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零五章 辽国武州的灾难之始

第八百零五章 辽国武州的灾难之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唐兴武说道:“陛下所说的成功,是辽贼来攻河口县城?”

    叶尘眸中寒光闪烁,说道:“辽贼既然敢来我祥符国腹地,朕总不能眼看着他们占据银州,然后以此为条件勒索朕,并且带着贼赃安然回返吧!”

    唐兴武说道:“陛下英明。”这样说着,唐兴武心想至少在叶尘的话中,能听得出来,他对于辽人全力攻打河口县城,有着充分的信心守住河口县城。

    “朕这块天下间最大的肥肉放在这小小河口县,就不信萧达格和室肪不上钩。不管怎么说,朕总比银州城更值钱吧!”

    叶尘说着走了出去,屋中众人配合着叶尘的玩笑笑了笑,但神色之中的沉重却没有丝毫减弱,包括唐兴武也不例外。

    从厅内走出,叶尘和胡三光、唐兴武、连继城一同往军议厅走去:“听说你少年时期便曾经游学天下?”

    唐兴武点了点头:“十五岁离家,二十二岁到洛阳太乙学院求学,整整八年。辽国、大理、西域都去过。”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难怪你对天下地理、兵事有此见识。”

    “远不如陛下广博。”唐兴武的恭维是真心实意。几天下来,叶尘对天下地理的见识,让唐兴武深感敬服。甚至感到难以置信,毕竟叶尘的年龄在那里放着,可叶尘所掌握的知识深度和广度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甚至连西域再往西,海外再往大海另一头的山水地势都能说得头头是道。而且绝非胡诌,却像是亲眼见证过一般。不过,唐兴武一联想到叶尘亲自编写的祥符学院那几本教材,便释然了。最后只能归结于叶尘或许真的乃天授之人。

    叶尘笑着摇摇头,这件事完全无法解释,以他的身份也不需要解释。

    二人来到军议厅,这里依照地图刚刚制作完成的巨幅沙盘就放在大厅中央。

    旁边还有一幅小一点的,则是河口县的城防模型。

    殿内的气氛很是紧张,跟着叶尘的总参谋部的一众参谋,或围着沙盘,或坐在耳室之中,也有亲兵捧着,来回奔走。

    听到叶尘进来的动静,各有各事的幕僚和士兵全都停了下来,齐齐转身向叶尘行礼。

    “都说过了,在这里,礼数就免了。”叶尘无奈的轻叹,“都去做事吧。”

    回头看看,在众人行礼时,唐兴武、胡三光、连继城早避让到一旁。

    来到河口县城的城防模型旁,叶尘停了步。方方正正的城池,完完整整的在四尺见方的沙盘上复制了出来。

    河口县城周十里又七十九步,城高两丈六,以县城的规模来说,已经很大规模了。如果放在南方,许多州城的城墙都没有这个高度————事实上,在南方,许多县城、甚至州城连城墙都没有,有一圈篱笆就算防御了。可放在北方,特别是常年战乱的西北,也只能说,毕竟只是县城。只是换作是州城、府城的话,没有守军六倍以上兵力,不要想着攻城。

    叶尘负手站在沙盘前。

    时至今日,敌我双方目标已经明朗简单,那便是围绕河城县的攻防,当然辽人最终目标是叶尘。已经得到消息,辽军统帅南院大王萧达格已经如叶尘谋划的那样,率领主力从银州城外撤离,向河口县赶来。

    决战便已迫在眉睫,接下来就要靠这一座并不算雄伟的城池,来抵挡辽军的围困以及进攻。

    叶尘很清楚,如今祥符国能够调动的兵力实在是有限,要知道就连夏京城一万城防军都已经调来。在这种情况下,要想翻盘,要想将这些辽军留下,叶尘除了拿自己来做鱼饵,就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并且这唯一的良策,只有自己亲自去施行,任何臣子、将军想都不敢想。

    事实上,他以祥符国天子之尊待在河口县是为了引诱辽人过来攻城,而陷敌于百姓汪洋大海之中指导书也同样是在逼迫辽人去选择来河口县攻城。

    …………

    …………

    站在河口县的城头上,似乎能看到极远处一道道烟火,或许是辽人劫掠后的暴.行,又或许是正在受到攻击的村庄,里面的村民在焚烧自家囤积的草料和粮食。

    自从大峡关陷落,辽军进入了银州地界之后,数以十万计的强盗如同蝗虫一般扫荡了乡村、城镇。

    但接下来,辽军在清楚银州地形之后,果断将十万大军兵分数
不做救世主最新章节
路,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攻打银州城和各个县城,抵御杨继业、曾尚飞带来的援军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不能将这个数目的骑兵堆到小小的银州山地之中,这完全是浪费了骑兵的特长,蠢到了极点。

    也许那些一身羊骚.味的部族族长带领的部族军的头脑和想法跟强盗没有两样,但辽国的高层,如萧达格、室肪这样的重臣,哪一个都不至于被抢.劫来的赃物冲昏了头脑,会合理的利用手上兵力,以期更多的好处,不会有太多浪费的。

    且对于在河口县周围的预设战场来说,骑兵的数量一旦过三万,就没有多少区别了。甚至依据跟着叶尘的那些参谋分析,要是辽军过四万以上,反而能够提升已方胜算。

    现阶段来到河口县城附近的辽兵,还仅仅是侦骑探子,最多的一股也没过三百骑,主力受一路上不断的骚扰,行军度很慢,辽军将士也很疲惫,所以需要休整。不过唐兴武也知道,只要叶尘的计划成功,明天站在城头上便能够看着辽人在城外旗帜如海。到时候,究竟是胜是败,最多也就七八日之内就能见分晓了。

    城头上,唐兴武见胡三光的神色依然一脸担忧和沉重,不由笑道:“胡大人一直在担心河口县守不住?”

    “如果不是陛下坐镇城中,我不认为四千兵马能有任何可能守得住河口县过三天。”

    曾尚飞带着从夏京赶来的一万援军被同样的一万辽军挡在了清山县。距离河口县还有百里距离。

    原本河口县一千的兵力,如今中只剩下六百不到,叶尘进驻又带来了三千黑骑兵和五百暗卫。就是近四千一百了。除此之外,还有五万的百姓,其中有一万名左右的青壮男丁,虽然一时间不能形成战力,但真正打起来,都是还不错的后勤兵。

    “胡大人不用担心,陛下不坐镇都能够守三天,如今有陛下坐镇至少守七天没有问题,而有七天时间,说不定大峡关已经在我们手中,到时候辽军必定会慌张,没有多少心思攻打河口县。”唐兴武神色莫名的说道,“只要收到门关上就足够了。”

    …………

    …………

    自五代乱世以来,西北战乱不断,且又盗贼横行,所在乡间村庄基本上都有寨墙,以防盗贼。当然,那样的围墙肯定是访不了辽军的进攻。大多数村寨,即便仅仅是百余契丹骑兵,也能很轻易的攻破。不过在叶尘的陷敌于百姓之汪洋大海之中指导书公开下之后,至少比之前的情况好得多了。同样数目的粮草,逼得辽人必须出动更多的兵力。

    再加上辽军粮草被白沧海带着特种大队烧毁不少,一时间粮草紧张,出外打草谷的兵力被迫增加,就等于了辽军能用来上阵的大军的总体实力在下降。冬天战马本来状态就不好,长时骑乘奔驰,倒毙的数目就不会小,即便没有脱力而死,上阵后也没办法有更好的表现。

    …………

    …………

    农历十一月份的西北武州,已经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草原上根本就见不到放牧的牧人和牛羊。

    几匹骏马狂奔而至,惊扰了正在枯草中觅食野鸡和野兔,它们或者飞翔,或者乱蹦,飞快的向草原深处逃遁。

    草原上很少有树,即便有也长不大,一颗两丈高的野榆树撑开了巨大的伞盖,在冬日荒原中极为醒目。

    为的骑士勒住战马,仔细看了一眼山坡下面的部落,冷冷的一笑,对其中一名骑士说道:“中型部落,一万帐左右,你带一个人回去报信带路。”

    那名骑兵答应一声调转马头疾驰而去,剩下的三个骑兵从站马上跳下来,牵着战马走进了树荫下,不是遮荫,面是为了遮挡隐蔽自己。

    两人卸甲,另一人就站在树荫下戒备,看他们的装束就知道这是三个斥候。

    他们才休息了一炷香的时间,一条黑线就从远处的山坳里缓缓地出现在草原上。

    山坡下位于山麓的南面,阳光充足,而且左右是半探出的山坳,在冬天能够阻挡寒风的侵袭,再加上厚重的骆驼毡、牛毛毡,足以让牧民们抵御这一冬的严寒。

    一直以来,对于游牧民族来说,冬天都是警惕性最低的时候,更何况辽国武州境的部落这十几年来只有去抢汉人、土蕃人的份,从来没有人敢来到强大的辽国来抢他们。相对的安逸生活环境让他们警惕性更低,甚至都没有派出任何警戒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