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祥符国的接应

第七百八十七章 祥符国的接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小说本、害虫心里苦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祥符国自立国之初,便在叶尘倡导下重视凡是预则立,不预则废的道理,任何事情都尽可能的都会提前筹划,并且做出各种详细的预判,然后准备相应的预案。

    比如,早已推断出萧绰不将耶律寒夜和耶律鹿消灭,绝对誓不罢休,而祥符国有宋国虎视眈眈,再加上辽国南院大王陈兵十万于武州,直面于祥符国正西边境宁边县和府州。鉴于此,祥符国目前可以调动一两个工兵营前去支援,但却还没有能力直接大军进驻辽国境内帮助耶律寒夜和耶律鹿。

    所以,关于耶律寒夜和耶律鹿坚守不住之时,要接应其撤退的计划早在三个月前,军枢部总参谋部便开始做,并且做了大量准备。

    东胜州和云内州与祥符国东北方向河清县、金肃县之间隔着三百多里宽,横跨五百多里的荒原之上也并非没有人迹,至少还有五六个汉唐时遗留下的荒废军堡。

    军枢部做的接应耶律寒夜和耶律鹿撤退的最主要举措便是重修这五六荒废军堡中的两个。这两个军堡虽然不是耶律寒夜和耶律鹿撤退和辽军追击的必过之路,但却正好卡在核心之处,只要这两个军堡中驻守有祥符国一定数量军队,辽军根本就不敢将屁股面向祥符队去追敌,只能攻下两个军堡之后再说。

    …………

    …………

    近三个月的时间,在原本的残破城堡基础之上,被祥符枢部重新命名为镇西堡和镇北堡的两个城寨已经被祥符国调动庞大的人力和物力修建而出。已经进入最后的布防阶段。

    十一月四日,驻守腹地的朱雀军团和青龙军团已经各自进驻镇西堡和镇北堡。随着两个军团的进驻,后勤部和装备部的粮草、辎重装备便源源不断的运进了两个城堡之中。

    同一时间,杨继业亲赴宁边县和府州前线,折兰军团和黑狼军团,再加上助防的玄武军团早在三个月前便已经在此处,和辽国南院大王带领的十万京州军对峙。

    十一月七日,青龙军团长张大为带领两个骑兵旅前出近两百里至云内州城外,接应耶律寒夜。同一时间,朱雀军团军团长邓崇轩带领两个骑兵旅前出两百三十多里至东胜州,接应耶律鹿。

    而留守镇西堡和镇北堡的朱雀军团副军团长王和青龙军团副军团长杨延庆则抓紧最后时间进行布防。

    …………

    …………

    镇西堡,朱雀军团工兵营四处忙碌,营长张子健手中拿着一份地图,他身边的一名测距兵正用抛石机测距器测量着几根竖杆的距离,然后简单的计算得出所在位置的高度。

    工兵营已经研究了镇西堡地图,测距兵定下需要测量的关键点都用铅笔画了圈,然后交给计算兵分头取值。计算兵是工兵营中文化水平最高的一批士兵,他们在教导队都系统的进行过相关算学培训学习,甚至学习过三角函数知识,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种知识叫三角函数,也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公式。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双杆测距法在三角函数这个理论体系的支撑下一个个应用得滚瓜烂熟。

    最后一个数字也被标注在地图上了,工兵营一连连长周成最先完成了他们连的负责区域,他从随身的工兵布包里取出了纸和一支铅笔,然后就蹲在地上画起了草图。

    如果此时有任何一个后世上过地理课的小学生扫一眼周成手里的图,都会知道他正在画的是等高线。祥符国教导队工兵地图课程先就要教等高线这个概念,叶尘在后世本就是科班出生的军官,尤其擅长军用地图专业,所以在他指点下,教导队对工兵军用地图的标注极为擅长。类似于等高线这样标注绘画军用地图和制作立体沙盘的基础知识自然不会漏掉。

    工兵完成了对镇西堡以附近的大致勘探,并且制作出一个比较详细的沙盘之后,朱雀军团副军团长王便召集留守镇西堡的两个步兵旅营长以上军官召开作战会议,分析和部署了作战任务。

    王把两个步兵旅部署在中央阵地上,并构筑一个凸出的防御核心,而把两翼的防线留给了耶律寒夜的军队。如果辽军集中兵力去攻打侧翼,中央阵地的远程攻击可以形成侧射。并能在必要地时候主动出击夹击敌军。


玩转艾泽拉斯sodu
   “另外两个骑兵旅部署在后方,随时准备增援两翼或者填补到中央来。”王指着阵图讲解着他的构思。防线背后还会让工兵修建一些草屋,挖上火塘,准备热水和绷带,以便让伤兵得到及时救援。军团参谋长带领参谋军官们按照着军议,不断的在地图上摆放着象征各种建筑和设施的形状各异的小木块,以及在沙盘上摆放各种部队和工事。

    “这一战按照陛下的旨意,不光是将追上来的辽军迎头痛击,而且还要在耶律寒夜面前展现我军的实力。”王说着检查了一遍详细的中央防线配置图。

    修改好了计划后,军团参谋长和两个旅长不停地从他们各自的角度结合地形提出看法,很快一个攻守方略便已成型。

    最后王断然下令道:“马上传本将地军令,迅加固两翼的防线。拒马、木料则用在中央阵地上,嗯,还可以用火药爆破壕沟,再用这些土修筑护墙。”

    说到这里,王拿起大家群策群力画出来的攻守防线草图,对大伙儿作了总结性言:“军团长已经将镇西堡的防守任务全盘交给本将,关于中央防御,本将计较已定,我朱雀军团负责全部三里长的中央防线,在这条防线上,我军将修筑四个锐角棱堡。每边长百步,两道墙的中间各打开口子修筑五具巨型强弩台。在每个棱堡地两边,再水平修筑一条五十米长的矮墙。墙壁先用木料修筑好基础,再堆上土。棱堡用城砖加强,修得厚一点,矮墙就用壕沟土好了。”

    一边正在飞快纪录的工兵营长张子健突然插话道:“敢问副军团长,这几道墙修多厚为好?高度几何?”

    王表情严肃地对张子健道:“这是你们工兵营的专长,所以高度和厚度你们以自己经验和职业素质自行判断。”

    张子健显然心中早有定数,当即便说道:“叛军远程攻击最多只有抛石机,没有火药包,所以我们的锐角堡墙厚两尺就行了,高七尺就可以了。至于水平护墙,高五尺,厚一尺就可以了。”

    这个数据和大家心里想的也都差不多,没有任何人表示异议,张子健把它们记录了下来,已经开始计算起了工程土方。

    “这两堵墙后面需要准备木梯,每三丈准备两个好了,有时间让弓箭手和快弩手熟习一下据墙射击的配合。”

    “还有燃火油多准备一些,别忘了反复检查,还有热菜、热饭、热汤都在后面准备好。”

    王每下达一道命令,全有相应负责人员敬礼领命。他手指从沙盘上的护墙上反复滑动着,又问了些关于拒马和木料地情况,各棱堡的护墙间会用木栅栏和拒马连起来,形成三尺高左右的连绵野战工事。抽调四个快弩连部署在棱堡和棱堡水平护墙后,而三个营的长枪兵会在木栅栏后排列成战阵,其他几队则部署在防线后面随时机动。

    讨论好了主防御阵地地部署后,王等人又把注意力投向了防御阵地前的野战工事。他们已经在草图上画出了三道波浪型的外墙,张子健会一边爆破壕沟,一边把这些壕沟土垒成土墙,然后浇上水泥形成坚硬的水泥外壁。

    “壕沟不需要太深,但最好能有两尺到三尺宽。”王一边说,一边用手给几位军官比划着样子:“这三道外墙两尺宽就够了,高度么…………”王看了看刚刚在沙盘上成型的防御区划图,伸手在空中上比了比,大概离地面有三尺高左右:“这么高就可以了。”

    见大家都没有什么疑问了,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预计军团长带领两个骑兵旅会在三天将耶律寒夜带领的九万多人接应而来,所以整条野战工事要在三天内完成,不得有误!”

    屋子里的军官们也同时笔直地站起,齐声回答道:“遵命。”

    类似的一幕在四百里外的镇北堡由青龙军团副军团长杨延庆带领下同样生着。

    …………

    …………

    十一月十日,朱雀军团长邓崇轩和耶律寒夜一行按时到来,只是这一场骑兵护送八万多百姓的撤退追逐战打得异常惨烈,耶律寒夜一万两千大军活着撤进镇西堡的只有七千多人,忠于耶律寒衣的八万多部落百姓也死了一万多人。负责接应的邓崇轩带领两个骑兵旅共一万骑兵也战死一千多人。若非是一路工兵营不断埋下的石地雷让辽军铁骑胆颤心惊,冲锋数次被打断,损失还不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