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百零一章 银州

第八百零一章 银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银州城如今的街道上尽是拖儿带女逃进城来的百姓,纵然幸运的逃过了辽军的劫掠和杀戮,带着仅存的细软家当逃进了银州城,但偌大的城市却没有他们安身的地方,绝大多数只能在别人的屋檐下生活。

    农历十一月份的西北已经极为寒冷,一夜过去便会有几十个人被活活冻死,官府安排几辆马车走街串巷,将无人收拾的尸骸一条条的捡起来送去化人场。化人场就在银州城的西南角,现在还正冒着烟。

    这就是现在的银州城————任何一个城市只要被敌军所围攻,多半都会是这幅凄惨的场面。

    事实上,若非是皇帝陛下亲自带领援军将至的消息已经在银州城内传开,在银州城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给上至玄武军团副军团长黄东秋和知州大人徐克刚,下至寻常百姓极大的鼓舞,否则如今银州城的场面只会比眼前这一幕更加凄惨。

    “辽贼又开始攻城了。”

    “辽狗又攻城了。

    声音凄厉,如夜枭惨嚎,让混乱的市井顿时安静了下来。

    寂静仅仅维持了一瞬间,前方随即涌起一片人浪,街道上鸡鸣犬吠,骡马相嘶,哭声喊声一片沸腾。

    人们你推我搡,纵然还有高高的城墙,城门也早已紧闭,但街上的行人还是像是没头苍蝇一般乱冲乱撞。

    不过,也有官府衙门捕头、衙役被组织起来,再加上被官府以悬赏令为引子,威逼利诱的将城中见过血的一些黑白两道帮派和各个大户人家、商行的护卫组织了起来,又凑了四千人,并且下发了盔甲和兵器,进行了简单的训练之后,就上了城墙,帮助守城。

    此外,还有足足四万多从寻常百姓中挑选征召的青壮年被组织起来,脸色苍白,一脸恐惧,但还算紧张有序的帮忙将守城物资搬运上城头。

    …………

    …………

    “三天之内,必须攻下银州?”

    银州城外辽军指挥台上,萧达格意气风发。

    一直以来,耶律休哥都被称为辽国第一名将,结果先是在半年前交换人质是惨败于祥符国之手。近日又有消息传来说耶律休哥带领足足二十万皮室军竟然不但没有将叛军消灭,而且未能攻下祥符国临时修建的两个军堡,而且损失惨重。

    如今他萧达格带领大军攻下了大峡关,打下了银州大半疆土,如此泼天大功,在辽国一时无人可以匹敌。

    “这银州城明明只有三千守军,可是却远比我们想像中的要难攻。如今杨继业那边我们已经派了足足四万大军去拦截对付,夏京那边必有援军过来,我们只要先攻下河口县,防住夏京来的援军,才能安心攻打银州。”南院大王萧达格身边是萧太后派来的枢密院使室肪,他轻叹一声,说道,“更别说我们在银州地境人生地不熟,不比府州、金肃一带,如今我们虽然战了优势,但还是要谨慎为好。。”

    一名枢密院使,一名南院大王,两位大辽的重臣站在祥符国腹地银州城外辽军后方指挥台上,远望正在攻守银州的双方大军,一时气象迫人。

    “有人带路,何须担心。”萧达格仰头哈的一声笑,“这些商人,可是能量不小,胆子也不小,这次能够这么快攻下大峡关多亏了这些商人帮助我们将他们的护卫换成了我们的勇士,混入大峡关做内应。我看吊死他们的绳子他们都敢卖过来。”

    “听说前几日,殿下灭了一户商人?”室肪忽然问道。

    “又不是大辽子民,杀几个、抢几个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萧达格哈哈大笑,“你还别说,那户商人家的几房妻妾和两个女儿长得都很水嫩,若室相公有兴致,本王将商人那对女人送你如何?”

    “唉!他们帮我大辽做事,好歹留他们一条狗命才是。”室肪无奈的摇了摇头,“汉人有个说法,叫做千金市马骨。留着他们,重用他们,能引来更多祥符国或者宋国的商人投效。”

    千金市马骨的故事,萧达格也听过,不需要室肪多解释,此时更是有些不以为然。

    “大峡关已经掌控在我们手中,银州下辖五县已经三县打下来了,河口和灵武县也就这几天的事情。若能攻下银州城,局面之好,攻势之顺,就算是趁势发兵夏京,让祥符国灭国也并非不可能。”萧达格说到这里,见室肪微微摇头,不由眼神闪烁不定,说道:“以室相公的看法,
暗界至尊吧
接下来当如何做?”

    室肪不假思索的便说道:“以打促和,见好就收。”

    萧达格惊讶张大了双眼,问道:“你跟太后说过了?”

    “这正是太后的意思!”

    室肪越来越受萧太后的信重,这让萧达格有些不舒服。不过对眼下局势的判断,这一点他是能认同的。

    越是深入银州,辽军面临的危险就大。银州的土地对喜欢纵马追风的契丹铁骑来说,实在太过狭促。进退只有几条路,就像钻进风箱里的耗子,让他们很没有安全感。

    见好就收,逼迫祥符国交出叛军,并将府州划归辽国,且赔偿白银五百万两,这本来就是萧太后认清国内形势之后,给室肪所下达的战略目标。萧太后很清楚祥符国国基已稳,十数万大军强悍,又有火药包、巨型强弩等军国利器,想要灭了祥符国,非要举全国之力,并且杀敌一千,伤敌八百。即使真的灭了祥符国,也必定会让国内忠于她萧太后的嫡系大军损失惨重,到时候定会压制不住国内本来就对他存在异心的各个大部落,而女真、蒙古等附属异族也必定会趁势谋反。实在是得不偿失。

    就在这时,一名骑手自西而来,穿过了营地,一直冲到了他们所在指挥台下面。

    片刻之后,萧达格的一名亲兵走了上来,递上了一份军情。萧达格打开一看,脸色便是一变。

    “怎么了?”室肪心中一跳,急声问道。

    萧达格黝黑的脸庞如阴如晦,阴沉沉的说道:“叶尘果然名不虚传,带领三千黑骑来援,在河口县与正在攻打河口县的一万我军冲锋之时,以神箭之术射死了主将萧立峰,大败我军,并追杀百里,我万余大军损失三千多人。如今叶尘已经进驻河口县!”

    “叶………尘………竟然亲自御驾亲征………”室肪一字一顿,低沉下去的语调仿佛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叶尘御驾亲征有什么意外。”萧达格摇头,面黑如铁,“太后不是早就说过,只要我们攻入银州,叶尘多半就会御驾亲征!”

    “这消息可是确实?”室肪已经顾不得宰相的风度,急声追问,“是从哪里得来的!”

    萧达格将手上的情报递给室肪,说道:“从河口县败退回来的一帮废物所说。”

    萧达格顿了一下,眸中精光闪动,又接着说道:“不过,按照这份情报中所说,河口县中本来只有一千守军,已经在他们攻城一日中死了近半,也就是说加上叶尘带来的人不足四千。”

    室肪看了军情,叹了口气,说道:“只要有叶尘守在哪里,四千人至少得当成一万人用。想要攻下河口县,至少要三万兵马。而且据鹰眼卫的探子回报,从夏京来的一万援军已经快要到达清山县。”

    “没那么多兵马啊!”萧达格苦恼着拧起眉,“再说银州还没打下来呢。”

    银州的守军已经是坚持到底了,连士气都莫名的高涨,这让辽军上下觉得很棘手,如同面对刺猬一般避之唯恐不及。

    萧达格咬牙说道:“依我说,既然叶尘已经来了,与其让其躲在一边暗中对我们施以诡计,不如我们先夺了河口县,说不定能够斩杀或者活禽叶尘,那祥符国灭国便指日可待。”

    室肪沉思半响之后,也渐渐有些心动,说道:“并且河口县城防比起银州相差太大,攻起来更加容易。只是那一万从夏京来的援军绝对不能让他们进入河口县内,否则有叶尘坐镇,我们再想攻下来,难度太大。”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都从彼此眼中看见了对滔天大功的渴望,同时点头:“既然叶尘敢带三千人马进驻河口县不走,给我们将其斩杀或者活擒的机会,我们怎么能够浪费他的这一片好心!”

    …………

    …………

    叶尘的天子行辕已经设在了河口县。为了与入寇的辽军决一死战,叶尘身边胡三光、唐兴武带着总参谋部的一群参谋,以及河口县知县和负责守城的营长上上下下都拼命做着准备。

    两日来每日聚会公厅,无一例外都是面色凝重。只有叶尘看起来甚为悠闲,但在来到河口县第二天,叶尘亲手书写了一封小册子,胡三光和唐兴武等人都知道,这是陛下亲自所写的作品,只是叶尘一直不透露,他们也不敢问。

    直到叶尘此时拿了来,胡三光才说道:“敢问陛下,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