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九十六章 山雨欲来

第七百九十六章 山雨欲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野战不同于镇西堡朱雀军团的防御战,有沟壕,有拒马,有矮墙。虽然正面骑兵彻底乱了,但是悍勇的辽军骑兵散着队形依然冲了上来,步兵将手中快弩中四支弩箭一次性射完之后,没有再给快弩上弩箭,直接丢下了快弩,换上了长枪。

    祥符国的步军阵列,紧密的阵型肩膀几乎挨着肩膀,高高举起的铁枪只能看到雪亮的枪尖连成一线。韩涛敢以一千步兵和一千骑兵出城,并且正面挑衅对战辽军,除了他手扔火药包的绝活和人手一支的快弩之外,就是因为依仗着长枪阵的存在。

    来自身后的鼓声,节奏又变了,沉重而缓慢,祥符国步卒用力的踏着鼓点,一步步缓缓向前,逆着如同洪流一般辽军骑兵,斜向上举着铁枪,毫无怯意的反冲而上。

    枪尖直刺,前方的辽军骑兵刀光方落,侧方和后方的铁枪就紧跟着刺了过来。步兵的阵列远比骑兵紧密得多,阵前的一名辽军骑兵,就要面对三五柄长枪。进退不得,抵挡不住,被反冲上来的铁枪全部刺死。

    一步一喝,一喝一刺,长枪阵前,人马之上皆是多了很多窟窿。。

    来自交锋处的惨叫声传遍了战场,见前面的同袍被刺杀得毫无还手之力,后面跟上来的契丹铁骑立刻转向,无论是包抄,还是回撤,都强于拥堵在阵前。

    只是迟了。

    一千祥符国下马之后的骑兵同样射空了弩箭,然后纷纷翻身上马,配合着步卒的攻势,斜斜的向阵前辽军的侧翼起了冲锋。正欲转向离开的辽军铁骑被当头堵上了去路。祥符队步骑左右交击,辽军军势一乱,瞬间溃败,毫无还手之力。

    …………

    …………

    自从祥符国立国之后,韩涛此生最大的梦想便是封侯,要封侯便要立下足够多的战功。而有战功,便要有强军。所以,这近一年来,他一心扑在练兵之上,将军枢部总参谋部颁布的各种作战条例和训练操典,以及战阵之法研究通透,此外他对待士兵如亲子,训士卒如严父,全向心的投入到练兵之中,他麾下军队却正是叶尘计划中想要打造的职业军队。

    耶律鹤城在后在看得目眦欲裂,挥旗驱马,直接冲出了中军。萧天舟木一下没拉住他,就看着耶律鹤城带着他的本队向着前方交战的区域冲了过去。

    只是他刚刚冲前了百十步,耶律鹤城只见祥符队正中又有一道成人脑袋大小的黑影远远地从前方飞来,落在耶律鹤城右手二十多步处轰的一声巨响,将附近二十多个骑兵炸飞,耶律鹤城坐骑被惊得人立而起。

    对祥符国火药包畏惧,自半年前两国交换人质时辽军大败之后,便深藏在辽军将领们的骨子里。耶律鹤城紧紧攥住缰绳,白的脸上冷汗涔涔。他终于记了起来,刚才萧阿玖就是被韩涛以人力扔来的火药包炸下马,然后稀里糊涂被快弩射死的。

    “可惜!”韩涛暗叫可惜,自己扔这东西的准性还是差了点,只差一步就能炸死一个辽军大将了。这可抵得上上千斩。

    不过,这一火药包也震慑住了辽军主将,让耶律鹤城不敢再上前。主将退缩,出援的兵马就变得犹犹豫豫,行动之慢,却让人想象不到这是威震万邦的契丹铁骑!

    阵前死伤狼藉,后方援兵不至,冲击军阵的辽军终于不支而退。祥符国的的骑兵挥舞着铁枪,追杀得辽军骑兵狼奔豕突,四散奔逃,直到两军之间的战场中央,方才得意的回转。

    骑兵举着枪回到阵列中,更为响亮的欢呼声在后方张家堡城墙上响起,韩涛安排一个排的亲兵毫不客气的提着大斧上前去斩取功。

    韩涛拄枪而立,脸上没有打赢了胜仗的欢喜,有的只是疑惑和凝重。他出战本为摸清眼前辽军到底是辽国南院大王萧达格麾下州军,还是他猜测中的部族军队,顺便也打压一下辽军气焰,让其不敢贸然深入国境。即便无法阻止,也要逼辽人在张家堡多留兵马。

    韩涛之前的怀疑果然成真,张家堡外面的辽军明显不是京州军,而是辽国战力相对最低的部族军。那南院大王萧达格带领的十万京州军精锐去了何处。韩涛心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不安。

    远远地看了辽军一眼,韩涛扫过十多名俘虏,面无表情的抬手向后一摆,鼓声停了,城头上的欢呼声停了,阵中的官兵们也静了下来,战场中一片寂静。

    对面的辽军在看着,身后的将士在等着。

    “回城。”韩涛说道。


召唤之猛将时代无弹窗
    清脆的钲声随即响起。

    鸣金收兵。鼓车先退。两翼步卒后转,徐徐退了三十步。马军紧随在后,三十步后,重新列阵回头。最后只剩韩涛拄枪阵前,亲兵列队左右,可辽军气为之夺,竟不敢稍动。

    再多看了对面浩荡敌军一眼,韩涛转身退后,随即没入阵中。

    万余辽军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祥符国不到两千人一队一队交错着倒卷而回,由步至骑,又由骑至步,直至那面招展的赤红大旗消失于城门之内。

    当张家堡北门缓缓合上,城中的欢呼声再一次如雷霆一般暴然响起,万胜、万岁的呼声撼天动地。声浪滚滚,传之四野,竟把城外的数千战马给吓得乱嘶乱蹦起来。

    在麾下骑士们的手忙脚乱中,耶律鹤地和萧天舟木面色如土,相顾无言。

    一军先锋才越境,便惨败在张家堡城下。五百多阵亡虽不多,但一点战果都没捞回来,丢尽了自家脸事小,堕了三军士气乃是无可挽回的大错。到了南院大王那里,保不准就会被摘了人头来提振军心。

    两人心中皆是惶恐,却是半点也笑不出来了。但二人却不知道,他们战败是小事,可是由此暴露了萧太后和南院大王,以及宋国某个大人物定下的瞒天过海大计,才是关键。

    …………

    …………

    夏京,皇宫政务殿。

    胡三光一脸肃然的说道:“陛下,关于辽国南院大王萧达格有一件事情有些蹊跷?”

    叶尘说道:“何事?”

    胡三光说道:“自三个多月前,萧达格亲自调兵至辽国武州边关,直逼我祥符国府州、宁边、金肃之后,萧达格便与辽国武州官府,以及鹰眼卫全力搜捕我安全部在武州的细作,力度极大,甚至宁愿枉死一些汉人,也要将我安全部在武州境内细作一网打尽。为此安全部在武州损失近半人手,另外一半臣也让他们暂时撤了回来。以致于我们对南院大王麾下兵马侦察只能借用远距离以望远镜侦察的办法。当时以为辽国是为了报复他们细作在我们祥符国频频被现的事情,便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三天前府州张家堡等地出现辽军来犯之后,臣便重新派人进驻武州,建立据点。不料去的人现,辽国竟然动用一万多部族军直接封锁了边关,难以进入武州。臣得到下面人报告之后,经过分析认为如今大战已经开始,辽军封锁过境根本没有多大意义,更何况宁愿动用一万大军特意做此事。”

    叶尘闻言,细细听了之后,说道:“显然辽人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不想我让我们知道。”

    叶尘紧蹙眉头沉思半响之后,心中渐渐有些不安,但因为掌握的信息有限,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线索。最后只能说道:“八百里加急,将此事送到府州杨继业和李光顺那里,嗯!给折御勋和展熊武也送过去,他们在前线,掌握的信息比朕多,他们应该能够判断出辽人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们知道。”

    …………

    …………

    府州。

    杨继业正忙碌着,距离辽军来犯已经两天了,突入府州、金肃、宁边境内的辽军受到了黑狼军团和折兰军团强烈的阻击,攻势并没有太大的进展。受害的村落乡镇虽多,但绝大部分百姓都已经撤入城内或者军寨之内,伤亡并不大,主要就是一些百姓没来得及搬走的物资被抢走了不少,房屋也被烧毁了一部分。

    这两日,宋辽两军在祥符国东面与辽国交界的府州境内张家堡、黄家堡和金肃、宁边境内大小数十仗,有败有胜,但几座城池和军寨军堡依然安然无恙。至于在东北和北面与辽国之间的镇西堡和镇北堡之战,辽军更是损失惨重,未能踏入两个新修建军堡半步。

    “现在看来,耶律休哥统领的二十万大军兵分两路对镇西堡和镇北堡的攻势比军枢部总参谋部推测的还要大,可见萧太后将叛军消灭于国境之内的决心极为强烈。”

    “相反,辽军对我祥符国东面府州、金肃、宁边两县的攻势远比预计的要软弱,事前总参谋部预测辽国内战持续了三个多月,辽国朝廷储藏的粮草军备消耗极大,所以综合结果是辽军并没有做好大规模入侵祥符国的准备,现在看来是正确的推断。南院大王萧达格既然没有做充分准备,便仓促进兵,想打到府州城下,自然可能性很小。”杨继业心中暗忖不已。

    第四更送上,深夜直接四更,诸位兄弟若是再不给个捧场,投个月票,我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