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八十六章 萧太后的怒火

第七百八十六章 萧太后的怒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些人自然获得了丰厚的奖励,并且也进入了善人榜,有了各自的排名。而这才是第一个月,所有人都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有更多的敌国细作被找出来。

    最让叶尘感慨的是他听说凡是外乡人出现,百姓们无不双眼放光的盯着他们,心中大多盼着这些人是辽国或者宋国派来的探子。

    到了这个时候,满朝文武不由再次感叹皇帝陛下当初让右相大人创办善人榜的高瞻远瞩和一举多得。

    …………

    …………

    傍晚,叶尘提前结束了奏折的批阅,即使以他的变态肉身,每天到这具时候,都会感觉有些精神疲惫。叶尘不止一次的感慨皇帝果然是个很辛苦的职业。

    回到后宫,农历十月份的夏京已经感受到了寒意,但后宫花厅里温暖如春,好不热闹。

    喻清妍正在逗弄着叶尘和韩可儿已经快两岁的宝贝女儿叶钰。喻清妍唤着她的名字,手里拿着一个红绒球儿,惹得小叶钰追逐着她的手,围着她跑来跑去。

    玉道香正和韩可儿正在锦墩上说着什么,时而掩口轻笑。

    “父皇,父皇!抱抱!”玉道香第一个看到叶尘,但她瞟了一眼便不再理会,小叶钰看见叶尘,丢下喻清妍,向叶尘跑了过来,结果跑得太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叶尘身影唰的一声从原地消失,一道虚影失过,已经抢在小叶钰跌到之前,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韩可儿长松了口气,和喻清妍给叶尘见礼,叶尘说道:“给你们说了多少遍了,在家里面不用给我行礼。真的是,你们两个要是再不听话,就打你们屁股。”

    “陛下…………”

    “夫君…………”

    两个人大羞,同时撒起娇来。

    玉道香抿嘴一笑道:“听说夫君今天在政务殿议了军务,议完了军务就径去城外教导队训练基地阅兵去了,可是有辽国那边仗已经要打完了?”

    叶尘搬过一只锦墩坐下,没精打采地道:“是啊!耶律寒夜和耶律鹿烂泥扶不上墙,有我们坚甲、锋刀的全力支持,我又先后加起来给两个人各自派了一个工兵营,携带大量的火药包、石地雷去支援,竟然没能坚持半年时间。算了,回到后宫就莫谈公事啦,说给你们听,你们也没有法子的。”

    玉道香不服气地道:“夫君这话可有失公允,有些事儿我们女人做的可不比你逊色,甚至比你更有办法呢。”

    叶尘故作生气的道:“是,你做得好,带着上官冰云让辽国出现了内乱,可是也一次性的帮助萧绰解决了国中最大的隐患。”

    玉道香有些不好意思,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叶尘笑了笑,又说道:“不过玉儿这次也的确是给我们祥符国立了大功,我已经安排大军接应耶律寒夜和耶律鹿剩余的两万残军,以及十数万忠于他们的部落族人撤退到我们祥符国境内。并且决定给他们一块地,让他们休养生息。”

    喻清妍说道:“夫君此举可谓是一举多得。先不说我们祥符国本就缺人口,荒芜之地多得是,给他们一块栖息之地并不算什么,更何况以夫君的手段,这两万军队和十多万契丹人迟早变成夫君真正的子民。就说眼前能够看得见的,这两万军队和十多万契丹部落必然会替我们守护国门。”

    叶尘笑道:“就你聪明。夫君这点手段被你看了个通透。”

    …………

    …………

    四个人聊了一会,叶尘逗着自己宝贝女儿玩了一阵,一起用了晚膳,玉道香借故修炼回了自己的宫殿,韩可儿也带着叶钰离开,将叶尘留给了最近想要怀孕都快有魔障的喻清妍。

    喻清妍进了内间沐浴,没多久便又又走了出来,穿一件大袖对襟的纱罗衫,小蛮腰低束着曳地长裙,头湿亮亮地垂在肩头,刚刚沐浴的她肌肤白里透红,又娇又俏。

    叶尘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半袒胸的大袖罗衫里,绯色的胸围子紧紧一裹,欺霜赛雪美如润玉的酥胸上倒也挤出一道诱人的沟壑。

    …………

    …………

    辽国,上京,皇宫。

    萧太后逗弄着白白胖胖的儿子。要是有人看见,绝不会相信,他们眼中威仪无限、杀伐决断的皇太后居然会扒着眼角、吐着舌头向人扮鬼脸,小家伙被逗得咯咯直响,不时伸手去摸母亲的脸蛋。

    忽然,小家伙蹙起眉头,抿紧了嘴巴,小鼻翅一翕一合的好象在运气一般,萧太后因为国事繁忙,平时总要让奶娘帮着带孩子的,还有点不太熟悉自己
天蕴仙缘吧
儿子的肢体语言,她好奇地侧着脸庞,猜测似地问道:“宝贝儿,是要拉了还是要尿呀?”

    小家伙的胖脸蛋忽然松驰下来,一道亮晶晶的水注冲天而起,“哎呀哎呀!”萧太后飞身跳了起来,险险地避过了头面,却已被儿子尿了一手,萧太后又气又笑,嗔道:“你这臭小子,存心暗算娘亲是不是呀。”

    一向爱洁的萧太后,倒不嫌弃自己儿子的童子尿,她取过一方手帕,拭净了手上尿液,正要试着亲自给儿子换块尿布,侍卫女官塔不烟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站在门口低声禀道:“太后娘娘,有三份急报。”

    “哦?”萧太后目光一闪,急忙迎上前来自她手中接过了用竹筒藏着的秘柬,吩咐道:“皇上尿了,叫人给他换件衣服。”

    “是。”

    萧太后急急回到自己的书案旁,取出第一份急报一看,脸色涌现出怒火,骂道:“鹰眼卫这些废物,祥符国的人能够到上京劫持二十多名重臣,这些废物竟然连一个女人都劫持不来,而且全部死在了祥符国。”

    萧太后甩下这份急报,又拿起第二份从宋国来的急报,脸色怒火更甚,骂道:“宋国自赵匡胤死了,叶尘叛了之后,就剩下一些白痴了吗?一个多月过去,竟然还没有议出结果来。还好,本宫暗中又派人找了赵普。”

    萧太后压着怒火,将最后一份从战场上送来的急报拿起,仔细看过之后,自语道:“好一个叶尘,竟然调动大军接应,也不怕这十多万人在两万叛军带领下祸乱祥符国。哼!本宫调动二十万人对付叛军七万,打了三个多月,灭敌五万,我军伤亡也有五万之多,若是再让两万叛军逃到祥符国境之内,便是本宫心头大患。”

    她抬头看看正在榻边忙碌的奶娘一眼,对左右女官吩咐道:“传令南院大王萧达格调动十万大军攻入祥符国本土,牵制祥符国大军,嗯!将这份密报以海东青急送给萧达格。再着令耶律休哥,叛军带领十多万乱民,行军必然快不了,让他务必咬住叛军,灭敌于国境之内。”

    …………

    …………

    古代国与国之间的边境线其实是相当模糊的,一般情况下之间会有一片缓冲地带,特别是西北地广人稀,缓冲地带甚至宽达数百里,若是缓冲地带国荒漠隔壁,宽达上千里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比如辽国西南东胜州、云内州与祥符国东北方向河清县、金肃县之间便隔着三百多里宽,横跨五百多里的荒原。

    此时耶律寒夜带领一万两千大军和八万多百姓已经退至东胜州,而耶律鹿带领九千大军和七万多百姓也已经撤退至东胜州西北方向四百里外的云内州。

    两位辽国皇族最后的亲王之所以一边打,一边撤退至这两地,本是想占据住最靠近祥符国的一片地方,在祥符国的支援下,扛过萧太后第一波攻伐,然后建立自己的小国家。叶尘最开始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在他和朝中重臣分析过萧太后的性格和以往做事习惯之后,并未报有太大的希望。

    果然,萧太后做事之果决,不顾死伤惨重和国内粮草不继,强行以血腥手段弹压各个部落怨声载道,调动源源不断的大军摆出一副势必剿灭叛军的架势,彻底击碎了耶律寒夜和耶律鹿立国称王的妄想。

    当然,这也是因为叶尘没有动用东北女真族这个杀手锏的原因。

    当时为是否动用女真族这个重要棋子,祥符国小朝会上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执。韩熙载和叶尘、李君浩认为在这个时机让女真族突然叛乱,势必会让萧绰怀疑女真和祥符国已经暗通曲款,也就是说耶律寒夜和耶律鹿这点势力还不值得暴露女真族这个重要棋子,而是要在祥符国与辽国之间必然会生的国战之时再让女真族在背后对辽国重重一刀。

    马文韬和杨继业、胡三光则认为后面局势还不知道会展到什么程度,等祥符国与辽国进行灭国之战时,或许已经是另一番局面,并且很可能是多年之后的事情,强烈建议现在便起用女真族这个杀手锏。

    最后叶尘决定坚持己见,没有动用女真族,所以耶律寒夜和耶律鹿终是未能守住东胜州和云内州这最后的一片地盘。

    深夜三更送上,求捧场、月票和红票————————

    另外,说一件事情,本书只有在纵.横中文网看的读者产生的消费才对我这个作者有所贡献,其他不管是盗版网站,还是从纵.横网获得授权的网站所产生的消费,不会有丝毫落在我这个作者手上。说这件事,是想求大家能够来纵.横网站看本书,我感激不尽,给大家抱拳、拱手、鞠躬、敬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