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零四章 游击战

第八百零四章 游击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萧达格满心的感慨,他从来没有指挥过这样的战争,也没面对过这样的敌人,“说起来这十六个字看起来简单,但却句句都是真知灼见,我看就是对天下间自古以来所有义军所量身打造。”

    ‘乌合之众,不值一哂。黔驴技穷,技止此耳。’这是室肪在最开始听说了祥符国皇帝叶尘准备发动银州境内百姓以义军抗辽时所下的评语。但当真看到叶尘使人在银州散布的所谓《陷敌于百姓汪洋大海之中指导书》,再结合祥符国广发悬赏令之后,他却就再也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叶尘亲自写的指导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整个银州很可能会全民皆兵,甚至银州之外祥符国一些武士都会吸引来。叶尘在散布银州的这本《陷敌于百姓汪洋大海之中指导书》中写得很清楚————不要与侵略者硬拼,而是用不停地骚扰加以拖延,不要让强盗轻易带着赃物离开,否则强盗得到甜头,日后将再无宁日。而大家齐心协力拖得时间越久,朝廷从四处调来的援兵赶来的也会越来越多。到最后,必将会站到一个压倒性的优势。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银州城不会被攻克,或者叶尘所在河口县不会被拿下。相反,对于辽军来说,当前能够保住胜利果实的办法只有攻下银州或者杀死亦或活捉胆大妄为待在河口县的祥符国皇帝。

    然而,本来在他们看来,只是简单的一场攻城战,而且攻打的是一座守军并不多,城墙并不高也不怎么厚的县城。但是如今因为叶尘的到来,或者说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叶尘的原因,便变得非常不简单,非常非常麻烦。

    单个侦骑,甚至小队侦骑一去不回,然后只找到无头尸体。或是营地中,在半夜突然出现一支响箭;或是行进时,道边飞来几支箭矢、石块、甚至粪便、臭鸡蛋。这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受伤的也不止一个两个。有了悬赏令和被百姓视之为神一般的皇帝陛下亲自指导,银州境内境外越来越多的猎户、帮派、武者,甚至寻常百姓,开始用他们所能想到的一切办法偷袭、骚扰辽军。

    对于辽军来说,虽然说现在仅仅是癣癞之疾,但在祥符国除了他们之外,几乎是人人都是他们的敌人,都拥有潜在的动手能力,如果他们当真群起而攻之,纵然精锐如大辽,多多少少也会吃一个亏。蚊子多了也能叮死牛的!

    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充足的兵力是第一要务。

    可遗憾的是,十万大军,目前战死数近万,又分兵各处,不论是驻守大峡关,运送粮草,或者拦截杨继业和曾尚飞从两个方向带来的援军,都不能妄动。所以,根本就没有丝毫多余的兵力。

    此外,大队的骑兵从狭窄的山道进军,远比同样数目的步兵更为艰难。在崎岖的山道中行进,骑兵不会比步兵更快,而消耗的粮草则是五倍十倍————具体数目要看战马和骑兵的比例————而战马,只要还想让其能够继续作战,是不可能拿来驮运粮草的。

    …………

    …………

    十一月十五日,萧太后的信使在一千名宫卫军的护送下,按照当初萧达格带兵来的路线,穿过宋国,过了大峡关,在傍晚的时候赶来了,带了萧太后的吩咐,也稍带了他在过了大峡关后,在山道中被乱箭射击的消息。

    “一路上挨了七八箭。都不是强弓,应该是祥符国的百姓。不过,一直有几名江湖高手跟着,伺机而动,对我图谋不轨啊!”那名信使是辽国皇宫侍卫统领,外号铁掌狮陀,本身也是一名实力极为高深,一流武道高手。说得十分淡然,仿佛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在哪里遇上的?”萧达格眼睛一瞪,“此等贼子当立刻剿灭!”

    铁掌狮陀摇摇头:“这并非目下急务。”

    萧达格和室肪没有说话,等待铁掌狮陀说出萧太后的旨意。

    “耶律休哥带领二十万大军在镇西堡和镇北堡损失惨重,靠耶律休哥已很难消灭叛军。所以太后的意思是如今的希望只能是在你们这里了。”

    萧达格和室肪脸色顿时一片肃然,身上无形的压力和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甚。

    萧达格和室肪都觉得太后应该还另有一个计划,对此他们这些天也曾经讨论过。不过既然太后没有透露给自己,两人也没打算去猜测。现在集中兵力,将河口县夺
寻找走丢的舰娘无弹窗
占,然后活捉祥符国皇帝叶尘,才是最重要的。

    两个人向铁掌狮陀介绍了当前的情况,特别是叶尘身在河口县,而河口县基本已经处于大军包围的情况。铁掌狮陀顿时双眼发亮,说道:“那南院大王殿下和室相公还在等什么,那县城中既然只有不到四千人马,城防又寻常,为何还不攻下,活捉那叶尘,立下不世之功。”

    萧达格说道:“昨天从银州撤军,只留下五千人盯着,本来按照计划今天已经开始以三万大军对河口县展开猛攻,只是被叶尘的奸计这一路上耽误,昨晚上将士们又没有休息好,准备休整一天,明日开始猛攻。”

    接下来,室肪将叶尘《陷敌于百姓的汪洋大海指导书》和广发悬赏令的事情说了一遍。这铁掌狮驼眉头一皱,便要说什么。

    不料,但这时候,又是一名亲兵滚着进来:“启禀大王和室相公。大峡关运往各处的三队粮草及辎重遇袭,粮草全部被烧了!”

    萧达格蹭的跳了起来,室肪也差点没能坐住,两人脸色铁青,室肪说道:“还好,阴山县的粮草还有不少,足够各路大军坚持到下一次大峡关粮草运送来。”

    然而,紧接着又有一名亲兵冲了进来:“启禀大王和室相公。阴山县仓库中粮草全部被烧了!城外的草料场中二十余万石的干草刍豆也被一把火烧个精光。”

    刚刚站起来的萧达格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他此时恨不得将押送粮草和看守阴山县粮草的守将千刀万剐。

    阴山县城位于银州境最中间,是交通枢纽。城中存放的粮草数目极多,接近三十万石,有本来便存在库中的,也有新近劫掠来的,是萧达格最大的底气之一,如今一切都已经被烧了个精光。

    “现在不知两位有何打算?”铁掌狮陀低声问道。

    萧达格略作思忖,而后说道:“粮草只要去抢去夺,就不会缺少。可错过的机会就难以挽回了。我等依然会按照之前的计划,将祥符国的援军挡住,全力攻打河口县,活捉叶尘。只要捉住或者杀死叶尘,整个祥符国瞬间便会分崩离析。至于那些义军义勇,特别是其中一些江湖高手,现在看来倒是个大麻烦。粮草被烧,说不定便有很大的原因是他们所为。”

    铁掌狮陀说道:“我此次南下,带了不少高手,这些冲着祥符国朝廷悬赏令的江湖高手便交给我好了。只要王爷和室相公在杀死或者活捉叶尘,立下不世大功之后,向太后报功之时能够加上我的名字便行。”

    萧达格室肪对视一眼,前者说道:“好,这件事情就交给狮陀统领了。狮陀统领放心,事成之后,自不会少了狮陀统领的一份功劳。”

    …………

    …………

    河口县中的气氛就像被拉开的弓,弓弦一点点的绷紧,几近崩裂,几乎让人窒息。

    城中百姓脸上看不到笑容,酒店青楼更是没了生意。而河口县城门因为附近已经有辽人的侦骑探子出没,也只在每日午时开放一个时辰。在这个时候,甚至连地痞泼皮、浮浪子弟都识趣的乖乖留在家里,让县衙变得好生清静。

    整座县城中,唯一还有些生气的就只有叶尘的行辕所在。

    胡三光一直没有放弃劝说叶尘撤离:“陛下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还请陛下在辽军包围线还在十里之外近快撤离?”

    叶尘摇头笑道:“自古以来,没有人敢说有十成必胜把握,若真有人这样说了,那肯定是骗人的。”

    唐兴武这些天渐渐发现叶尘实在是一个没有多少架子或者说不怎么重视虚礼的皇帝,所以说话也较刚开始随意了许多,此时适时说道:“但至少陛下有很大的成算,否则陛下当不至于冒此风险。”

    “你倒是对朕有信心。”

    “这几日看了陛下的布置,越来越有信心。”唐兴武说道,“当然,这也是因为陛下,若是换成其他人,就算同样的布置,臣最多有一成把握。”

    叶尘沉默不语,半响之后摇头:“胜负之望,不应该寄望于一人。即使是朕也不行。”

    “可这一回陛下驻足河口县不就是希望辽贼只将眼睛放在陛下一人身上?”胡三光说道。

    叶尘闻言转头,看了一眼胡三光和唐兴武,说道:“朕的确是想以自己为诱饵,盼着辽人来赌上一把,就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