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零八章 游击战之伏击

第八百零八章 游击战之伏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三光立刻道:“这么一来,今天多半就难攻城了。要是在城下抢不到粮食,还能去远一点的地方抢了再回来。但水就没办法了,还能跑出十几里去喝水?”

    “辽人不可能想不到吧?”

    “当然预料得到。也肯定会有准备。不过不论有多少准备,也变不出食水来!”

    叶尘屈指敲了敲窗台,胡三光、唐兴武和几名参谋的议论停了。

    看看左右,叶尘的语气平静中隐藏着一份激昂和自信,说道:“朕以自身为鱼饵,若是还让这些辽贼最终逃走,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

    …………

    辽军粮草被特种大队所烧毁,为筹集粮草,供河口县三万大军所用,萧达格索性安排一万骑兵,以千人为一队,在河口县方圆百里的原野上肆虐纵横,干着他们最为擅长的事情————打草谷。

    辽军来之前听说祥符国这一年下来,百姓要比同在西北的宋国百姓还要富庶不少,生活更是优渥,事实上也的确如如此,他们现一个寻常祥符国的村落里积蓄的财富,竟然便过了草原上一个小一些的部落。而这还是一些大户带着自己大量财产提前逃进了城之后的村镇。

    近百骑辽军骑兵,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嘴里出尖锐难听的唿哨与笑声,冲进了山坳里的一处小村庄。

    这个小村庄远离官道,侥幸地避开了辽军的大部队,周遭近处的难民,也走小道来到此地藏匿,如今竟是挤了两百余人。

    这些难民绝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至于家中的男人,要不被辽所杀,要不响应他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号召,变成了义军。在特种大队特意派出的一些骨干组织下,玩起了游击战。

    辽军骑兵把所有人集中,开始搜刮房间里的财物,只不过这个村子实在是有些偏僻,相对贫穷,所以他们的收获并不多。

    辽军骑兵很是不满,恼怒地痛骂着什么。

    被集中在村子中央的老弱妇孺们,都沉默地低着头,只有一个老妇怀中抱着的女童,死死地盯着这些辽军骑兵。

    女童年纪还小,并不能确切地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她知道,自已的家便是被眼前这些坏人烧掉的,自已的爹爹就是被这些身上有难闻味道的坏人杀死的,所以她的目光充满了仇恨。

    一名辽军骑兵正愤怒于今天的收获极少,忽然看着那个女童仇恨的眼光,顿时怒从心起,握着战刀向人群走了过去。

    他举起手中的战刀。

    人群里几名老人怒骂着站起身来,想要阻止他。

    但战刀已经落下。

    那名女童没有被砍死。

    因为战刀落在了地上,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那名辽军骑兵的眼窝里插着一枝箭,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那枝箭的箭羽有些杂乱,不像是祥符队的制式武器。

    辽军骑兵们大吃一惊,在很短的时间内重新上马,取下肩上的弓箭,警惕地望向村庄后方的那片山林。

    嗖的一声箭啸。

    一枝箭从山林里飞出,射进一名辽军骑兵的肩窝,鲜血飙射。

    辽军骑兵们非但不惊,反而露出喜色,厉声呼喝着,催马便向那片山林围去。

    通过那枝箭的特征,他们确定山林里的箭手肯定不是正规祥符队,更可能是猎户,在前些天,便有一些辽国骑兵,被祥符国百姓里的猎户杀死。

    猎户最多三两人结队,只要现出踪迹,哪里是他们这些精锐骑兵的对手?

    …………

    …………

    钟三河把身体藏在树后,紧握着手中用来打猎用的黄杨硬木弓,肩膀抵着树干,右脚脚掌轻轻踩着地面,一脸兴奋和杀机。

    和离开家的时候相比,他瘦了很多,也黑了很多,脸上乱糟糟长满了胡子,干枯的嘴唇上有几道血口,看上去这些日子过得很辛苦。也是,自古以来,参游击战的人,不管个人实力如何,条件都会过得很艰苦。但钟三河双眼却更加明亮,整个人精神气质更加内敛凝聚,之前就如一把锋芒毕露的寒刀,如今却成了雪藏锋芒,内蕴伟力的宝刀。充满了让人心醉的精气神。可见,这些天游击战中的厮杀、打磨,让他武道造诣和意志有了明显的进步,甚至脱变。

    蹄声渐至,那些辽军骑兵向山林这边围来,他闪身出树,拉弓骤射,羽箭离弦而出,射中一名骑兵的胸口。

    “这是第十二个,这次主动当诱饵,待会还能分几个,加起来快两百两银
时代巨擘sodu
子了。不过希望这次能够杀一个当官的,否则要进善人榜前十名几乎不可能。”钟三河一边嘀咕着,一边再次将自己快的藏在树后面。

    确认林子里只藏着一名射手,三名辽军骑兵手握短木弓连射,貌似逼得钟三河只能藏在树后,根本不敢探头,其余的骑兵则是从斜处围了过来。

    树干上不时响起笃笃的声音,树皮飞溅,偶有箭枝擦着身体掠过。

    对付祥符国的猎户,辽军骑兵已经很有经验,钟三河貌似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击,当然,他这个时候也不想反击,而是神色欣喜的看着敌人奔袭至山林外,这代表他诱饵的任务顺利完成。

    就在这时,破空之声密集响起,山林里落下一片暴烈的箭雨!

    冲锋在最前的二十余骑辽军骑兵,顿时被射成了刺猬,从座骑上堕落,浑身是血,当场死亡。

    紧接着,只听着踩草擦树之声大作,脚步之声大作,不知有多少人从山林深处冲出,如狼似虎般杀向着辽军骑兵!

    “有埋伏!撤退!”

    还活着的辽军骑兵出震惊愤怒的呼喊,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情,拼命地拉动疆绳,想要掉转马头逃跑。

    他们以为自已中了祥符队的埋伏。

    一百多人从山林里冲了出来,有的人穿着普通的棉衣,有人穿着绸衫,有人农夫打扮,部分人是武者打扮,反正没有一个人穿着祥符队的服饰。

    …………

    …………

    钟三河把那名带队的辽军指挥使从马上砸到地面,然后健步上前,双手一翻,沉重的砍刀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狠狠地砍在此人的脖颈上。同时伸出右脚踩住那名辽军骑兵的身体,左手抓着这名辽军指挥使的头颅,割了下来。

    这一整套.动作都非常流畅熟练,想来他已经重复过很多次。

    旁边其他人在收集自己战利品的同时,都是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今天他们这一游击队,就钟三河的收获最大,光是这一指挥使的脑袋就值五十个寻常辽军士兵的赏金和善人榜积分。

    …………

    …………

    他们把身上的口粮留了一半给村里的难民,然后画了张简易的地图,告诉他们在西北十九里外,有朝廷设置的一处临时衙门,负责收拢难民撤退和负责登记每个义军军功。

    做完这些事情后,他们拉着二十几匹没有受伤的马,离开了村庄。

    距离此处百里外,一片树林中有一个极为隐秘临时营地。白沧海看过最新情报,里面提到了各地义军情况,白沧海忍不住说道:“这些义军虽然只能骚扰追袭,但至少可以让那些辽军不敢太过放肆,银州的百姓也能少受几分荼毒。他们挥的作用不比我们特种大队差。”

    …………

    …………

    萧格多嫡系部将呼和特带着一个千人队冲在河口县东边一条河边停了下来。

    骑在被汗水打湿了毛皮的爱马背上,呼和特眺望着西北方。稍远一点就是这一回的目标河口县城,看着远远比不上银州城的雄伟,从平坦的地面上升起的墙体,似乎只比一些寻常军寨稍高一点。

    看看天色,再耽搁些时间,可就来不及扎营了。而且自从进入祥符国银州境内,基本上就没怎么歇过,打草谷也好,打仗也好,都是纵马奔波。虽然呼和特带了三匹马来到祥符国,可战马的体力消耗不少,需要稍事休整。

    喝水休息,接下来就是一鼓作气,将这座县城给攻下来。呼和特望着城墙,心里想着。接着又遗憾起自己不是前锋,排在后面的结果,就是先行出动攻城的绝不是自己。

    不过也不错。呼和特宽慰着自己。万一前面的几部没能攻下来,轮到自己时,说不定正好能碰上被消耗了太多的守军支持不住的情况。那时候可就是要立下直通太后的大功了。

    祥符国皇帝在河口县中,萧达格听了室肪的话,通报了全军,以眼前灭了整个祥符国的滔天大功成功提升了辽军上下士气。

    萧达格是第一批从银州城撤离的,并不是他喜欢身先士卒,而是这一回近三万大军先后来到河口县附近,他不可能留在后方,必须坐镇在大军之中。

    一名专责传令联络的将领骑马奔来,“启禀大王,河口县方圆十里之内村镇的水井都没有填,可全都倒了粪尿进去。”

    果不其然的印证了心中猜测,萧达格低低骂了一句,然后立刻下令:“传令下去,切不可去喝井中的水。”

    这名将领应声行礼,转身上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