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七十四章 报纸与辩论会

第七百七十四章 报纸与辩论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轻轻的疯子、ars'、淡紫色的貓、碧空爽风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一边心中暗自思忖,一边向前走去,可是他刚刚向前走了十来步,便听到身后那讲授地理的教室传来一阵喧哗,然后便是争吵,听起来比吵架还要火爆,紧接着便传来了打斗声。

    这么大的动静,叶尘自然会停步,转身一边看着,一边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听起来像是有几名学生不同意地理学讲师的观点,争辩起来,没争几句便吵了起来,结果战火逐渐扩大,信服地理学课程所说的学生与反对或者持怀疑态度的学生吵了起来。

    叶尘听了一会,便微微一笑,以他现在的身份和看待问题的角度,这些事情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正准备转身离开,不料教室里面传来一声巨吼,说道:“你敢侮辱董教习。”

    “他胡说八道,就侮辱怎么了。”

    “打他!”

    “啊…………你敢打我脸!”

    接下来便是一阵怒吼声和桌椅倒地,以及扔东西的声音,中间夹杂着惨叫和怒骂声。

    ………

    此时教室中已经大打出手,一群群的两派学生扭打着冲出来,很多人追打着从叶尘和连继城身边跑过,跑进了旁边树林中。

    叶尘看的一阵目瞪口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些学子一改彬彬有礼的模样,互相厮打起来。他让祥符学院新开的几个学科,就数地理学争议最大,学院里面分成两派,这件事情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已经展到了这种程度,此时打将起来,又不断有学生去帮要好的同学打架,使战团越来越大。

    其中几人就追到了叶尘和连继城所在旁边,在地上翻滚扭打。叶尘认出其中一个被别人压在身下处于下风,面相秀气的青年————右相韩熙载的孙子韩子修。刚到西北夏京的时候,叶尘去过韩熙载家中做过客,韩熙载将家中嫡系子弟都拉出来拜见过叶尘。

    韩子修是典型的江南文人,以前读的是圣贤书,玩的是琴棋书画,叶尘记得是一个很斯文,甚至有些害羞的一个青年,如今打起架和街头泼皮混混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啊…………陛………陛下,是陛下!”韩子修始终被对手压身下,扭来扭去的,终于看见了站在一边眉头微蹙的叶尘,一愣之后,赶紧大喊。

    “韩子修,你又来这一招,上次你打不过我,就喊徐校长来了,让你得逞,趁机把我压在了下面,这次竟然敢以陛下吓唬我。你好大的胆子。”骑在韩子修身上的学生一边两个手死死的压着韩子修的胳膊,一边冷笑着说道。这一位不是别人,正是祥符国左相大人马文韬的孙子。在祥符学院也只有他敢和韩子修这要对打。

    “马梦如!你赶紧放我起来跪拜陛下,你个混蛋,真是陛下。”韩子修眼见压着他的学生不相信,急得脸都白了。

    那位名叫马梦如的学生这才现韩子修脸色不对,扭头一看,脸色大变,扑腾爬起来,便跪了下去,大声说道:“学生马梦如拜见陛下。”马梦如和韩子修一样,也是在叶尘刚来西北没多久,由其祖父马文韬带领着拜见过叶尘的。

    “学生韩子修拜见陛下。”韩子修来不及整理身上被拉扯一塌糊涂的衣服,赶紧爬起来,也冲着叶尘跪了下去。

    两人声音不小,更何况拜见陛下之语甚为刺耳敏感,虽然众人忙着打架,乱哄哄的一片,但还是听见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学生。

    所以,这一刻,这片教室外走廊和旁边树林犹如施了法术一般,陡然变得寂静一片,几乎在同一时间停了下来,向叶尘看了过来。然后便是扑腾一片,所有人都跪了下去,有不少学生,甚至教习都是第一次面见叶尘,激动的无以复加。

    一片乱乱糟糟的跪拜声中,叶尘却面沉如水。

    叶尘是祥符国的皇帝,而且还不是寻常皇帝,他如今在祥符国寻常人心中说是犹如神一般,也不为过。他沉着一张脸,蹙着眉头,却是让所有人心中一紧,特别是刚才那些参与打架的学生更是心中莫名的感到一寒,犹如天威降临,让所有人窒息。

    而这时本来在远处外面的一千暗卫听到这边有打斗的动静,一个个犹如离弦之箭般嗖嗖声中射了过来,紧跟着负责防卫祥符学院的唐营长也带一群士兵赶来,看见眼前场景,还以为是有人冲撞了陛下,倒吸一口凉气,跪下
寒门枭士txt下载
便称死罪。

    紧接着徐铉带着一帮学院教授和各分院院长也赶来,自然是同样加入到了跪拜的行列之中。

    叶尘此时却是再想一些事情,想得有些入神,这时才回过神来,先是看见散布开围拢在四周的一千暗卫,不满的看了一眼站在一边连继城,后者暗骂自己糊涂了,一挥手,一千暗卫便嗖嗖声中又消失不见。

    这些暗卫身上无不带一股莫名的煞气,一离开,众人竟然不由自主的微微松了口气。紧接着叶尘目光扫过所有人,笑了笑,说道:“都起来吧!都散了吧!”

    …………

    …………

    “刚才看见这帮小子因为理念不同争论、争吵、打架的样子,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叶尘笑着说道。

    徐铉带着各分院院长,一脸惶恐的站在叶尘面前,眼见叶尘没有怪罪之意,无不暗暗长松了口气。徐铉说道:“启禀陛下,学生因为理念不同而打架的确不是一次,算起来已经有了四五次了。只是各个学科所衍生而出的学派思想实在是难以调和,臣也试着调解,但只要臣和各分院院长不在场,他们争着争着又会打起来。”

    叶尘说道:“朕刚才倒是想到了两个解决的法子。”

    徐铉赶紧说道:“请陛下示下。”

    叶尘说道:“其实这件事情的要害不在于某一学说的内容,而在于兼容并包的思想。祥符学院立学之初,朕便给你说过,研究一切天地大道,特别是格物科学的进步都离不开自由思考之道。至少从刚才这些学生打架可以看出,祥符学院学生受时代所影响的思想牢笼正在打开,这其实是好事。你要记住任何时候自由思考才是祥符学院的精神根源。所以,可以有争论、辩论。不过,辩论就要有个辩论的样子。”

    说到这里,叶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朕两个办法便是为了规范辩论。第一,可以由学院组织定期开办辩论会,制定辩论会详细的章程,双方,甚至三方各挑选三到五名人手,规定主辩、一辩手、二辩手甚至五辩手,学院教授和各分院院长可为主持人和裁判定胜负人员。”

    徐铉和各分院院长闻言,略一沉思之后,顿时眼睛一亮,徐铉佩服道:“陛下英明。”

    叶尘又说道:“除此法之外,还有一法。”

    “祥符学院开办一个报纸吧!”

    徐铉等人一脸疑惑,叶尘简单解释了何为报纸之后,众人恍然大悟。

    徐铉说道:“这样一来,他们辩论也好,要吵架也罢,便就在报纸上面吵。”

    徐铉迟疑道:“陛下,那…………那有些激进的论点,或是辱骂重臣的,又当如何?”

    “这就需要你们成立一个编辑审核组,最开始最好由你亲自兼任组长,过于激进论点和辱骂朝中重臣的自然不能。你们学院开办的这个报纸只能是学术方面的。可以卖到学院之外的百姓,也算是一项收益。顺便也可宣传学院所研习天地格物大道,让外边百姓看看。百姓不是傻子,就当启百姓,让他们也有个思考,同时增加学院影响力。”

    “嗯…………报纸若是投稿的少,可以一月一,以后投稿多了再改为半月一,甚至七天一,里面的内容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不限于学说之争,也可以对学院之外,我祥符国乃至宋、辽等国任何一人征文。等报纸流行甚广之后,你们还可以通过报纸向民间招募一些格物之道方面的人才。”

    叶尘说得很认真,但却没有细说,作为见识过后世媒体高度达的他深知媒体功能的强大————监察社会人文环境,协调社会阶级关系,传承各种精神文化,、提供一些精神娱乐,教育百姓大众,传递有效信息,引导群众价值观,等等!

    虽然祥符学院的报纸短时间内还达不到这里所说的功能,但叶尘知道随着报纸的成熟和推广,特别是人们熟悉习惯之后,报纸迟早会拥有如上功能。

    当然,报纸和后世所有媒体一样,是一把双刃剑。不过,相比后世崇尚言论自由,媒体的大爆炸,网络信息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的混乱,朝廷和天子只要认清报纸性质之后,很容易将其牢牢掌控在手中。

    关于如何开办辩论会和开办报纸,叶尘给徐铉细细说了足足半个多时辰,直到接到上官冰云以心念传递之术传来消息————玉道香已经回到了夏京,才结束。

    今晚上继续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