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九十四章 竟然敢出城来战

第七百九十四章 竟然敢出城来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战况渐渐降温了,除了几架抛石机还在发射最远程的一号火药包轰炸外,朱雀军团地快弩渐渐地都停止了下来。其实就是还在抛射的抛石机,它们的目标也都已经转向了远方正在溃退的败兵。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几千具士兵的尸体,还有铺了一地地无数死马,墙边的壕沟里更是被堆积层叠的人和马的尸体填满。

    冲入矮墙的几千辽军前军部队中,绝大多数根本就没有找到机会和朱雀军团一战,他们不是被自己人挡住了,就是止步于矮墙和壕沟之下,无数地辽军士兵就是在壕沟里钻来钻去。徒劳地想寻找一个死角或是突破口出来,结果便被射死。

    相反,朱雀军团的快弩手和抛石机连、巨型快弩倒是几乎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射击,交叉的火网不停地收割着人命,直到再也没有目标好打为止。

    一匹满身是血的马漫无目的地在路中间走着,它的身上也开出大血口子,这孤零零的战马全身发抖,踱到壕沟边看了看,跟着就轻轻跳了下去。一声不吭地又站了片刻后。马儿打着哆嗦软倒在地,四脚朝天地抽搐了几下。连一声哀鸣都没有地死掉了。

    冲击拒马和木栅栏的辽军士兵总是零零星星地,从来没有一个人有机会对朱雀军团防线构成真正的威胁。这对于镇西堡守军朱雀军团来说是一场完胜,而对攻打镇西堡的辽军来说却是一场惨败。事实上,类似于这样的一幕同一时间在镇北堡也在发生。

    越界一日,攻入张家堡境内的辽军,已经清扫了张家堡附近二十里之内所有的村落,但作为主力的五千兵马自始至终直接压到张家堡之外,驻扎在城东偏北离张家堡最近,只有四里距离,名字叫寒泉村的一处村庄中,遥遥压制住城中守军。

    两名主将萧天舟木和耶律鹤城已经在小村子中歇了两日,纵然不去打草谷,下面的人不会短了他们身边的好处,可两人体内的血液已是躁动不已,恨不得能代替手下在祥符国境内烧杀抢掠一番。但来自南院大王萧达格的严令,让他们不敢少有违逆。

    十一月九日,也是辽军入境的第二天,张家堡城头上鼓声大噪,城外的辽军便如被惊起的蝗虫,立刻蹦跶着动了起来。

    萧天舟木和耶律鹤城也立刻从安营扎寨的寒泉村中出来,望向张家堡的城头。

    “张家堡里面只有三千人马,还敢出城?”

    “大概是想提一提士气吧。”

    “会不会有援军?”

    “探子一直都没回报。这一马平川,大股的祥符国援军出来后还能瞒得了人?更何况我们的任务不就是尽可能的吸引更多的祥符**队来此吗!”

    “话虽如此,但万一援军来多了,我们打不过,损失惨重,回去南院大王殿下也不会给我们太多的补偿。”

    萧天舟木和耶律鹤城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换着想法。在两人视野之中,张家堡的城门中开,两列贯甲持矛的骑兵从城门中鱼贯而出,越过吊桥后,在城壕外分列官道左右。

    张家堡可是典型的军寨,所以城外并没有民居聚居,最近的寒泉村也在四里外。甚至一里之内连手臂粗以上的树木都没有,只有官道上,还有些酒家和亭舍,只是已经给烧得干净。有着足够的布战阵空间。

    “大概两千人,他娘的,站得怎么这么整齐。”耶律鹤城笑了一声。那些骑兵,即是军阵的一部分,也当是保护列阵时脆弱的军队的作用。只是列队如此整齐,在他眼里,实在是多此一举。

    萧天舟木也回以不屑的一哼,说道:“也只是整齐罢了。倒是盔甲武器果然精良,比宋军还要精良。不对,他们普通士兵身上穿的也是铁甲。哈哈哈这下发财了,到时我们一家一半。”

    “好,就一家一半,就这么说定了。”耶律鹤城一口应承。他们有一万多人,虽然散出去打草谷大半,但这里还有五千人。辽军野战从未怕过别人,此时人数占优,更是一丝一毫的担心都没有了。

    面对出战的张家堡守军,萧天舟木和耶律鹤城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将视线的落点放在张家堡的城头上。如果城上的防守稍有松懈,他们就要试一试能不能趁机冲入城中,可惜云集在城头上的抛石机和极为显眼的巨型强弩让两人不敢冒险。祥符国火药包和巨型强弩的厉害他们虽然还没有
回到三国当皇上txt下载
领教过,但却也听说过。

    出城一千骑兵之后,则是一千步兵。上下一身雪亮的铁甲,连脸都给遮住,拿着长枪,带着快弩,亦是分作两部,在两部骑兵外侧列阵站定。

    “比骑兵还要整齐,配上这铁甲看着倒是好看!”耶律鹤城冷笑了一声,对祥符国出来野战不屑一顾,但对他们的装备眼红无比。

    “带队的是谁?”萧天舟木想知道谁领军出阵。两翼看起来已经站定了,只留下了中央的空隙。

    一面赤红色的将棋就在这时从城中缓缓移出,旗面血红,而边缘上则镶了一圈黑边,上面绣着一头黑狼正在啸月,旗子右下脚斗大的黑色篆字写着韩字,这正是军团直属四个旅的旅长军旗的样子。在旗帜之下则是十几骑骑兵以及一批步卒。

    “呵呵呵竟是守将韩涛亲自领兵。”耶律鹤城有些意外,便回头说道:“听说韩涛是祥符国皇帝当年的亲兵,实力高强,不可轻敌。”

    萧天舟木看着依然拥在城头上的一排守军,又不无遗憾的叹了一声,说道:“可惜这韩涛做事倒是谨慎,自己都出战了,还让那么多人守在城上作甚?”

    “哼,那不是谨慎,而是胆小。”萧天舟木笑了几声后,脸色一冷,阴狠狠的问道:“要不要杀过去?”

    耶律鹤城摇摇头,说道:“不用,我们在这里以逸待劳就行,既然韩涛出战了,应该不会装装样子就缩回去的。”

    韩涛带领骑兵提着缰绳,小碎步的前进,而步兵则踏着鼓点,一步步的徐步向前。

    脚步声与鼓声汇合一处,不见一丝乱,每一步都撼动着旁观者的心神。从城门处前行了五百步之多,方才停了下来。

    辽军的两名主将一开始还挂着不屑的笑意,可随着祥符**队军阵的移动,笑容也渐渐收敛。到最后,出城的祥符**队前行五百多步而阵列不乱,萧天舟木和耶律鹤城的脸色全都变了。

    兵法云,军阵有气,望气可知强弱。耶律鹤城和萧天舟木两人虽然没有学过兵书,更不懂什么望气法,但打了多年的仗,眼前这支部队能不能打那是一目了然。

    列阵其实很简单,但列阵后在行进过程中还能够始终保持队形这般整齐,这就不寻常部队能够作得到的。萧天舟木和耶律鹤城这些年见过的部队也不少,纵然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十步一驻足,二十步一整列,正常的步军阵列绝不可能一口气向前走五百余步而不乱。这也是步兵最忌讳撤退或者行军时被骑兵偷袭的原因,寻常情况下只有挨打的份。这些年契丹人和汉人打仗最喜欢的便是利用自己骑兵优势用此战法。

    眼前出城的祥符**队总数不过两千,但这两千人,在萧天舟木和耶律鹤城看来却绝对是精锐。军行如山岳,缓缓压了过来,甚至给人以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支祥符国部队看起来不好对付啊!”萧天舟木神色中渐渐有了一丝凝重。

    “哼!故弄玄虚而已,你忘了来之前上面通报的祥符**队的相关情报,里面提到祥符**队这半年以来,从上至下经常训练那什么队列,走得整齐点算什么。”耶律鹤城低声道。

    祥符**队军阵所处的位置,已经超出城上守军的保护范围。就算是巨型枪弩和抛石机这么远的距离准性大减,且杀伤力有限的很。张家堡守军主动脱出城墙上的保护,看起来就是要堂堂正正的打上一仗,他们自然不会退缩。

    韩涛的大旗就在全阵的前方,他本人也立于阵前。身后三百亲兵前后分作三排,阵型远比两侧更为单薄。在两翼,骑兵解蹬下马,步兵倒是照常拿着快弩。

    这分明就是陷阱的模样,但这个陷阱上的饵料却香喷喷的诱人垂涎欲滴。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能将果子从树上摘下来。

    韩涛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凭借这人数不过两千人,或许是精锐,就能胜过数倍的对手?

    萧天舟木开口道:“前天通报祥符国那什么旅长以上将官资料,我记得其中提到韩涛本是一名江湖一流高手,当年祥符国皇帝以那什么道家至宝吸引天下武道高手前去,以那传说中半死迷宫将他们擒获,然后全部将这些白痴武道高手全部收服为已用。这韩涛便是其中一个。

    这是第二更,还有第三更,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