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十万辽军去了何处

第七百八十八章 十万辽军去了何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而镇西堡内,王带领朱雀军团留守人员三天的拼命赶工,镇西堡地防御体系已经基本构建完成。

    因为耶律寒夜是两股辽国叛军中的主力,所以追击他们的是辽国平叛大军统帅耶律休哥亲自带队。率兵十万,全部是皮室军。

    …………

    …………

    对于祥符国来说,辽国南院大王萧达格十万铁骑犯境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但对寻常百姓来说,却是战争突如其来,并迫在眉睫。而且不再局限于境外镇西堡和镇北堡,而是为贴近夏京城的宁边县和府州地区。夏京城上上上下都无法再置身事外,将战争视为千里之外的事了。因为辽军一旦破了府州接下来挡在他们和夏京城之间的障碍,便只剩下银州地区了。

    因为这个原因,祥符国立国之初韩熙载和马文韬曾经建议将国都定在腹地怀州,但最后叶尘没有采纳。

    叶尘傍晚回到后宫的时候,后宫也同样早早的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吃饭的时候,喻清妍还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安心好了,府州前线,黑狼军团、折兰军团和玄武军团早在三个月前便已经和辽国南院大王带领的十万大军对峙。如今大将军杨继业亲赴府州,由他坐镇,辽人少不了要吃些苦头。要知道朝廷为了这一战早做了半年的准备,甲胄弓弩、火药天天往边境运,辽人再不来,库房可都要装不下了”

    叶尘知道,到了明天,一些与喻清妍交好的命妇就会进宫打听消息借由夫人之口传话出去,安抚一下夏京城的人心,也不是什么坏事。

    吃过饭,利用消食时间和宝贝女儿玩了一会,晚上剩下的一点时间,叶尘照例来到了位于后宫的他专用书房中。

    坐在桌边,靠着椅背,看着堆在桌上的东西,叶尘有点懒洋洋的不想动弹,有韩熙载和马文韬这两位能相,他每天要处理的事不多,但要考虑的事则太多了,心神上有些累。虽然各种预想,各种预案和准备都做得很充分,便是对边境战事他还是有些担忧————不管是原本历史,还是他如今所处的时代,以孤儿寡母名震天下的辽国大名鼎鼎的萧太后都绝对不是善与之辈。而辽国铁骑战力惊人,并不是虚言。至于半年前交换人质时惨败于祥符国,纯属祥符国的火药包出其不意让辽军几乎所有战马受惊所造成。

    …………

    …………

    自五代十国以来,府州十一堡,麟州十二寨,便从未变过。

    府州和麟州归于祥符国之后,他们下辖的十一堡和十二寨因为过半分别直面辽国和宋国,所以便成为祥符国最为重要的军寨和军堡。为此府州一地便驻守了黑狼军团两万兵力。而在三个月前辽国内乱之始,为牵制辽国南院大王所属大军,叶尘又让军枢部将玄武军团掉到府州一带助防。黑狼军团驻地紧挨着的是折兰军团驻地宁边、金肃地区,同样直面辽国。

    所以,此次辽国南院大王萧达格出兵祥符国,将面对黑狼、玄武、折兰三个军团的狙击。而最先要面对的便是府州下辖的面向辽国最外围的三个军堡。如今这三个军堡之中,位于最前线的张家堡驻有三个营两个步兵营和一个骑兵营,另外两个军堡驻有两个营的兵力。

    说起来,这三个军堡自府州归于祥符国之后,这半年以来已经被修得跟铁桶一般,守将如果有决心坚守的话,任何一个军堡辽军不损失六七千人,没有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很难攻得下,而有这半个月时间,其它三个军堡,以及府州本城军队早已派兵支援。这一点黑狼军团参谋部有过推演。鉴于此,祥符国不但不害怕辽军来攻五个军堡,而且一旦开战,反而还盼着辽军能够来攻此处。事实上,辽军若是想入府州之境,只能先攻下这三个军堡。

    十一月七日,杨继业已经来到府州坐镇。与此同时,张家堡外已经出现辽军。

    …………

    …………

    “韩旅长!”张家堡的知县紧追在韩涛的身后,苍白的脸气急败坏,“城外的辽军可是过万数了!怎么能出战?!”

    “我知道。”早换上了一身盔甲的韩涛大步向前走着,迎面而来穿着军服的军官,一见到韩涛,立刻退到一旁行起军礼。

    张家堡因为其特殊性虽然只是一个军堡但行政级别却是县,知县是这里面最大的行政长官,按照祥符国最新行政条令规定,行政主官对军事主官一
总裁在上小说5200
切军事行动拥有节制和建议权,可因为韩涛是原华夏卫府的老人,甚至曾经是叶尘的亲兵,在开封叶府里面都住过一段时间。看似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但却是陛下最信任的那一群人。所以知县虽然对韩涛拥有节制权,但他从来不敢在他摆任何文官的架子。更何况祥符国不同于宋国,文官并没有较为优越的地位。

    “韩旅长!辽师气势汹汹,锋锐正盛。眼下看得见的兵力便已多达万余,后面可能会更多,我们兵马远不足以拦住他们,既然他们还不全力攻城,我们就不能出战啊!”

    “我知道。”跨过一重黑漆的大门,前面的军官士卒就更多了。绕门后的照壁,在宽阔的院子对面,军议厅就在眼前。

    知县喘着气,他跟韩涛的身高差不多,韩涛的步幅也不大也不快,却让他追得汗流浃背,“而且最初战备通报我也看了,辽师来犯时,我们只要固守就行了。”

    “我知道。”韩涛终于回头说了一句,“但是此时情况和战略预案里面不同,辽军行踪诡秘,攻打我们城堡也明显未尽全力,派出的探子如石沉大海,最主要的是总感觉外面这些辽军有些不对,不像是正规部队。我总感觉事有蹊跷,辽军恐怕别有所图。我们是第一线,有弄清此事的责任。”大步跨入军议厅,双眼左右一扫,厅中人满为患,围着中央沙盘站了一圈人,连长以上军官全部都在这里。此外,还夹杂着几名文官,青色官袍在一群武官中分外显眼。

    所有军官给韩涛敬礼,韩涛回礼,然后站在沙盘的上处,知县在他身侧。韩涛低头看着自家的地盘,沉声问道:“黄沟村的人回来了吗?”

    一名年轻的连长立刻回道:“回旅长,我连负责护送黄沟村的人刚刚进城,百姓和我们的人都没有折损。”

    “还有哪家没回来?”韩涛低头,眉头又皱了起来。上面的属于黑狼军团的小红旗,在张家堡以北,已经看不到几面了。

    “加上黄沟村,今天护送百姓回来的已经有四个连,除了已经确定被辽军攻破的周家村、十河庄有部分人员有损伤之外,其他村子百姓和我们军队都已经撤回。”一名参谋大声报告。

    一名营长忍不住说道:“都怪这些刁民不听官府和军队的话,若是提前撤回,怎么会有损伤。”

    知县说道:“百姓向来如此,不到最后是绝对舍不得自己的家当撤离的。”

    韩涛神色冷硬又道:“城中人口计点出来了?”

    一名文臣装束的官员随即回道,“下官刚刚奉命计点城中,连妇孺在内,共计两万又五百七十三人。此时正在入城的还没点算,但不会过千。”

    韩涛松了口气,之前派出去以连为单位负责百姓撤退,还算及时。当然这是因为提前便知道辽军可能要来,有了准备。否则辽军若是突然来袭,撤退根本做不到这么彻底。

    韩涛手扶着沙盘,站直了身子,横扫厅中的眼神犀利锋锐:“参谋部的最新分析报告,我想你们都已经看了吧!辽军与总参谋部下的战略预案有很大的出入。人数对不上,还有可能是去了折兰军团负责的宁边、金肃县。可是辽军来了之后只是试探着攻了一次城,而且明显未尽全力,然后就忙着在我们已经搬空的村子里面抢东西,这很反常。最主要的是,我刚刚在用望远镜亲自观察了半天,现外面这些辽军不似是南院大王麾下京州军,而是像部族军,他们来了之后所为也和喜欢打草谷的部族军一个德行。若是这样,辽国南院大王萧达格麾下十万京州军去了何处?”

    厅中静了下来,等待着韩涛的下文。

    韩涛指着沙盘上:“但是这只是猜测,我们必须出兵试探他们的战力,然后想办法抓到俘虏进行拷问!”

    说到最后,韩涛眼神犀利,武将们的反应都还算平静,甚至有几个年轻的都是一幅跃跃欲试的表情,但是有几个文官变得脸色白,一脸担忧。

    知县迟疑着,反对道:“韩旅长,如今城外辽军势大,当是得以守城为上。”

    “话的确如此,但如今情况特殊。”韩涛顿了一下,“更何况既然他们主力未来我们张家堡,也不能任辽军放肆。人马、军备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县尊大人不需担心。”

    两更深夜送上,今天的第三更我争取在天亮中午之前送上————————————-求捧场,求月票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