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上官冰云的手段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上官冰云的手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老兄弟风沐春江和蜜蜂小小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很快,景色已经从繁华的城市变成农田、荒原,窗外青山连绵起伏,道路两旁是农田,侯晨曦低声和自家丫鬟兰儿说了一会话。不知过了多久,兰儿突然提高声音说道:“小姐,到狩猎的营地了。”

    果然,此刻大队停下来,一阵人攘马嘶。女眷们纷纷从车上下来,退到一边去。人们开始安营扎帐篷,杂役们开始生火造饭。侯晨曦看着大家忙忙碌碌,看着一顶顶帐篷立起来,最中间的是明黄色的顶子,绣着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便是萧太后萧绰和婴儿皇帝的帐篷了。

    侯晨曦和其他女眷们在一个区域,此时下了马车,看见其他女眷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显得十分兴奋,并且还热烈地讨论着燕王和许王、太后的弟弟,以及哪家公子们住在哪一顶帐篷里。这样的皇家狩猎,侯晨曦从未参加过,但是她却没有丝毫新鲜感,因为她一心只想着帮助自家女主人将这个颇有些复杂的计划完成,然后安全顺利的带着女主人回祥符国。

    没错,侯晨曦和她的丫鬟兰儿正是上官冰云和玉道香所装扮。

    上官冰云让家中的其他丫鬟跟着去收拾东西,自己则带了兰儿出去走走。她穿着一身轻便的骑装,小牛皮的靴子,一路上踩着软软的青草,身姿优雅,一身骑装在轻风吹佛之下,明明只能算是寻常美女的她,远远看去,此时犹如仙子下凡,比哪些绝色美女都不遑多让,且最主要的是有一种格外吸引人的异样韵味。

    “右边小树林中便应该是你所说过的那位燕王耶律挞鲁,你计划中的北府右宰相张同辉女儿张芷若正好也在。哼!这片狩猎场外面已经被上万大军围住,这燕王身边随行护卫竟然也上百人之多。”玉道香用只有上官冰云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上官冰云听了之后,便很自然的向右手两百多步外的小树林走去。如此一个风姿迷人的少女走过来,顿时将藏身在小树林之中,与张芷若幽会,且自认为不会被任何人现的燕王耶律挞鲁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上官冰云自然装作一脸不知样子,刚走到小树林边上,意料之中,一旁的树后突然传出一阵笑声,侯晨曦装作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小脸红扑扑的,轻抚着胸口,却看到耶律挞鲁从树后面走出来,满面笑容,故作文绉绉的说道:“本王是耶律挞鲁,敢问小姐芳名?是哪位大人家的千金?”

    上官冰云扬起眉头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耶律挞鲁身后五步之外的上百名护卫,对着耶律挞鲁微微一福,脆脆的说道:“原来是燕王殿下,家父同知北院枢密使事侯文刚,民女侯晨曦。”

    耶律挞鲁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侯晨曦,笑了笑走过来,看着远处的帐篷道:“原来是同知北院枢密使事侯大人的千金,怎么没和其他人在一起?”

    按照道理说,她应该和那些名门女眷在一起才对。

    上官冰云在耶律挞鲁炽热的目光之下,一脸娇羞,玉面绯红片片,更是迷人,不敢与耶律挞鲁对视,弱弱的说道:“民女听说这树林后面有一条小溪,风景很好,特意来转一转。”

    但不等耶律挞鲁回话,上官冰云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始终一脸警惕的耶律挞鲁上百名护卫,便又怯怯的说道:“燕王殿下,民女的行李还没有收拾好,请恕民女先行告退了。”

    耶律挞鲁早已被上官冰云装扮的侯晨曦迷得神魂颠倒,此时有心想挽留,但一时找不到理由,便笑了笑,道:“侯小姐请自便吧。”

    上官冰云微微一礼,便带着兰儿转身离开。玉道香用蚊子煽动翅膀般细微声音说道:“你所说的北府右宰相张同辉女儿张芷若果然出现了。”

    上官冰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果然等他们走到半路时,便被人拦住了。

    张芷若拦在了侯晨曦的面前,横眉怒目的看着她。

    上官冰云一脸疑惑看着她,神色之中满是奇怪她为什么露出一副要把她吃掉的神情。

    看到上官冰云装扮的侯晨曦,张芷若气得浑身抖,双目圆睁,只是好像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上官冰云懒得理她转身就走。

    张芷若看到这情形,想起刚才耶律挞鲁明明在和她和颜悦色地说话,可是一看到侯晨曦走过去,立刻就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全文阅读
丢下她走了,不由一股火直往上冲,再也忍不住,冲口而出:“侯晨曦,为什么看到我就走,难道是心虚?”

    上官冰云冷笑一声,停下脚步,回过身,看着她,冷冷的说道:“表姐这话好奇怪,我为何要心虚?”侯晨曦的父亲侯文刚和北府右宰相张同辉这两个在辽国已经混到高位的汉官互相有着连襟的关系,算起来侯晨曦和张芷若是表姐妹。

    不过,张同辉的官职比侯文刚要高了两级,所以平日里的张芷若自重身份,并不怎么搭理侯晨曦,也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可今天却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般。

    张芷若冷笑着道:“先恭喜你,很快就要飞上枝头了,将来顺利地坐上燕王妃的位置,那才真是了不起。”

    上官冰云冷冷地看着她,淡淡的说道:“表姐,你除了胡说八道,还会干什么。”

    张芷若脸上笑容一敛,双手握拳,瞪着她,咬牙切齿地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居心,你别忘了,你父亲只是小小的同知北院枢密使事,官居四品,而我父亲是正二品的北府右宰相,所以你别妄想攀附燕王做上燕王妃。否则,不要怪…………”

    不等张芷若嚣张跋扈的将话说完,上官冰云便将其打断,并且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厌恶之色,不屑的说道:“什么攀附燕王,别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样恶心。”

    张芷若顿时被气得七窍生烟,怒气冲冲道:“我分明看见你和燕王殿下在一起,你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么理所当然,你简直无耻!”

    “张芷若,就算我要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你算什么人!”上官冰云直视着她,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地说:“你既然喜欢耶律挞鲁,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想办法去得到,你来威胁我,不觉得可耻吗?”

    张芷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侯晨曦竟然点明了她喜欢耶律挞鲁,不由得被人点破了心事而更加气急败坏:“侯晨曦,你竟敢这样和我说话!”

    上官冰云笑了,笑得很开心很甜美:“你喜欢他,想要嫁给他,看看他愿不愿意娶你做王妃,不过看在表姐妹一场的份上,我提醒你,以你的姿容和区区北府右宰相府的份量,耶律挞鲁未必会看在眼里!”

    张芷若咬牙切齿:“你说什么?”她心里却知道侯晨曦所说的是事实,她母亲张氏曾经去燕王府试探过燕王母亲————上上代辽皇的遗妃明淑妃的口风,明淑妃倒是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向耶律挞鲁提起的时候被他婉转拒绝了。当时,张同辉听了之后把张氏骂了一顿,说她不自量力,也说耶律挞鲁颇有野心,看不上虽然身居高位,但却无兵权的北府右宰相府,可是对张芷若这个春心萌动的小姐来说,根本不相信燕王耶律挞鲁会看中这些俗物,她一心以为只是平日里接触的太少,所以耶律挞鲁才对她那么冷淡,因此她这次狩猎非要闹着跟了来,却没想到耶律挞鲁一看到侯晨曦就丢下她走了,她立马下了判断,侯晨曦是个狐狸精,夺走了耶律挞鲁的关注!

    这样想着,张芷若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侯晨曦,你别这么猖狂,燕王殿下是属于我的!谁也别想和我抢!”

    “哼!自不量力。”上官冰云一声冷哼,不再理会张芷若,转身离去。

    张芷若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她猛地走到一片草从前,将花草一把一把的扯下,狠狠地在地上踩烂。

    “小姐,小姐,您不要生气!”丫鬟在旁边看着害怕,好心柔声劝说道。

    张芷若想也不想,狠狠甩了丫鬟一个耳光,丫鬟委屈地捂住了脸,眼泪珠子晃动,躲到一边去了。

    张芷若面孔扭曲,恨得全身抖,她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地用仅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侯晨曦,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死。”

    你想要抢走燕王殿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绝不会坐以待毙!

    想了想,她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眸中一丝疯狂的杀机浮现,忽然笑起来,声音尖利,没错,只要侯晨曦死了,燕王殿下自然会注意到她。

    丫鬟在旁边看着她阴森的面孔,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同时心中也是疑惑,平时自家小姐虽然有些骄纵,确实也自不量力,没有自知之明,但是并不是这样子的啊!小姐怎么好像着魔了似的。