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八十章 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报纸

第七百八十章 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报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赵德昭一口气说完,朱玉术早已满头大汗的跪了下去,连声称自己有罪。而其他大臣则是神色复杂,心中有所猜测————最近有隐秘传言,说皇帝陛下暗中另外组建了一个自己心腹势力,现在看来所传非虚。

    曹彬轻咳一声,打断了有些诡异的气氛,说道:“陛下,既然此时并非是与祥符国开战之机,再加上辽人又不可信,以臣之见还是不要答应辽国的请求为好。”

    赵德昭一声冷哼,没有说话,吕馀庆却站出来说道:“臣吕馀庆有不同意见,祥符国是我大宋死仇,如今辽国欲于我朝结盟共伐祥符国,实乃天赐良机,不可错过。”

    罗公明犹豫了一下,说道:“吕大人!并不是我朝与辽国共伐祥符国,而是由我朝单方面出兵帮助辽国牵制祥符国的大军和精力。”

    不少人看向赵普,可是这位权倾朝野的在宰相大人神色平静,面沉如海,外人看不出他内心深处的变化。但皇帝赵德昭的心情却显而易见的变得极坏,喝道:“这么说曹彬和罗公明你们二人都不同意辽国的请求?”

    赵德昭怒喝声几乎能将屋瓦给震下来,可曹彬和罗公明夷然不惧,曹彬叹了口气,说道:“陛下,祥符国固然与我大宋有仇怨,但是辽国与我大宋还有燕云十六州之过节。如今祥符国与辽国相争,我们当以坐观虎斗,哪有引火烧身的道理。”

    吕馀庆冷笑一声,大声说道:“曹大人此言差矣,殊不知…………”

    …………

    …………

    一个时辰之后,赵德昭虎着脸走进了通往后殿的小门中,崇政殿中对于是否答应与辽国结盟,且出兵牵制祥符队交锋,辩论到最后的结果是一如既往的再议。

    赵普领着群臣行礼、起身,自始至终缄口不语。

    曹彬跨出殿门,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声音大了点,能感觉得到把守殿门的侍卫视线都转了过来。只是一接触到曹彬阴沉的脸,又立刻都转了回去。

    跟在赵普和曹彬身后是政事堂及枢密院的副手们,再后面。薛居正、吕馀庆和罗公明一众宰辅鱼贯而行,相互之间不一言。最前面曹彬和赵普低声说话,崇政殿门口一名太监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想又可以在陛下那里讨赏了,然后便跑到后面去找到赵德昭,将这一幕给赵德昭打了小报告。

    赵德昭听了之后,当场便又摔碎了一件价值不菲的玉器,打杀了一名不长眼的宫女。

    …………

    …………

    明天是九月十七号,叶尘握着手中第一期华夏新闻的样刊,有些感慨的说道:“虽然前面已经有了祥符学刊,但毕竟主要是学院内部行。所以华夏新闻才算是祥符国真正意义上第一份报纸。明天应该是一个被历史记住,值得纪念的日子吧!”

    不出意外的话,华夏新闻报纸,将在明天面世。

    “马相公,这篇文章是你亲自写的。”叶尘指着报纸上头版名叫祥符盛世的曙光文章问道。

    马文韬笑笑,说道:“启禀陛下,这的确是臣之浅见,还请陛下品赏。”

    叶尘仔细看了一遍,略一沉思之后,说道:“文章很好,有助于提升百姓对朝廷的信任。不过,朕有个意见,马相公看是否可行?”

    叶尘有时候说事定事极有魄力,满朝文武难以改变其想法,但有时候说事却往往以商量的口吻与臣子商量,甚至请教。这一点祥符国臣子们虽然早已习惯,但能够让陛下以商量或者请教的口气与他们说话,还是让他们心中感到激动。

    马文韬同样如此,他赶紧起身拱手道:“陛下客气了,还请陛下示下。”

    叶尘说道:“朕认为报纸刊登文章隐去真实姓名,所署用别名较好。朕将这别名称之为笔名,马相公以为如何?”

    马文韬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叶尘的意思,但他深知这位年轻的陛下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必有深意,没有弄明白之前,他也不敢贸然表自己的看法:“臣愚钝,不明白陛下深意,还请陛下告知。”

    叶尘笑了笑,说道:“用笔名有很多的好处,比如你的这篇文章写了你马相公的大名,即使有人对你这篇文章有不同的看法,大多数也不敢说出来,更不敢反驳,这便违反了我们办报纸的初衷之一。还比如一个无权无势小民投稿看法与某个有权有势的人看法不同,甚至这
总裁大人,体力好!全文阅读
位小民的文章直接影响了一些人的利益,你说会不会有人去报复这位投稿的小民。”

    马文韬若有所思,半响之后点了点头,说道:“陛下所虑周全,臣受教了。臣这就给自己起个笔名,其他投稿的人臣也会说出其中的厉害关系,由他们自愿选择是否要起笔名。”

    这只是一件小事,叶尘点了点头,便继续看手中样刊。

    华夏新闻共八页,第一版上写着创刊词,文章作得很漂亮,一看就是大家手笔,署名的作者还是马文韬。叶尘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迅读了一遍,粗粗明白创刊词提出四大主题:儒家学说、教化民众、天下唯公、讲励气节。

    叶尘看了看,眉头微蹙,想了想,说道:“设七大主题,分别是朝廷时政、百家讲坛、民间趣事、格物探秘、诗词赏析、话本传记、广而告之。”

    马文韬闻言,不由愣住了,他想了一会,眉头微蹙,说道:“朝廷时政这一主题,臣能够理解,通过报纸宣扬朝廷一些主张,让百姓明白这倒也行。百家讲坛和格物探秘、诗词赏析也说得过去。只是另外三个主题臣实在是难以理解。”

    叶尘摇头道:“开设民间趣事、话本传记、广而告之是为了让百姓愿意买报纸,否则你以为有多少人会对百家讲坛、格物探秘和朝廷政策感兴趣。特别是寻常百姓又有几个人会花钱买报纸看各个学派学说、格物大道探秘和朝廷的各种主张政策。”

    马文韬怔了怔,沉思半响才有所明悟。但又想起另外一事,肃然说道:“陛下,

    当今士林之中学派林立,这百家讲坛一开,谁是正宗?必然引起大混战。比如是尊三代,还是尊周公,还是尊孔子,还是尊孟子,还是尊荀子?大家各有所好。必将会引起学派口水大战。”

    叶尘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那不更好?”

    马文韬有些不喜皇帝陛下这般轻佻的态度,但自不敢说陛下不是,叶尘注意到马文韬神色表情,想起这个时代文人对于儒学的尊崇,对自己坚持的学说派别的拼死维护,不由有些担忧,问道:“马相公是什么学派?又尊谁?”

    马文韬一脸傲然说道:“臣之所学自然是圣人之学,尊孔圣人。”

    叶尘眉头紧蹙,说道:“朕将华夏新闻交于马相公负责,那若是有人投稿文章与马相公观点不同,马相公如何处理。”

    马文韬闻言,不由一愣,说道:“臣明白陛下之意,陛下请放心,臣只会写文章刊登到报纸上,与人辩论,绝对不会利用手中权力阻止其它学派文章刊登。”

    叶尘郑重说道:“你能这样想,朕就放心了。”

    …………

    …………

    “卖报,卖报…………华夏新闻今日创刊,朝廷要在全国建五百台风力水车,近百所蒙学校堂!卖报,卖报,十文一份,一报在手,尽知天下风物、朝廷大事………”清脆的童声沿街呦喝,远远传来。韩熙载虽然身为右相,但他深知皇帝陛下不喜官员扰民,所以早就将在南唐时的那一套收了起来,平时一般不会动用很大的仪仗,也没有清街,所以才能听到声音。

    韩熙载听到这声音,笑道:“马文韬动作很快嘛!去给本相买一份华夏新闻拿过来。”

    “是。”下人答应一声,很快就买了一份报纸,恭恭敬敬的递给韩熙载。

    十文钱一份的报纸,如果在乡下,没有几个人买得起,但是在夏京就不同了,连那些摆地摊做小生意的小百姓只要愿意,也是买得起的。再加上早有消息传开,说报纸乃当今皇帝陛下所明,并亲自下旨让左相大人督办,别的不说,就冲着皇帝陛下神一般的名头,第一期报纸又是新鲜事物,计划中刊印的七千份,报纸上市不多久,就被抢购一空,韩熙载派去的下人因为是报了名字是右相府的,才没有人敢和他抢,否则哪里轮得着他。

    这一幕,韩熙载刚才也看在眼中,他接过还散着墨香味的报纸,见报头印着一行草书华夏新闻,然后就是日期,第一版是整版的创刊词,介绍报纸的功用,提出了七大主题,八大主旨。

    第二版是朝廷时政,介绍朝廷时局,各条法令的意义,哪个衙门是主官,办事怎么个程序,后面附有一个自称“西北散人”的点评。

    第二更送上,等会还有第三更,还没有休息的兄弟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