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二)

第七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上官冰云微微一笑,策马扬鞭,不紧不慢地跟张芷若,恰好只是落后一步,张芷若听见马蹄声,猛地回头,见到侯晨曦竟然就紧跟在她身后,不由恼怒,拼命地抽了一鞭,飞快向前跑去。

    看台上的小姐们平日里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见过这种场景,这会开心的不行,完全忘记了往日里的仪态,大声地为侯晨曦和张芷若加油鼓劲。

    张氏冷眼瞧着,她心中笃定了张芷若会赢,便和一旁的夫人们坐着聊天,并不十分关注场上的动静。

    眼看前面就是红线,上官冰云冷笑一声,策马扬鞭,在一瞬间与张芷若比肩而行。

    两人眼看就要一起到达终点。

    拥挤的人群中,骑士们纷纷扬起弓箭正在呐喊,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正向着她张开了弓。

    电光火石之间,上官冰云若有所觉,她微微一笑,就是现在!

    此刻舒穆鲁铁、上官冰云、张芷若的位置正是一条直线,与其说是张芷若恰巧站在了直线的最后,不如说是侯晨曦有心站在她的身前,引来了弓箭手。

    箭已离弦。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上官冰云的马好像出了一些问题,猛的向前栽倒,上官冰云也斜着甩了出去。恰好错过了这支原本想要夺她性命的利箭。挟着锐利的啸鸣,箭镞自上官冰云的后脑擦过,深深贯穿了后面张芷若的肩头,长箭劲力依然未消,一直将张芷若整个人如同风筝一般打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狩猎结束的耶律挞鲁和萧真等人正好到了这里,却看到这惊险的一幕。

    刚刚的利箭从上官冰云的后脑擦过,击碎了她的簪,满头乌,竟然在空中高高飞扬起来,长如一股乌黑芬芳的泉水淌至腰间,华美得令旁人呼吸凝窒。从披散纷拂的乌中,她仰起脸来,容光慑人,但目光惊恐,楚楚可怜,惹人怜惜。萧真和耶律挞鲁愣愣地望着她,那是一种扑朔迷离的美,如临水照影,总也看不真切,二人只觉得难以逼视,眩人眼目。两人本能的冲了上去,萧真距离更近,抢先一步在上官冰云落在地上之前,将其抱住,只感觉软香温肉,那瞬间的感觉魂都丢了,落后一步的耶律挞鲁见此,嫉妒的欲要喷血。

    两人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张芷若,都只顾着装扮成侯晨曦的上官冰云。

    直到张氏出撕心裂肺地大喊,拼了命一样从看台上跳了下来。

    “芷若!”

    无数人这才反应过来,飞快地向张芷若跑过去,然而此刻的张芷若早已失去了意识,血流了一地,如同破布一样倒在地上。

    耶律挞鲁大声地道:“叫太医!快叫太医来!”

    上官冰云却突然拔高声音:“抓住那个人!这弓箭是他射出来的!”

    所有人震惊地向原本正准备趁乱逃走的舒穆鲁铁身上看去,舒穆鲁铁一下子僵立在原地。怎么可能,在那么快的瞬间,侯晨曦怎么会躲开,又是怎么知道是自己下的手!他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几乎难以相信!

    萧真同样吃了一惊,看了舒穆鲁铁一眼,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难言莫名的情绪,最终冷声下令:“将舒穆鲁铁拿下!”

    舒穆鲁铁绝望地看着士兵们涌过来,将他按倒在地!

    太医快地赶到,仔细查看了张芷若的状况,道:“肩头的箭伤倒不是最重的,只是她刚才骑马过快,又一下子从马上摔下来,整个劲椎都断了,这辈子恐怕都………瘫痪了。”

    张氏失声痛苦,疯了一样地跑过去,抓住舒穆鲁铁的脸,用尖锐的指甲撕扯着,如同疯狂的母兽,舒穆鲁铁尖叫着,可是却被士兵们绑住了手脚,根本没办法动弹,他的脸很快变得血肉模糊,张氏还在尖叫:“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萧真却看都没看张芷若,而是温柔的对一脸羞红的从他怀中挣扎着站起来的上官冰云说道:“晨曦!你没事吧?”

    上官冰云一脸惊恐和惹人怜爱地望着那边,说道:“那个射箭的人…………他是什么人?”

    萧真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他那雕塑般深轮廓的脸被午后的阳光染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色,勾勒出一种近似辉煌的英气,可是此刻看起来他的神情带了一丝不可置信:“算是我们北院大王府的人。”

    说完了这句话,他像是如释重负。他本来可以对她撒谎的,可是不知为何,面对眼前的女人,
天命空间无弹窗
他感觉对其说谎,会让他觉得愧疚,所以稀里糊涂的直接实话实说。

    上官冰云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很伤心,明亮迷人的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泪珠,低着头一脸伤心欲绝,说道:“小王爷,还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不然说不定还会有人来杀我。”

    在这一瞬间,萧真觉得自己的心痛得不得了,感觉心中充满了对眼前这女子的愧疚。

    “我会和我母亲好好说清楚。”萧真沉下脸,一脸坚决的说道:“我保证不会再有这种情况生。至于这个人我会杀了他,给你一个交代。”

    上官冰云的眼睛眨了眨,泪水依然没有止住,梨花带雨中说道:“小王爷,我很害怕。”

    话音一落,便带着兰儿走向张芷若。

    耶律挞鲁一直在远处望着他们,看着两人情意绵绵的档子,不知为何让他难以忍受。他快地回头道:“还不快把张小姐抬起来!”

    众人连忙七手八脚地把张芷若抬起来,有几位小姐都吓得晕了过去,其他人又七手八脚地去搀扶她们。

    上官冰云关心道:“表姐伤的很重吧。”

    一名小姐一边用帕子擦着手上的血,一边叹气道:“恐怕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哎呀,真是万幸,刚才那箭若是射在你身上,一定会出人命的!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混蛋,每年都会有这种误伤的情况!”

    侯上官冰云一脸替张芷若伤心的表情,说道:“是啊,表姐真是太可怜了。”

    …………

    …………

    白天的事情生以后,因为这样的误伤事件每年都有,所以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不过是对倒霉的张芷若长吁短叹一番罢了。作为当事人的舒穆鲁铁,在张同辉哭诉到萧太后哪里之后,直接被削职为民,勉强留了一条性命,等候进一步落。然而很快又有消息传来,这舒穆鲁铁想要逃走,被看守他的士兵给射死了。

    帐篷中,玉道香道:“这舒穆鲁铁听说是北院大王府的嫡系势力,萧真竟然为了你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你果然是个妖孽,还好如今你是夫君的人。”

    上官冰云笑了笑,道:“娘娘过奖了,为了陛下奴婢什么事情都能做到。”

    …………

    …………

    燕王耶律挞鲁回到大帐时,已是点灯时分。他正准备用膳,一名黑衣男子进了帐篷,跪下道:“殿下,有新消息。”

    耶律挞鲁听了来人禀报之后,面上笑影尽去,神情转为肃杀:“竟然让萧真的人抢在了前头。”

    “属下无能。”黑衣男子低下了头。

    耶律挞鲁冷笑:“本王原以为他故意放走舒穆鲁铁是为了放他一条生路,却没想到他竟然壮士断腕,借此向侯晨曦表明心意,看来萧真是非要和本王抢女人了。”

    顿了一下,他又轻哂道:“若舒穆鲁铁落在我的手里,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开口指正北院大王妃。”静了片刻,又道,“可惜晚了一步。”

    他本可以有一个大好的机会彻底破坏萧真和侯晨曦的关系。若是让侯晨曦亲耳听到舒穆鲁铁开口说是北院大王妃指使他的,那么侯晨曦必定跟萧真翻脸,然后自己便可趁机得到侯晨曦的芳心,抱得美人归。

    黑衣男子略一犹豫,最终还是说道:“殿下,萧真是太后亲弟弟,身后又有北院大王府,为了一个女人与萧真结怨多有不智,还请殿下三思。”

    耶律挞鲁心中一凛,但紧接着脑海中浮现上官冰云那让他欲罢不能容颜身姿,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本王和许王早已和太后表明心迹,无意皇位,平时也从不和那些心怀异心的皇族交往。以太后的贤能当不会为了本王和萧真的儿女私事而对本王不利。”

    黑衣男子还想说什么,耶律挞鲁不耐烦的摆手道:“好了,本王心意已决,你只要服从本王命令就行了。”

    …………

    …………

    上官冰云来到张氏帐篷,看见张氏的时候,她正坐在张芷若的床前呆,然而等她回过头来,只见平日里那轩昂跋扈的气势已经彻底不见,原本显得高高的颧骨此时更见瘦削,双腮甚至也微微凹陷了下去。那双犀利到嚣张的眼睛,也哭得肿肿的,瞳仁里一团混沌,倒显得大了些。不知是不是悲戚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她的鬓边也似乎多了几根白,和她那灰败的脸色配在一起,使她整个人显得更加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