会太费时间。

    “祥符国皇帝叶尘果然非凡人,随便一手册,给我们的大军便带来无数麻烦。粮草、辎重被劫烧,一路骚扰,打草谷难度更是提升十数倍不止。这些都是叶尘的那捞什子指导书害的。”萧达格咬牙暗恨不已。

    “不对,叶尘的手段难道就仅此而已?”萧达格和室肪更不敢断言。叶尘以堂堂帝王之尊,硬是以己为饵,他的计划和手段会就这么简单?

    “大王,怎么办?”几名将领已经先一步聚了过来,没了水解渴,人人火气上头的模样,“这水没得喝,可是能要命的。”

    “人还好说,大部分水囊里还有些水,忍着个一天两天没问题。但马可不行,那不是骆驼。”

    “什么怎么办?”萧达格怒声道,“水在哪里,粮草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但那可不近…………”

    “再远也要先喝水!”

    但是就算为了水食往外退,也不可能放弃已经控制的城外村镇,必须在城下放上一支队伍,否则还没开仗被一番折腾,士气就完蛋了。

    室肪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看左右,说道:“大家换个想法想一下,叶尘既然做了这么多准备,连城外污染井水的下三滥手段都用上了,可见是为了拖延我们攻城时间,由此也可看出河口县城内必然空虚,兵力人数应该就是我们所打探到的不到四千兵力。叶尘越是想拖延,我们便越要抓紧时间攻城。”

    萧达格精神一振,肃然说道:“室相公言之有理,的确要尽快攻城,不能再耽搁了。”

    将领们听明白了,深感室肪言之有理,纷纷点头。

    萧达格突然断然道:“今夜就攻城。”

    “夜攻?大王,这可不容易!”

    好几个将领摇头,白天攻城都难得很,更别说夜里了。

    “对河口县守军来说更不好守!并且他们也想不到我们会夜间攻城。”萧达格双眼扫过麾下战将,在他的威严之下,没人敢于反对,室肪也是欲言又止。

    “把马先牵走就食,人留下。”萧达格说道,人能忍饥挨饿,能耐着渴,马不行,而且马匹对攻城没有太大的作用。逐水草离开,甚至还能给河口县守军以错觉。

    “今夜不但要攻城,而且还要破城!”萧达格的语气更加坚定。

    …………

    …………

    玄武军团副军团长黄东秋一步两阶,大步流星走上城头。

    银州知州徐克刚提着官袍的衣角,紧随在他身后但体力不足,跨上最后一阶的时候,却已经是呼哧带喘一步没踩稳,木底的靴子便在带着青苔的砖石上一滑,人就向后摔了下去双臂扬在空中,惨叫声刚要出口,后背便被稳稳的托住。

    重新站稳了脚,差点从城上跌回城下的徐克刚心有余悸的回头,一名三十多岁军官正伸手扶着他。

    “王旅长,多谢了”徐克刚冲着那名军官点了点头,出声道谢。

    “下官不敢当,只是伸伸手而已。”王旅长语气平淡,并不为卖了知州大人的一个人情而兴奋,因为他知道在祥符国不比宋国和辽国,文官对于军队升职任免是根本插不上手的,文武两个系统分得很清楚。

    王旅长见徐克刚站稳了,便收回了手,视线也越过徐克刚,投向了已经站在雉堞后黄东秋背上。他这几天将陛下的陷敌于百姓之汪洋大海之中指导书认真的进行了学习
我的26岁女上司吧
研究,无比佩服陛下的同时,心中老想着带一支队伍出城打游击,但副军团长黄东秋一直犹豫不同意。

    徐克刚得了提醒,连忙转身往黄东秋那边去,王旅长也跟了过去

    来到黄东秋的身边,扶着城墙的雉堞向外望去,有一桩显而易见的事实出现在徐克刚、黄东秋和王旅长的面前。

    银州城外已没有了之前几日的喧嚣,虽然还能看到契丹骑兵的活动,但数量明显减少了许多。

    之前就算是分头去乡里打草谷,也没见城外的辽军少于万数,依然是旌旗招展,人马如海。可是现在,就像是收割过了的麦田,变得稀稀落落起来。

    “辽兵当真退了”犹喘着气的徐克刚一下挺直了腰,惊喜到忘了阖上张开的嘴,想不到当真不是误报。

    只是徐克刚的喜悦没有传给他的同伴,黄东秋脸上看不见分毫喜色,向着城外的一处眯起了眼,声音依然低沉:“没走干净。”

    几处城门之外,依然有着为数不少的契丹骑兵盯视可以说,银州城还是处在被监视之中,以城中的军队数量,若是白天的话,不付出大的代价,还是很难突破这样的封锁。

    王旅长适时说道:“下官这几天已经仔细看过,最多五千到六千人的样子。”

    “好歹是少了太多了。”徐克刚笑着说道,围城的军队少了就是少了,作为银州知州,银州城只要不陷落,此次他便立下了大功。

    黄东秋却仍沉着脸、锁着眉,心事重重他左右回顾,周围官兵们的脸上都是一幅如释重负的神情,与徐克刚一模一样他轻声一叹,终究还是少有人能多想一想。

    在黄东秋的眼中,徐克刚在银州府的治政其实也能算得上中上水平,不过辽军一来,便把他不擅应对兵事的缺点给暴露出来了,举措多误,无力安定人心,现在都没看出来辽人离开究竟是为了什么。

    黄东秋叹了口气,说道:“辽贼是奔河口县而去,而陛下在河口县。”

    “什么?”徐克刚的神色陡然一变,一下楞住了。

    黄东秋望着城外:“辽贼移动的方向是西南方向,如果仅仅是打草谷,不会出动这么多人,更不会集中在一个方向。如今银州境内对于辽贼来说,除了陛下再没有比银州城更重要的了。”

    徐克刚终于反应过来,脸色惨白的望向黄东秋。他如同从天堂落到了地狱。以他的才智其实应该早就能看得出来,但辽军主力的离开,仿佛是搬走了一块压在他心头的巨石,放松之余就只剩下一份狂喜了

    现在回过神来,头脑重运转,终于现局势不但没有好转,甚至是更为险恶,辽人既然肯定是为了陛下而去,陛下若是出事,整个祥符国很可能都会瞬间分崩离析,更不用说银州城了。

    “徐大人不用太过担心。”黄东秋眼瞳中闪烁着光芒坚定如钢,“这是陛下故意将他们引走的。”

    “为何如此说?”徐克刚连忙问。

    黄东秋一笑:“以陛下之英明神武,岂能将自己陷于死敌。”

    凭借蛛丝马迹,黄东秋几乎可以确认,辽人之所以会舍弃银州而去,完全是皇帝陛下是拿自己做饵,硬生生的把辽军给吸引走的。

    徐克刚的心情平复了一些,但黄东秋的又一句话,又让他难受起来:“但陛下以自己为诱饵,先不说打仗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意外出现。再说,事后我们将辽贼赶走,你我在银州城内坐看陛下以自己为鱼饵,地不动于衷,即使陛下不会怪罪于你我。可是,左、右两位宰相大人,大将军,检察院李大人,安全部胡大人和暗卫统领连大人,以及宫中三位娘娘,乃至我祥符国四百多万百姓会怎么看我们,会怎么说我们。”

    徐克刚刚刚平复的脸色,再次变得一片惨白,他是文官,更是清楚和看重被千夫所指,万民所唾,百官所恶、臭名远扬,甚至遗臭万年的后果,那比死还要难受。

    不过徐克刚能够成为银州知州,心志城府还是有些的,再说既然已经想通其中关键,补救还是来得及的。

    何况在一群武夫面前,他也不想太丢文官的脸面。

    “副军团长,属下愿意带一营官兵出城,前往河口县救驾。”王旅长适时说道。

    黄东秋摇了摇头说道:“你留下守城,我带一千人出城去河口县附近打游击。”

    王旅长一脸的不甘,但在黄东秋的目光之下,只能服从命令。

    今夜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