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悬赏令与御驾亲征

第七百九十八章 悬赏令与御驾亲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特别是羌族、土族、土蕃等少数民族凡是成人男丁,便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祥符国朝廷出这般悬赏,定会让很多人动心。

    让他们上战场正面与辽人厮杀自是不肯,但是装作百姓,不对!他们本来就是百姓,潜入辽军占领区,或者对辽军侦骑、探子、岗哨等单独或者小股部队进行刺杀、狙杀还是可以的。

    …………

    …………

    “出事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一个瘦小如猴,面孔也有些像猴子的年轻汉子几乎是滚着冲进了西北楼。

    楼外的西北夏京常有的寒风吹着,随着风声响而楼中则是一片人声:“打听到了没有?”

    不管是哪个国家,只要是生活在京城中,就少不了有一双好耳朵,哪个不知道今天肯定有坏消息入京了,市井中的气氛都明显不对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半百老者声音低低的,肃然说道:“可是府州那边败给辽狗了?”

    “不是府州。”那个身形如猴的汉子声音抖得厉害,两只眼睛睁得老大,凸起的眼珠子仿佛就要掉出来,“不是府州,是银州的门户大峡关丢了,辽军已经兵围银州。”

    他用着介乎于尖叫和惨叫的声音高喊着。

    酒楼中的一群人都跳了起来,说道:“怎么可能?难道是宋国也兵来犯。”

    稍微懂一些地理知识的人都明白,银州根本就和辽国不挨着,那银州门户大峡关也是直面宋国葭州,距离辽国还有七八百里路呢。

    半百老者指着瘦猴汉子的鼻子,喝道:“赵老四,别乱说话啊!银州距离夏京不足五百里,怎么可能会丢?小心给抓到衙门里治罪。我可是听说最近监察院又颁布了一条什么造谣罪。”

    “呸,我赵老四什么时候乱说过话。”赵老四气得往地上吐了口痰,“王老伯,你老贵人多忘事,忘了我那在军枢部衙门里做事的姐夫了?当真是银州被围了。并且不是宋军,就是辽军,至于辽军为什么会出现在银州地界,我听我姐夫说是狗日的宋人不敢我们祥符国兵,给辽狗借道将辽国十万大军引到了银州,并且宋军还给辽狗提供粮草。”

    这王老伯顿时默然,赵老四这个常在一起喝酒的街坊,的确是有个在军枢部当差的姐夫,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

    “这下可不妙了。”坐在店内深处的一个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神色凝重的说道:“银州距离夏京五百多里的路,银州一失,辽军长驱直入,直逼夏京啊!”

    中年男子的的话让每个人都变得脸色苍白

    “刘先生,可别自己吓自己,银州被围是真是假还说不准呢!”赵老四听了这话就又一下鼓起了眼,但那刘先生却当没看到,“退一万步讲,就是银州当真被围,只要陛下出马,辽军自会被打跑。”

    “不过,银州被围这事多半是真。”刘先生又说话,“你们怎么不想想,开战这么些天了,辽狗竟然还被堵在府州、金肃边界上,要不是他们用的是声东击西的计策,手脚怎么可能会这么慢?辽狗铁骑之强,这些年可是天下无军能敌,更何况他们就算攻不下城寨,见到坚城、军阵就绕路走,如水银泻地,如何阻挡得了?现在打了这么些天,辽军也没在府州和金肃攻下一地,且没有多走一步,肯定是佯攻。”

    这刘先生在西北楼楼周围的几个坊中有些小名气,是夏京城第一蒙学堂的一名教习,一群人对他的见识都很佩服,听他这么一说,还残存的一点侥幸之心,全都化为乌有,一个个脸色变得惨白。不少人甚至动了收拾细软,准备跑跟的心思。

    这时,一大队骑兵就在楼前的大街上扬鞭而去。

    大街上是人人侧目,因为这些骑兵不是寻常骑兵,而上皇帝陛下的黑骑亲卫。祥符国没有人不知道,黑骑只有陛下和皇后,以及两位贵妃娘娘能够调动,而能够调动这么多黑骑,显然只有陛下一人。

    “是黑骑,人数当在三千左右。”

    “怎么这么多?”

    “这是往银州方向,莫不是陛下又要御驾亲征。”一人猜测道。

    可也就在这时,楼下传来报童的卖报声:“卖报,卖报了,宋国借道辽狗,大峡关失陷,银州被围。陛下御驾亲征。”

    “卖报了,卖报了,朝廷拿出五百万两银子广悬赏令,一个辽兵头颅十两银子,一个辽军将军可值万银,可入善人榜,积分翻倍。”

    西北楼中众人呼啦一声
宁小闲御神录小说5200
站起,一片哗然。

    “没想到银州真的被围。这下夏京危险了。”

    “危险什么,没听到陛下已经御驾亲征,辽狗很快就会被赶出去。”

    “就是,就是,朝廷敢让报纸坦白银州被围真相,说明根本就不担心此事。”

    “也是,谁能想得到宋国会给辽狗借道,所以说银州被围就是一个意外,陛下带领黑骑所到之处,辽狗很快就会土崩瓦解。”

    “咦!刚才那报童说五百万两银子悬赏令,善人榜积分翻倍。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去,买份报纸一看不就得了。”

    “别急,西北楼不光有茶博士,酒博士,这有报博士,很快就会拿着这期新报纸上来给我们解读。”

    …………

    …………

    暮色苍苍,马蹄声声,叶尘带着三千黑骑就在夏京城军民的希冀和担忧中,没有携带任何天子仪仗,装驰离了夏京城,赶赴银州境。而曾尚飞带领一万京都城防军却并不是说走就能走的,还要准备各种事情,最早也要等明天才能出。

    当然,叶尘自然不可能真的只带着三千黑骑,胡三光带着大半安全部最精锐的探子或明或暗的随驾左右。军枢部总参谋部也有最优秀的一批参谋跟随。暗卫司另有五百名最厉害的暗卫随行。

    叶尘一行人飞驰在荒原上,没有月亮的夜晚,只有阡陌纵横道路还能看得清楚,若是放在野外或者立国之初祥符国的路,晚上如此飞驰,只要一个不小心,就立刻就会折断马蹄,重重摔倒地上。

    但立国之后,夏京附近的官路进行了很大的修补,但坑坑洼洼的情况还是少不了如同西式的弯月照不亮地面,再跑下去,摔断骨头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大,但叶尘并没有减的意思

    叶尘出京后一路走得极快,甚至连深沉的夜色也不在乎,从日头偏西,一直到掌灯时分,直接就奔出了五十多里,清山县的灯火已经是遥遥在望。

    叶尘一行距离青山县还有十里多的时候,便被早早等在此处驿站的青山县文武官员跪迎至城中。黑骑和暗卫自有清山县官府安排食宿问题。

    清山县最大的一座府邸已经成为叶尘的临时寝宫,叶尘用过清山县准备的膳食之后,胡三光便来开始汇报刚刚得到的最新情报。

    “启禀陛下,刚刚得到消息,银州治下五县已有三座县城陷落,其中沙坡县知县关文降贼。另外两县知县已经和守将一同战死。”

    房中军枢部的几名参谋顿时一脸怒意,若不是在陛下面前不敢造次,早就开口大骂。反倒是叶尘眉头一皱之后,便恢复平静,因为他知道在历史上从来不缺少投降的人,地位更高的人在后世那场倭国侵略中沦为汉奸也有不少,区区一个知县,还真算不了什么。

    “这消息是如何打听到的?”叶尘平静的问道

    “回禀陛下,今日,关文和几名叛贼被辽贼派到银州城下劝降。”

    叶尘点了点头,说道:“河口县和灵武县还没有丢?”

    “据探子汇报,萧达格麾下十万大军分出四万人去拦截大将军带领的一万五千折兰和黑狼军团的人。另有五千驻守大峡关,五千人马护送粮草,只剩下五万人。四万人在攻打银州城,一万人在逐个攻打银州附近县城。所以,目前河口县和灵武县还没有丢。”

    叶尘思绪沉沉,说道:“萧达格是想一心攻下银州,以银州城内储藏粮草、辎重即使没有宋军粮草支援,也可够他们吃上两三个月。并且有了银州城,他们进可攻,退可守。然后再与攻打府州、金肃县的辽国部族军,以及耶律休哥二十万皮室军里因外合,一举覆灭我祥符国。不愧是萧太后,果然好大的手笔啊!这一次是朕低估了这个女人。”

    “好了,你们说说,朕应该去河口县,还是去灵武县。或者说去了之后,又该如何去做?”叶尘对曾尚飞挑选的最优秀的几名参谋说道。

    这几名参谋精神一振,顿时将思考了一路的想法抢着说了出来。

    总的来说,几名参谋的分析是中规中矩,或者说都是将叶尘的安危放在位的情况下进行分析决定的,所以因为灵武县紧挨着夏京地界,距离此处也最近,几名参谋一致认为叶尘应该在灵武县主持抗辽大局。

    这样的结果,显然并不是叶尘想要的,他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可有抗辽良策。”

    抱歉,今晚上只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